莫把「戰術」當「戰略」而誤了事
 
在2002年的時候,有一位日本印刷同業,他負責經營一家有50多名員工,4部四色平印機的印刷公司,我問他在今後最重要的公司發展策略是什麼呢?他回答要花1億日圓(當時約為3,000萬台幣),去建立一套CTP印版輸出系統,不久他們公司也執行了,把CTF底片輸出晒版改為CTP直接印版輸出,他說大約可以節省兩位人力,且流程更短、更簡潔、更環保,在這幾點面向,我是同意他的看法,但值不值得花那麼大的一筆錢,去進行效益、品質變成是不對稱的投資呢?不久答案出來了,2007年這位同業的日本印刷公司,宣佈倒閉、重組,原本一家很積極又有作為的公司,怎麼經營七十多年,卻無法再經營下去了呢?
這家同業公司較早投入CTP流程,但筆者公司晚兩年,在2006年才購入CTP系統,花550萬台幣,與這家同業花3,000萬元相比,不到五分之一的資金,做為事業不論戰術、戰略,一定要考究如何回本,如何獲取更大利益,回本是簡單出入的算術及加減乘除的問題,但日本同業他們百分之百依賴外力來做改變,CTP的經銷商從設計前端、檔案檢查、伺服到RIP的硬體、軟體全部更新,尤其整個公司廠內的網路系統、數位打樣也是用最好的相紙(不是大圖噴繪機),到CTP全部最高檔,每小時45片(最快的)、自動供版、沖版、上膠到自動打孔、收版,只要選配上有的他們都有,用得上就用,用不上的就拋一邊去,最後CIP 3 Inkpro連結CTP的資料及印刷機資訊,包括尺寸、厚薄紙、印量、客戶到每一版印紋分佈轉換成各色版印刷機墨槽鍵的開度。但筆者公司網路自己架,花二十多萬,再加上一部十多萬的伺服器,CTP系統就弄起來了,CIP連線印刷機上就有,沒有再更新連線機器,由輸出部列表供印刷機操作者手動輸入。
令人難過的是這家公司在CTP導入後3年就倒閉了!一方面是平版印刷競爭劇烈,新應用、新市場沒有開拓,另一方面CTP引進後,每年龐大開銷包括500萬元折舊,版材每片400元(日本比台灣貴50%),比原本底片PS版280元又增加了120元,一年如果3萬片,就多了420萬元的支出,如果用CTF可減少支出920萬元,多兩人也頂多約220萬的人事支出,但在競爭環境下,每年多580萬元的支出,獲得利益的CIP 3系統,也因印刷機師傅覺得不習慣、不好用而沒有發揮。筆者公司CTP至今用了12年,每小時可出22版,對於每個月2,000張印版需求仍夠用,64道LD雷射老科技品質夠好,免去每1.5年換一支200萬元1024道雷射的高負擔。做生意將本求利,尋求有願景、有利基的經營模式,如印刷機連不上CIP 3的墨鍵開度,就買了俄羅斯計算軟體,算出印紋輸出及印刷機的開度轉換列表給連不上印刷機手工開墨鍵用,收到CTP的好處,在文化印刷訂單減少就跨足包裝印刷,強化配特別色墨的能力來解析,尋求轉型。


 
  印刷人封面故事-平版印刷
 

在所有印刷版式裡,平版印刷Lithography(Offset是間接轉印平版印刷,石印才是平版最古老的原始平版印刷方式)在1796年由奧地利劇作家阿羅斯·塞尼菲爾德(Alois Senefelder)發明,他發現只要在石灰岩的石板上,使用油脂物質,墨水就會形成水份除不去,就可在上水後用油墨布、輥筒上墨,在凸版、凹版、孔版之外,又另立一種既容易製版,又可容易上墨的印刷,更可用細砂磨去印紋墨層,使石板的版材再生重新使用,直到早期鋅質、鋁質、金屬平版,都可用細砂磨去既有的印紋墨層,使石板的版材再生重新使用三、四十次之多,在成本上十分節省。1904年美國的魯道爾I.W. Rudel把金屬版平印方式,變成有橡皮布的間接印刷方式,先將印紋轉印到橡皮布上,再轉印到被印紙張、媒材上,這一來可以使印版免接觸到印刷媒材,也避免直接摩擦到嬌弱的平版油氣印紋,另外一方面也可延長印版壽命,加上有彈性的橡皮布,對不平坦的非塗佈紙、壓紋紙等一些有下陷紋理的紙張、媒材也比較容易印刷,就算是箔材、塑料板,因為有橡皮布轉印,也可發揮十分良好的著墨性在媒材面上。今天台灣及多數地方皆稱為平版印刷,但在中國大陸卻以橡皮布攜帶印紋的轉寫材質,稱平印為「膠印」,更有甚者稱膠版印刷就太混淆不清,若用樹脂凸版稱為「膠版印刷」是可以說得通,但平版的印版石頭、金屬材料,卻以「膠印、膠版印刷」來稱呼則不太允當。
平版印刷最早是以用手工的手搖式印刷機,從手工上水、上墨,到機動式動力石印機,上面有水輥、墨輥可先上水、後上墨的方式,在二、三十年前使用平台印刷,橡皮筒轉印打樣機,也算是動力石印機的後繼機器,只不過動力石印機(通稱Machine)有別於手搖式石印機,可以手工給紙直接由紙張接觸印版方式印刷,而打樣機是在定盤上擺紙,以橡皮筒穿行印版上取印紋墨轉移到紙面上,大日本網屏也發展出一次雙色,到一次四色的打樣機,模擬平印機濕式套印方式。1904年魯道爾也是海利斯Harris印刷機廠前身,到歐洲去之後,雙色機、自動供紙、收紙平印機以及四色平印機在1930年初就已出現,以工業1.0科技想用機械連結上壓、退壓及各項調控工作,一色接一色非常不容易,所以平版印刷直到1950年代末期,因有電機介入的平印機、樹脂型的平版油墨,才有較好印刷適性和透明度、乾燥性,加上彩色分色及接觸網目屏過網工藝下,一舉取製版複雜而且不易組版印刷多張彩色版的凸版元色版彩印(昔日凸版彩印,往往是在內頁之外,留下圖框,以彩印後凸版圖片裁切貼入框內為主,很難一版印四、五張分開的彩色頁面),因此平版可以用底片手工對規拼貼大的印刷頁面,再由拷貝頁面拼組大版印刷。在1960年代,工業3.0高度進步,不只平印機自動化,操控更達到控墨檯集中控制套對及色彩,四色機在1980年代開始流行,連黑白印刷也改大版方式平印,換版快,印刷速度每小時8,000~10,000張,活版印刷機以A3頁面,每小時1,500張印,生產力僅二十分之一不到,而且要高度技術人才方能操作,且在80年代電子掃描直接分色機出現,彩色印刷更是如虎添翼,長足發展很大的彩色印刷市場來。
今天...

 
  Fespa 2018愛克發印藝精益求精
發表複合式的旗艦機Jeti Tauro H3300 LED
 

愛克發印藝於今年5月15日至18日在柏林舉行的Fespa 2018的展會上,採用身歷其境的展台概念,以虛擬實境與互動式的感官體驗,介紹下一代的噴墨列印解決方案。為了體現「極速產能,極致品質」,參觀者可以使用觸控螢幕與虛擬實境眼鏡在虛擬操作環境中看到最新的設備。
愛克發延續過往Jeti Tauro H2500 LED的成功經驗,推出新一代Jeti Tauro H3300 LED旗艦機,可以同時確保以低耗墨量平穩細緻的噴印結果與迅速的UV LED固化。
愛克發印藝廣告與大圖市場產品經理Reihilde Alaert表示:「那些選擇自動化的人,將可以完全自動化多板載入與卸載四塊板,減少等待的時間並提高生產效能,尤其捲對捲的版本所顯現的極速更是突出,它能夠以單捲或雙捲的模式處理各種大捲軟性材料。另外全新的真空吸氣平台與愛克發的專利吸氣導帶設計,可以保持被印材料在噴墨座下完全平整,確保準確墨滴的落點與精準的材料傳送,即使在惡劣的戶外天氣條件下,Jeti Tauro栩栩如生的影像也能持久。由於愛克發製造的墨水是高顏料填充,並搭配Asanti工作流程的節墨演算,每平方米的耗墨量是市場上最低的,這使品質、產能與成本取得最理想的平衡」。Reinhilde Alaert經理特別強調:「愛克發研發生產的UV固化墨與Tauro的LED燈的光譜發射達到完美匹配,這可確保深層即時固化與輸出即乾燥,且於媒材上有良好的附著與抗刮性、完美的色彩穩定性,呼應了其口號「極速產能,極致品質」。尤其LED固化系統穩定耐久耐用,能夠產生一致的光頻譜輸出,大約有10,000小時的使用壽命。不僅如此,這款複合式UV噴墨主力產品可以製造具視覺震撼的列印作品,其材料寬幅可達3.3米,速度可達453 m²/h,能夠保持24/7全天候的運作生產,並可以進行不同程度的自動化生產」。

紙本票券正逐步消失之中
在以前坐飛機,其機票一式五、六聯,每到一處、一段行程撕去一頁,今天電子機票,一張列了三、四個行程,只要一掃QR Code,馬上可以更換搭乘飛機的機票,未來恐怕連這個步驟都免了,直接「刷臉」就OK,或是連護照也不用,在機門邊上掃描即可。
在今天各式各樣的RFID卡,其中以悠遊卡發行和交通關係最大,不只火車、停車,連UBike租腳踏車也OK。另外搭乘高鐵時,也有很多人選擇在便利商店購票,而不是使用高鐵局含有磁帶的磁卡票,另外在手機上屏幕顯示QR Code,也一樣可暢行無阻。
RFID卡、NFC金融卡或其他條碼發展之下,不用紙本以人工辨識或用各式機器來剪票、發票,其時間成本更省,而且進入場地看劇場、運動賽事,也方便進出許多,這也對印刷門票的業主有巨大影響性。

水性墨直噴兩大噴墨新發展
噴墨科技發展到今天,其最核心的噴墨頭科技日新月異,大多已被日本廠家所獨佔,如果屈指來算,德國、美國已沒有一家噴墨頭製造廠入列。英國的兩家劍橋大學科技所衍生出來的噴墨領導公司,也瞠乎其後,現在使用日本的噴頭在列印機上,而噴墨的墨水製造及使用,仍有一些盲點在。以UV或LED UV墨的噴列,取代長久以來的溶劑墨、環保溶劑墨在帆布、塑料材質上面,且UV或LED UV墨在媒材上墨滴擴大值,尤其在塑料非吸收表面的擴散程度較大,雖然以600dpi噴列,但在墨點直徑擴大之下,自然得不到良好的印紋效果。
水性墨以1440 dpi解析力,在有預塗佈媒材面上,可呈現出極優秀的印紋效果,一直被產業界所認同。且增加塗佈工作不僅是成本上的負擔,其列印前連線處理或離機處理,甚至在要列印的地方用噴列方式做局部的預塗處理,減少對媒材全面塗佈的妨礙。而利用水性墨直接在非塗佈紙上噴列,日本網屏公司已有明確產品,可以達到不論塗佈紙、非塗佈紙皆可以直接做噴墨列印,不需噴列前預塗處理。
日本Kao花王化學公司,研發出可在塑料表面直噴的水性噴墨,由Think Laboratory公司所使用在商標列印上,這些俱有革命性水性噴墨,將帶來新的生產工序,並可能延伸到品質改善。

MPS公司的Speedmaster XL 106最長
18個單元的酒盒印刷機

德國MPS(Multi Packaging Solutions)集團,是一家俱有一萬多名員工的跨國包裝設計生產公司,也是海德堡印刷機的愛用者,在以前向海德堡印刷機廠訂購一部俱有17個單元的Speedmaster XL 106高速平印機,而在2017年他們位在蘇格蘭最大都市Glasgow格拉斯哥印刷廠,這是為了十分精緻的包裝,能一氣呵成的完成印刷及多元加工的機器,其中11個單元俱有印紋功能,另外有3個塗佈上光單元加上印刷機之間的乾燥單元2座2處,以及印刷之後的延長排紙架裡,可變化UV及IR、熱風系統。
MPS公司為了最高端的產品包裝,在外包裝設計上總是別出心裁、十分出色!第一次安裝的線上品質管理系統,在印刷機前端是以兩個單元做Foilstar卡紙的冷燙系統,第一座為印刷冷燙部份的黏膠,再經第二座,先是壓著燙箔及印紙,再把燙箔拉起留下有燙膠印紋部份的冷燙箔在卡紙表面後,進行上光及乾燥,形成可以耐磨、耐刮傷的燙箔打底面,才再進行11個印刷單元,其中有彩色、特別色、上光及固化單元,後面有Prinect Inspection Control 2的品檢單元,加上Image3影像擷取類比檢測,再進入最後加工上光單元及最後延長紙架上的乾燥單元。
MPS公司在Glasgow East Kilbride廠的印刷高手David Rae表示,這樣高品質的包裝印刷,很多是為了蘇格蘭很著名的威士忌酒的包裝,不只非常俱有特色、華麗,且Speedmaster XL 106的18單元高端平印機,可以每小時1.8萬張的高速生產,又能達到我們所需要的色彩及加工功能,加上非常高光澤度的表面處理,是相當受信賴的。

夾娃娃機又流行,代表實體較療癒
自2016年起,沉寂有二十年街頭巷尾的夾娃娃機又興盛起來了!大街小巷越來越多,不管白天、深夜都燈火通明的夾娃娃機店,充斥在你我的生活圈之中,即便有人說現在才加入去擺娃娃機,市場已經是飽和退流行了,所以賺不了錢。
記得在二十多年前,有次坐上一部計程車,其車上門框、前檔、後檔的玻璃上,一共有四、五十隻娃娃,心想這位司機大哥一定是夾娃娃機的操作達人,便問:「司機大哥,您的手感真好,能夾到這麼多的娃娃來擺飾。」司機不好意思的回答:「不是我夾的,是我的朋友很喜歡挑戰,而且是一名高手,是他夾到送到我的啦!」,也就順口再問:「您朋友是做什麼行業的呀?」他說:「一般都在開挖土機或開抓斗車的工作,他只要兩個銅板就能抓到一隻娃娃。」我問:「您朋友肯定有什麼竅門,才會那麼精準抓到娃娃。」司機回答:「他從來不是先丟銅板,而是先觀察各娃娃機台,當發現有些娃娃的躺姿,其尾部翹起或特定情況時,夾娃娃的抓夾有施力點,才下手投銅板,你要知道他的眼力再配合手的前後、左右移位,是工作中練出來的,所以看中的娃娃向位,總是能手到擒來。」聽了一席話,才知道術業有專攻,平常工作時專業的眼力及操作能力,應用在生活娛樂,這也如同釣魚的人,多數是為了樂趣,極少數才是為了生活。
娃娃機由來源起在二十世紀,主要當時開鑿巴拿馬運河使用的蒸汽挖掘機且倍受工人們喜愛,不僅省時省力,並有駕馭高科技的自豪感,於是就以挖掘機鏟子為靈感,利用齒輪機械驅動製作小型挖鏟裝置,可以使用搖把控制位置抓取東西,後來迷你挖鏟裝置就被裝進放滿糖果的玻璃櫃裡,成了可供孩子們操作的抓糖果機。後來也流行到日本,由SEGA公司在精緻化夾具及遊戲模式,並放入被夾商品,可說應玩遊戲者的眼光、需求,在衛生紙缺貨時期,把衛生紙放入當標的物也創造不少話題。
如果和二十多年前相比,今天有太多電玩、電競及VR虛擬實境充斥在生活之中,為什麼一度全台只剩下10多萬台的夾娃娃機,到2018年又上升到45萬台,台灣平均每100人就有2台的高佔有率,形成夾娃娃機店要比便利商店多的現象。今天的商業模式也有改變,主要由場地主人提供空間,其他由娃娃機店家專人維修、補貨。為什麼會在很多、很昂貴的電競及遊戲軟體中,出現第二次的夾娃娃機熱潮呢?娃娃機在內容上雖不及電競、電玩的精彩,但每一個人內心有一股要勝不服輸的心,所以相信夾娃娃機的顧客,每一個都會有想贏的意圖,才會去投錢、操作,天底下的事都一樣,店主一定要讓顧客嚐到甜頭高興,生意才會長長久久,若每一個上機夾娃娃的人都是槓龜的,相信不久就沒有人會上門來玩了。日本有無數的柏青哥彈珠台,其中有一種人的工作,就是為柏青哥檯裡面釘一些釘子,沒有多大的體力消耗,薪水卻是一般人的五倍到十倍之多,他們就是使彈珠能得獎、不得獎的比例調配者,若太容易進了,客人一大堆,主人也賠慘了!反之若完全進不了,那麼打了一輪,三、五天之後,客人也就不進門了!所以這些檯面上紮釘子功夫的真知、熟見,也是要做釣魚,讓您經常差一點點卻進不了,偶而會有一點點獎賞在,才是紮釘的高手。
在夾娃娃機也罷、柏青哥也罷,在中獎那一瞬間的快樂,其實現的快感比電玩上更實在,看一個大人花幾百元,夾出一隻六十公分大娃娃,高興的跳起來,也真入迷的。人在虛擬世界過久了,也會回頭找實體的樂趣。一位美國友人說孩子一天到晚坐在電腦前,有一天卻看到孩子拿一本書躺在沙發上看,而且是十九世紀文學名著,朋友還想去摸摸孩子的額頭,看看有沒有發燒,是不是想錯了!才躺在沙發看書,也忍不住問:「你現在為什麼不上網?在看書呢?」孩子回答:「我正在放鬆我自己!」,真是物極必反呀!

大型獸類糞便的纖維,正再生利用
在西藏高原,因為海拔高天氣苦寒,只有少數低矮的草本植物可以生存,加上冬天又長時間的冰封,所以當地居民煮飯炊事用的主要燃料,是一坨又一坨乾燥的氂牛糞便,而且十分寶貴,要珍藏到秋冬及初春使用。另外在全球部份地區,也有使用大型動物的糞便做為炊事所用的燃料。
若仔細想想,很多大型草食性動物,牠們的食物多數是地上植物葉莖,加上牠們俱有多個胃囊,來做分解、消化多數草葉莖上的汁液,所以排泄出的糞便中,就有大量消化過分解的纖維質,其中胃酸及酶酵素分解作用下,一隻大象每天要一、兩百公斤的草料,動物園的更有甘蔗含有的蔗莖及葉子,美國化學學會的研究人員,從山羊吃下的草葉後排放的一粒粒糞便開始研究,而更大型的牛隻、馬匹的糞便量更大,尤其農場眷養數百、上千隻的大型動物,若一隻一天有20公斤乾糞的話,一天便有二十噸的糞便,其中俱有40%的草本纖維素可以拿來造紙,對於部份沒有大型樹木生長地區的人們,利用它來生產紙張,其價值要比單純拿這些有機纖維質來燃燒,產生熱能,其效用要大許多,但是要處理糞便來造紙,雖不必花太多化學品酸鹼煮漿,但處理方式也大為不同,仍要研究發展才能商用化。

亞洲新灣區,粵港澳大灣區經濟出現
當跨珠江面上,由香港、澳門及廣東深圳、東莞、中山、珠海等珠江口所連結而成的世界大型灣區經濟出現,可以說明三十多年前,鄧小平推動深圳特區之後,又一個有力經濟火車頭,這一個每年GDP有1.36兆美元產出的灣區,與紐約港灣區的1.4兆美元不惶多讓,只比世界最大的東京灣區的GDP 1.8兆美元略低。
在土地方面,粵港澳大灣區比東京灣區的3.68萬平方公里、紐約港灣區的2.15萬平方公里都大,達到5.6萬平方公里,而粵港澳地區港口吞吐量每年為6,520萬TEU(即20呎標準貨櫃,長6.10公尺,寬2.44公尺),遠遠大於東京灣區766萬TEU、紐約灣區465萬TEU,這和產業結構有極大關係。因為粵港澳大灣區除了澳門、香港是以服務業為主體的業態之外,其他廣東珠三角各城市仍以製造業為經濟骨幹有關,所以製造業也含有大量外銷的印刷企業,或支援生產事業的包裝印刷品,而如果要提升粵港澳三地的GDP,引進金融中心、發展各種服務事業,也是十分重要工作。
在新一輪經濟發展中,「一路」的作用以華中、華東、華北為骨幹,甚至到西北地區,但「一帶」的起點自然由粵港澳的珠江口地區為主,若發展順利,將有無限發展的前景,可望一舉超越已有多年的歷史,且發展呈現飽和的東京灣、紐約灣區及舊金山地區。

CTcP為何沒落
1995年DRUPA柯達及Creo克里奧合作發表CTP電腦直接熱成像印版輸出時代來臨,在這個CTP之前,也有使用銀鹽感光、底下有PS版UV感光塗層的間接CTP,它必須使銀鹽感光顯影、再使用UV座底下的樹脂塗層感光成像,得到一般PS版的UV曝光印紋,經沖洗印版之後才有CTP印版可用,它利用銀鹽高感度成像,在顯影後又成底片覆在PS版感材上的做法。而也用銀鹽直接感光、銀版顯影方式,可用紅色雷射光成像,相紙沖洗相同的顯影液、定影液沖洗,最大問題是銀金屬印紋成像容易上墨,十分困難,打樣機4°C的版檯上幾乎不上墨。
1995年柯達的熱感CTP版材,仍然不是十分完備,因為CTP版塗層感度不足,熱雷射只在塗層表面成像,上沖版機前又要預熱,使影像產生連鎖反應,到整體塗佈層都起感熱訊號作用,才進行沖版、水洗上膠,今天只分陰片感熱結合、陽片感熱分解兩種版式,已經不用沖版前做預熱,而且更進一步,走上以水沖洗不用藥物沖洗的印版,大幅降低生產流程,更可以免去廢液的處理費用。
在CTP發展中,在1990年代一張CTP版材要14~15美元,而一般PS版只要4美元,落差很大,因此才有使用一般或高感度PS版塗層,用紫外光去做微小點曝光,形成感光印紋,用PS版藥液去沖洗,這種稱為CTcP(Computer to Conventional Plate)的PS版做非底片的數位直接聚焦UV曝光成像方式,只要高價一些的CTcP曝光機,就可以得到CTP同樣印版,而且不用過渡期的兩套沖版系統沖版、沖洗。在這理念下,第一版材比CTP版便宜有10美元,若每年使用3萬張CTP版,可節省30萬美元的龐大數據,沖版液又有一些節省,這樣的背景下,朝向平台式印版上,做方塊狀的MDM(Micro Digital Mirror)微針點鏡片系統,它是TI德儀公司的產品,一般長邊為1,000個針點鏡片、短邊800個針點鏡片陣列,使用UV紫外線光源,投射在微針點鏡片上,再反射UV光到PS版上,最初以X軸、Y軸步進移動,在800×1000點陣移位曝光,這樣講也許不容易明白,就像是在運動場上的排字板啦啦隊,每人持一片白、黑色的雙色版,透過黑板與白板的拼組排列,就可拼組出字幕、圖案來,而MDM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持板者,做成像的數位控制下變化,但後來發現依固定點陣變化要停機太慢了,因為一停、一曝,而改用一種不停止的連續位移波動式曝光,使UV光一直延續在版面上游走曝光,這在效率上可快一倍左右,而什麼是連續式的曝光呢?其啦啦隊的排字是靜止的,若改為如波浪舞有律動高高低低,一區接一區的接龍式排字方式,MDM的曝光點配合曝光頭做位移就不再停止,改用戰車履帶式的曝光一直移動,又有定點的高效率曝光,這樣子產能高,而且光源耗電也節省。CTcP的尺寸可以到相當大的尺寸,而且使用稍高感度的PS版就OK了!但CTP版材價格一再往下降,也使得CTcP的傳統PS版和CTP版差不到20%價格,加上後來多光束雷射已達每次用1024道在曝光,每小時可生產55~60張印版,CTcP每小時僅15~20張生產量,已沒有辦法望其項背而逐步消失了!在昔日合版印刷廠也曾大批引進CTcP系統,卻用了不到兩、三年就停用了,因此科技動向也有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的變局。

日本市場,比堅果殼更難打開
日本的技術系統,自成一局在精緻上封閉發展,其精細和非常高的自信心,往往導致日本技術人員只相信自己人或自己的日本廠商,其他優良的公司產品,則不想理解,更不會去使用。
像台灣的UV設備廠和日本總公司完成了所有的技術協商,結果也不買,只有海外台灣、香港分公司先試裝看看,一年多過去了,發現海外用戶全部滿意台灣UV燈產品,日本總公司才試著買一批,在用了之後又仔細品檢,這樣子的前後共三年多,才成為正式供應商。
上銀科技是台灣精密滑軌、滾珠螺桿及控制設備的供應公司,在全世界居第二位,在很多半導體、電子、光電生產都合用,而日本豐田汽車、英特爾日本廠,也在兩、三年內測試了上銀公司產品,加上技術細節全部通過了,但是日本廠僅只留下一些記錄,然後就把上銀產品擱在一邊,就像棒球隊的候補選手,待在休息室準備候補。而豐田汽車供應廠因為供應不及,上銀公司產品才有機會代打上陣,結果後來日本廠方才發現上銀的硬體精度更好用、更精準。另外日本英特爾公司也是因為這樣的機遇才上去的,所以日本的技術系統,堅如核桃果的外殼,想做他們的生意可不容易,要有耐心、要等,但等到了就可以做很久的。

CEO要踏實做,莫一山望著一山高浮動
CEO(Chief Executive Officer)執行長,是一家企業、公司或是一個事業單位的最高決策及執行人,如果一個人身兼五家、十家公司的董事長,並非不可能的,只要他能秉持董事會的決策意願,看清個別企業的特性,發展前瞻,定下方向、目標及營運、獲利指標,交由可靠CEO執行長、總經理去執行的話,可把這公司、資源人才市場做最大化運用發揮,那麼董事長可以引領更多的企業,各自做更多人才培育及各個面向的業務發展,這是董事長和CEO不同之處,因為董事長可以有多目標,一心好幾用,只要想得到、管得住、因應得來,把才智、資金、資源做最大發揮是不錯的,反之CEO最多只有一個或兩個單位去掌控處理,多了也做不來的,假如有一家台灣印刷公司總經理,受總公司指令要對中國投資問題重重、虧損累累,又難以收手的印刷廠做改善處理,這個命令使得這一位總經理猶如跳入火坑之中,不僅每個月要來回跑兩趟,而且也解決不了人才和原始性結構不良的問題,一步放錯棋子的棋局要如何再贏回來難處,最後身心俱疲,不僅交付改善的投資案救不回來,他原來公司CEO的責任也有所疏遠,因為投入太多心力在難以挽救的錯誤投資上,真的是一個實在有夠累的。
另外一個案例是鴻海集團郭台銘董事長,他被稱為現代「成吉思汗」,他的大軍以台灣、中國為基地,也到世界各地去投資,他這個董事長點子特別多,在兩年前買下日本Sharp夏普百年電子企業,他派戴正吳擔任社長一職,僅在一年內就轉虧為盈,而且持續的發展,把Sharp的光電技術又發揚出去,也到美國設廠,這種開枝散葉的結果,壯大自己的國際實力及影響力,戴社長結合Sharp一家老公司,有鴻海集團堅實又有效率的經營模式,轉變一家股票下市已無前途公司,這也是難得的CEO成功案例,不只股票翻揚,而且獲利每季都近一千億日圓的高水平,才能把成績穩住,而且戴社長更用最大努力,在日本以外的市場開發,已保有最大績效,以分工來說,CEO是向下打穩根基,吸收養份,通過幹、枝到葉子,能依時序開花結果,繁茂欣欣向榮的植物個體。董事長要能將花粉、種子播向新地方、新領域。尋求沃土、水源可滋長的擴散者,如果CEO不務正業,自己根基若沒照顧好,董事長想法也會落空的。

有夢想就能飛上天
人生有夢最美,出生於1906年的本田技研創辦人本田宗一郎,他一生傳奇,在1917年日本靜岡縣的濱松市,有一場飛機飛行表演,這是1903年人類剛離開地面,使用動力來飛行之後的14年,對本田宗一郎的心靈十分震撼。1922年本田到東京學習修車,後來自己開業,1937年開始研究生產引擎用活塞環。1939年除了生產活塞環之外,也生產一些凸輪軸生產自動化等等,一共有48個專利。戰後1948年開始研製的摩托車。1950年本田宗一郎就開始生產汽車,他在賽車事業上投入了很多心力及金錢。1983年卸下社長之職,在1991年過世。他對於航空的夢,一直存於腦海中,相較於三菱重工官僚式體制,生產中型民航機,已有幾十年經驗,且世界上汽車廠涉足航空器製造者不多,其三菱重工、勞斯萊斯、飛雅特、BMW等公司,是由汽車工業發展到航太工業的。
本田公司在1993年就完成第一代噴射民航機的測試,直到2010年第一架符合聯邦航空局規格的HondaJet HA-420完成了第一次飛行,一時震驚所以航空界的人士,因為造型十分特殊,一如動漫中才會出現的飛機樣子,並在2015年12月23日正式交付第一架飛機給美國的客戶,到2017年共完成交付了43架飛機給全球的客戶,把其他3個老航空器同等級的飛機比了下去,真正實現本田宗一郎創辦人自小就放在心中的飛行美夢。但要維持一家噴射航空器的生產,也十分不容易,在2018年5月28日,本田Hondajet改善了HondaJet HA-420飛機,推出Hondajet Elite的新一代輕型商務客機,一樣也是含駕駛共6人座,航程增加17%,達到2661公里,價格為525萬美元,是本田航太精益求精的具體表現。人生有夢最美,才有築夢踏實成真的未來。

企業競爭越急遽,唉聲嘆氣閃邊去
在不少印刷領導人的聚會上,永遠不缺一些過氣的經營者,老是在緬懷昔日的光彩和豐利,對於前途只有負面情緒,這樣不思考如何脫困,創造新的有利機經營模式的「過氣經營者」,他們的話不聽也罷,聽了不僅令人焦煩,心情同樣也沉下去,反之若他們早早放手,新人或許可提早步入新契機也不一定。
去年11月才到荷蘭去參訪,那一家包裝材料印刷廠也秀出他們最強的肌肉,呈現如何每天印出400噸的卡紙,加工製成一車車的盒子,因為他們有利器,可一氣呵成由白紙到印刷、上光、加工、出貨去。每一個人、每一個企業總有高低起伏時期,外在環境的變動會隨著科技更快速變動,而一再加速變化下去。老經營者憑什麼今天可以在領導人的聚會上談過去,也是因為他們有過成功光輝的過去,但是這一種過去老早消失在昨日的浪濤裡,若是你仍有勇氣,就趕緊把身邊的衝浪板撿起,並跨身上板去,為下一波浪濤來臨而做好準備,再一次滑行在新的浪濤之上。
一個經營者不是不能回首過去,但必須將往昔成功、失敗再做一番計議,好的事不一定照樣再下去就能再成功,而是成功的核心加值如何昇華放入新的機遇中,令一方面有慘痛失敗的經歷,為何跌倒、摔跤的由詳知悉,在未來陷阱邊緣便可閃去,最重要是如何把未來成功發展的模式藍圖樹立,再參酌過去經驗和新不同思考,尋找突破口上去。人應當活在未來仍有希望的際遇裡,而不是哀嘆時不我予,如果佔在位置上又不努力改變自己,不能使所領導事業有新契機,不如閃邊去,可能事業還有轉機啊!

台灣的反核會反出更大的問題來
記得少時在1958年元月到霧社旅行,又安排前往日月潭這個大水庫上游的「萬大水庫」參觀,這個自1930年代建設一系列水利工程及水力發電系統,自合歡山等中央山脈向西延伸的溪流,到萬大地方興建攔水及發電水壩,到今天已有六十多年了!當時有長輩在人員簡報後做提問,問及水庫壽命可維持多久呢?他們電力公司說:「約在70~100年!」,但今天這個霧社水壩所形成的碧湖,已經淤塞90%左右,期蓄水防洪功能幾乎很有限,自然下方的武界壩及日月潭要承擔這個蓄水功能。又問及若水力發電條件失去了,又要如何因應呢?台電主管回答:「屆時核能發電會取代水力發電」,果不其然在1970年十大建設推動中,就有一項核能發電廠,而且一廠、二廠、三廠都已完工運作發電,四廠卻在反核人士的政治操作下加以封存,2018年6月要把「燃料棒」退運回美國,也判了核四廠的死刑。在政府力主用燃煤發電取代核能發電之後,殊不知一翻開燃煤的汙染,PM2.5使得原本好山好水的埔里,也陷入空汙重災區。而在60年前,萬大水庫台電公司主管所期盼的核能發電,卻因為大家對核能災變的恐懼,加上大家都喜歡電力帶來方便,卻不願將有汙染設備、核電所產生的核廢料,放在自家後院,這一來很多事情就無法再進行和發展,台灣有世界級的抽蓄發電系統,利用日月潭為「上池」儲水,底下開發出「明潭」、「明湖」兩個的蓄水池,平常並不用來發電,唯有緊急時,才由日月潭上池放水數分鐘達滿載發電,尾水流入下方蓄水池明潭、明湖水庫,等晚上大家睡覺,工廠沒有用電,再用電動抽水機,將晚間多餘電力做抽水回上池的抽水蓄水工作,雖有一些電力上的耗損,但可平衡核能發電白天、晚上不能變化的發電多出能量,有相當大的作用,若一昧摒除核能發電,那麼這套抽蓄發電系統也將失去它的平衡機制。至於核能安全,老是有人將核反應爐比喻成危害人類的核子彈,一如要用火爐的火和森林大火相比,一個是受控制緩緩散出火苗,一個是不受控制的大面積燃燒,火爐當然也能造成火災,但是大家都在用,退一萬步,日本311的東北大海嘯,造成的核能電廠冷卻發電機泡水,而事態緊急又沒引入海水冷卻,因上層擔心核反應爐一旦泡水之下,馬上報銷,但等到電力全失去了,想救也來不及。本文想談的是,有三百多位東京電力職員,在最緊急情況下,仍進入有致命放射線的地方去做未溶解爐芯機組搶救,他們身上有過量的輻射劑量,在三、五年內也沒有致命,但這是一種悲情的敢死隊做法,在自然界也都存在不同輻射劑量背景值,而且某些核輻射劑量也是蠻驚人的,只是人們不查而已,若是將核輻射的危害與火力電廠PM2.5懸浮微粒造成的危害相比,才是做評量的道理。
若2025年台灣要達到非核家園,其日本也沒有那麼積極,最近已有八部核電機組串聯發電。瑞士有很好公投系統,他們在核能發電廠除役之後,也做了公投,人民決定不再增建,且最後一座核能發電廠將在2049年除役,但公投上清楚表明了,如果不用核電,電費就必須使用再生能源,其電費會上漲多少%,這也是負責任,政府不做決定的不偏頗做法。芬蘭是千湖之國,仍維持25%核能發電、40%是火力發電,30%是水力發電,那麼芬蘭在林業生產方面,其在木材、傢俱、造紙業,或伐木所除下的枝葉、樹皮、鋸屑及造紙溶解下的黑液(樹脂、松脂、松香),仍可以濃縮當為發電廠替代煤炭做為燃料,所以火力發電中的煤炭將會全數被替代,而不足部份仍須由太陽能、電力發電補足,芬蘭也體會到在火力發電下降之下,碳排放也不能降低,所以大量種植樹木,以保持CO2的回收率增長。
供電所產生危害、汙染是大家的共業,我們不喜歡政客說供電無虞、廢核能也不用漲電價,增大乾淨煤炭發電,這些不負責任、騙人的口號,最後能源只能用「愛」發電就可以了嗎?

習主席愛讀書,守住中國出版不墜
在全世界數位閱讀風潮中,紙本出版品市場節節敗退,是意料中的事,尤其數位科技發達的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為然,台灣也深受年輕人不喜買書閱讀的影響,有相當程度的出版萎縮情況,2017年台灣20~60歲的人,平均一年閱讀九本書,平均花費台幣3,169元買書,也算是超出美金100元俱樂部的成員。
而中國大陸的網路、電子、電商發展程度,已居世界之冠,因此買書閱讀也相對的大幅降低。在2016年中國大陸人均閱讀書本量為4.65本,而2017年則微幅成長到4.67本,在2013年達到高峰為4.77本之外,2014年降到4.55本,但在政府大力支持之下,仍維持微幅的上漲,到2015年4.6本的程度。主要是中國領導人,自古就喜歡引經據典,從江澤民、溫家寶到現在的習近平,因為習近平乃是第一位擁有博士頭銜的領導人,在2014年習主席在上海考察時,要求地方幹部「少一點應酬、多用一點時間讀書,靜心、思考」,也因為領導人的殷殷期盼和教導下,大家仍保有紙張傳媒,尤其書本的閱讀習慣,但報紙大幅下降,近十年來幾乎腰斬的情況不同,因為報紙發行靠的是廣告金額為主要收入來源,因此報紙的發行量也受到廣告金額而左右。反之台灣,民眾自己購買書本閱讀的意願減少,但圖書館的購書卻是年年增加,尤其熱門書的閱讀有大幅的提升,登記十天、半月才看得到書也是常有的情況。閱讀紙本書是一種良好習慣,比電子傳媒更紮實,更可增加知識及思考的敏捷性。

中國已成為印刷機材出超國
2017年中國印刷設備共進口19.20億美元,出口19.23億美元,出口多了300萬美元。在印刷材料方面,由於CTP版材世界各大廠多在中國設廠,出口19.23億美元,進口僅4.49億美元,出超14.74億美元,所以出口約為進口的4.3倍之多,也因此出口印刷設備和材料共佔27.4%,進口佔18.95%,是為印刷機材出超的主力在材料,而並非在設備。

家長給孩子買手機的利與弊考量
今天的智慧型手機人手一機,就連小孩子也不例外,買給小孩手機是一件好事,因為小孩要聯繫溝通方便,同儕不只可以互通,也免於自己和別人有落差,但做為電話來通訊的機制,已不是現在智慧型手機的主要功能。
今天手機沉迷無法自拔的不只是小孩子,其中學生、大學生、社會人士都對智慧型裝置過度沉迷程度,幾乎沒有年齡的分別,Facebook臉書、Google谷歌、Twitter推特等等社群平台,加上Youtube影音網站,各式各樣APP等等上網工具會綁死小孩子大半時間,不只沒有學習效益,更會降低學童思考能力及眼睛視力,所以這一種令小孩子愛不釋手的工具,也足以害小孩子未來智力、知識及眼力,也成了家長管理上極為不易的課題。

醫療用包裝因醫藥發達,人口老化需求大
全世界醫藥用品的使用量,因為人口增加,一些後進、新興國家人口老化及更有錢投入購買之下,這個做為精緻高度防偽需求的醫療材料、藥品包材市場,每年以6%高度成長,比一般包材2.5%上下的年成長高出一倍以上。而且估計在未來更會上升到以每年9%的成長水平,到2021年將達到美元1,210億的高度成長水準,這是十分值得關注的包裝材料項目。

放不下or不能放的抉擇
台灣企業發展史,短者30年,5、60年的企業也為數不少,但一家企業領軍的高階決策人員更迭,大多在15~25年之間,再久了很多會「師老無功」,無法跳脫原來思考的窠臼之中,所以無法使公司再能獲利競爭,這一種現象以台積電公司來說,在1987年創立張忠謀在擔任20年董事長之後就退休了,想不到才過一年多,一陣雷曼兄弟引發全球金融海嘯之下,台積電也幾乎站不住腳,逼得公司裁員、資遣員工,以維持公司永續。不久台積電董事當局又迎回張忠謀先生回鍋,再次領導公司,果然又見好轉之外,更奠定許多奈米科技最尖端的製程,符合市場的需求。2018年6月張忠謀董事長江以87歲高齡,將工作交由兩位繼任者,成為雙首長的領導方式,真正為自己有限的餘生,做一些喜歡的事,否則以他老董事長每年營運上兆元新台幣,有時上、下班時跟年輕的學生排坐在台鐵電聯車上,也算時光虛耗呀!不上班就可以打打橋牌、鍛鍊身體,也免夫人心疼她家「大孩子」,滿腦子在思考偌大企業應該往什麼方向、用什麼方式去提升競爭力!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雄心,但有志仍要有人能協助他去執行這盤棋局。而對於未來台積電的展望,短期的挖礦機芯片要求,中長期的車用電子,或是再深入到2奈米、量子電腦開發,相信台積電已在研發,卻不能說出來,因為是公司機密,因此張忠謀董事長的裸退,是放得下,而且更沒有不能放的事。
但有一些企業家,同樣也到了7~80歲,嘴邊常說兩年要退休,時候到了又不退了!原因不只是放不下,而是他仍不能放,因為接班的事至今仍未釐清,沒有一個較好的安排,因為只要他一抽身,公司裡有管生產的廠務副總、管業務外銷副總、管財務上市股票的財務副總、管資訊的的資訊副總,加上管總體聯繫的營運長,平日大家同心合力在創辦人老大底下,偶而會有一些意見不太協調的地方,老大只要出來說說話,就可以把事情釐清了,工作又是十分通暢的在運作,一旦老大要引退了,他反倒比放不下的心理割捨不了的負擔更糟的狀況出現了,而是「不能放」,因為老大就像是大木桶外的竹篾,把木片箍在一起才能使木桶每一片都密合,一旦失去了箍筋的緊密包覆,木桶不但會漏水,而是會散開的。在這樣的系統下,要想接班傳承就十分的棘手,如何有臨時筐箍的力量,再做抽換新的箍筋,這一種情況比四分五裂的接班人誰不服誰的情況好很多,也就是現在總裁交給他身邊的「老臣」,而老臣沒有野心,再交給少主,像Koenig & Bauer公司的第五代Dr. Hans-Bernhard Bolza-Schünemann總裁退下來,先是交由一位財務長擔任五、六年總裁一職,而這位過渡總裁才又把公司總裁職位先交給大哥Albrecht Bolza-Schünemann,再交少主Claus Bolza-Schünemann ,這樣和平有秩序的轉移,也就非常完美的傳承下去。
但天底下的事必非都如此和平,在很多宮廷劇或現實的歷史中可看到,如唐高祖李淵的傳承,就發生了玄武門之亂、李世民先是拭兄,迫使父親禪讓帝位,自己登基當皇帝,若以儒家思想,像這樣的篡位謀逆,絕對是不可取。但唐太宗李世民後來也造就了「貞觀之治」,若李世民沒先下手為強,也恐成刀下冤魂,沒有辦法發揮長才。在這些皇帝家,皇太子的位置是未來登上皇位,讓全體大臣及王爺臣服必要的重要位置,因此爭奪戰不只在皇子之間的角力,更有一大票大臣在押寶助陣,皇帝本人看到人性的貪婪面,不僅放心不下,更很難放下,而雍正讓四皇子接受皇位,若有康熙的遺詔,是沒有疑義的,因為康熙老早就打算要傳位於孫子乾隆的意思,但這一個隔代傳位,也必須要先要傳位到乾隆的父親雍正手中,才能放心呀!絕不可能傳給十四王爺的,因為就傳不到康熙爺最疼愛的孫子乾隆身上了!外面稗官野史不足信。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洋垃圾
2017年初,中國政府發表一道禁止洋垃圾的進口令,使得本來是沒人要或低價的紙張、卡紙,仍有中國紙廠願意回收並再生,而維持一定價格。而原本每公噸FOB(離岸價)仍有400美元上下的歐洲廢紙,因為出路沒有了,導致價格也大幅下降,急逼腰斬的程度,也面臨廢紙堆積如山的窘境。
在大幅價格下降的歐洲廢紙,這也使二十多年來,歐洲造紙廠因大量出口、價格高漲而停止處理再生紙的工作,因為有了新的低價原料供應而出現轉機,繼續利用多出來的廢紙來脫墨製漿,以提高一些產值及營運利益,這也是東方不收,西方也就自己處理了。

 
 

中華印刷科技學會-運用雲端色彩品質管控系統接軌國際訂單,與LED UV印刷、數位後加工之應用研討會

 

2018年5月9日中華印刷科技學會與X-Rite愛色麗股份有限公司主辦「運用雲端色彩品質管控系統接軌國際訂單與LED UV印刷,數位後加工之應用」研討會。以色彩管理、色彩資料庫的雲端色彩再現系統,來建立世界性產品訂單的色彩溝通體系,以及IST UV光、LED UV光固化的應用,加上由上海悠印數碼公司的數位後加工設備介紹,這也呈現在中國整體規模崛起之下,由中國市場發展出的大規模進口分公司、代理公司,也成為一個大中華圈的營運模式,在二、三十年前,往往是委由台灣代理商、分公司去經營華人市場,但在今日已經是180度的翻轉,其X-Rite愛色麗、Pantone彩通、IST Metz伊斯特梅茨、KAMA凱馬公司,都已先在中國市場站穩腳步,再延伸到台灣市場來。
中華印刷科技學會由葉振壁理事長代表,向來到中和福朋飯店宴會廳參加研討會的業界一百多位來賓致意,感謝大家的光臨,希望透過本次的數據管理的色彩課程,來探討色彩正確對印刷業的重要性,加上IST Metz公司UV固化的變革,以及悠印數碼公司在印後數位後加工應用分享,能為大家帶來有用的資訊及轉變。
首先由上海蓮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張志勇技術副總主講「運用雲端色彩品質管控系統,接軌國際訂單」。張副總是G7專家、5+G7專家以及G7流程管理專家,以X-Rite ColorCert雲端數據管理伺服系統、 的色彩系統,做為他本次演講的主軸,他提出幾項要點:(1)眼睛所看到的色彩存在很多的個人與環境差距,且在不同時空下的個人也會有差距,若使用數據化色彩管理,可以消除這一些差距。(2)品牌廠商、印刷品用戶,若只依個人的視覺、感覺,說印刷品再現不好,若沒有任何數據化的依據,而生產廠商只依賴個人的視覺感官做因應,其落差必然有極大損失存在。(3)長久以來印刷業用R、G、B三原色濾鏡刺激值,做CMY三原色的滿版密度的量測,但特別色在R、G、B三原色值,並無法有精確的色彩實質數據呈現,而改用CIE Lab模式,其L代表明度、a代表橫向色彩相位、b代表縱向色彩相位,以三者所形成的交會點數據,來做數據化的管理及運作使用。(4)Lab值在ISO四色彩印,G7的6色加灰色再現要求,可以做色彩再現工具。(5)Lab值在特別色的色彩調墨及再現上的控制。(6)Lab的△E色彩差距值的規定。(7)色彩數據在可視化的雲端數據庫管理。(8)對於X-Rite公司的ColorCert雲端數據庫科技,其印刷廠、品牌商、委印廠商及印刷管理者如何去做因應使用。
G7是推廣印刷ISO的國際組織,在...

 
  賴孔昭穿孔結絲百用, 涓滴甲子志業
 

在今天有很多印刷同業因為業務、利潤的縮減,不停的在唉聲嘆氣,這家有65年歷史的慶豐貨籤印刷公司,由台中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及台灣省印刷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賴孔昭前理事長主理,賴前理事長每天仍在公司業務、生產忙上、忙下的,在採訪中,他的手機每三、五分鐘便有客戶打來訂貨、催貨,但他也都有條不紊的回答處理。在公司五千、一萬張,最多二十萬張的荷籤(札),雖都是小生意,但有25~40%的利潤,為累積涓滴的小工作,成為每個月生產的大河,說實在的和一些毛三到四(毛利率3~4%)、淨利在1.5%,做1,000萬才有15萬的利潤相比,是十分穩當和固定的。回想大半輩子,從事這樣零零碎碎的小生意,先是由台中的丸中運送店以鐵路運送物品穿附的荷籤開始,一直發展到今天各式產品的荷籤,從農業產品有瓜果、菜蔬、雞肉、豬肉等標示,到工業產品其鐵管、鋼筋、品管用籤等入庫管理標示,這一種看來長相幾十年都差不多,但可說是有上百種各式不同的用途,其一張荷籤上的說明,有時也十分有趣,例如做為雞隻標示就分為土公、土母、仿公、仿母、黃金公、黃金母及烏骨雞七種類別印在荷籤上面,在七種類別勾選識別之外,另有空白格做其他標示,十分方便。主要是利用荷籤上文字資訊,把產品的品項、數量、重量或生產者、收件人等等為數不多的資訊,形成隨身附荷在產品外包、外箱、外籠上的籤條,使收件人可以一目了然,或是其產品倉管、品管人員也是一看到荷籤,便能馬上做分辨處理。部份荷籤設計較特殊,為三段式騎縫線,最下方一段標示待品檢,第二段做為不合格標示和後續處理標示,第一段標示為合格的三欄可撕方式,所以如果品檢通過,就把下方兩段騎縫線撕去就可以了!各廠方的產品荷籤,各有特定品名或名目,從日期、批號,到規格上的尺寸、重量、生產機台、產品成份等等,不只廠方自己看一清二楚,當客戶有問題時,透過...

 
  給印二代的談話
 

2018年3月和中部的幾位年輕印刷第二代分享,一些關於印刷的世事變革經驗,自1958年入行到今年,也就滿六十年一甲子了!當時大多以鉛字、凸版印刷為主,剛入行時也是為凸版業,主要做照相鋅凸版及照相網片凸版工作,但不到一年就迎來一個極大的轉折,一方面是平版化印刷,不僅尺寸大、速度快,且不用組版、貼版及做壓力調節,一部凸版印刷品質雖比平版濃度好,影像更銳利一些,但成本相差太遠了。另一方面是彩色化,使用分色片的修色、利斯網片過網,可以容易印出150線/吋的細網點,但凸版只有120線,而且平印的修色法合理色彩再現,不需手工修色,十多年後也就將鉛字版送入歷史的灰燼之中。今天平版印刷所有的數位變革,包括印前、印刷機控制,皆演進到電腦自動化工業3.0極致化控制,但印版製作成本高,在因應未來少量多樣的趨勢,有不利的缺陷,所以在不能符合未來個性化、依需少量印刷要求下,在不久的未來,平版印刷雖還不會馬上被掃入灰燼之中,但以用紙量來看,平版印刷有一天會在印刷方式中佔4~50%的用紙量,但工作批量會只剩下不到10%的比例,也就是說,在未來少量多樣的印刷時代,只有5,000張以上,又不太趕的工作,才會輪到由平版去印製,成本較低,且品質只在中等而已,至於高級精緻印刷品、少量多樣頁數多的,以數位噴墨列印,不只速度快,而且一次印出來就可直接裝訂,不必再以平印每一台、每一台分開印,再搜頁裝訂,在成本上,1,000本以下使用平版印刷一定比較貴,尤其不精緻的噴墨列印機,使用紙張也不需處理,當列印完了只要熱風吹一下就乾固了,而且不怕水,而平版印刷還要裝版、製版,做水墨平衡等工作,而且平版印刷機仍需要技術人員來操作,到數位噴墨列印已完全不用這麼費工費事,一位新進員工光靠機器內的自動品控系統,就可以容易印好的。這樣一來平版印刷就像以前的刻印師傅,要拿雕刻刀在石頭、木材上一刀、一刀的刻,印章才會出來,而照相製版的印章,一次要造10個、50個也很容易呀!同樣道理,數位列印除了墨水成本高之外,在尺寸及速度方面現在都不再成為問題,平版印刷不只老設備多,且仍有不少人轉型不上來,就如同在乾涸的水塘中爭一點點水的魚群,十分困頓並等待著被滅亡。
一張蘇黎世街景,看著夜色中的利馬特河畔,以及蘇黎世格羅斯大教堂、聖母大教堂、聖彼得大教堂的夜色及遊艇,從歌劇院走向火車站,心中浮現...

 
  台灣產業設計50年-調查研究暨展覽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這個主體物之外的形象設計及包裝,不只是裝飾性,常常也涉及產品或空間的功能性,本次展覽以「走過半世紀,迎向新未來」為主軸,不僅做蒐集品展示,也做調查、研究,尤其針對設計出這些產品外觀的早期設計前輩,每一個人都做了3~5小時的專訪,探討在不同時空背景,這些設計前輩們的不同理念和設計的特質。這次展覽由中華民國工業設計協會、中華民國美術設計協會、台灣設計聯盟、中華民國室內設計協會等各設計協會理事長、幹部、會員參與,加上高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提供展品協同展出,由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做主辦,中部台中科技大學、亞洲科技大學相關科系參與展出的事務工作。由6月8日起,假台中南區復興路的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B03藝文展覽館展出,預計展出到7月29日,這是一次難得的設計展,展品內容包括工業設計(產品設計)、平面設計、包裝設計等。也透過本次展覽做過去50年來,台灣各階段產業發展重心與生活消費的轉變,對產業設計所產生的影像加以研究調查。
台灣自1945年日本殖民統治之後,在1949年由次殖民(國民政府只求沒有投入建設),到1949年國民政府的撤守台灣極權統治,最初二十年間,蔣介石所統治的核心思想以反攻復國為口號,長期戒嚴統治,直到1987年才由蔣經國宣佈解嚴,在集權統治期間,在1967年設置台北市為第一個直轄市,奠定了後續都會城市發展的基礎,這一年是政治、經濟、科技、教育、文化等不同面向的關鍵發展年份,更是創造台灣經濟發展的轉機。
台灣在1950~70年代為「發展製造業取代進口時期」,土地改革以農業生產支援民生基礎產業。在1950年代,由於台灣本身已約有600多萬人民,加上國民政府遷台的200多萬中原官、士、軍、民,為增產糧食,開拓爭取外匯財源,充實軍備及對外採購實力,當時像印刷業在精密郵票、海外宣傳大多委由日本、瑞士印刷,就耗用不少寶貴外匯,其他產業也是力求發展做「以國產替代進口」,其農產品主要以米糧、糖、木材等外銷賺取外匯,中華彩色印刷公司就是當時由美援會引進國外設備、技術,來承印...

 
  高雄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歡慶甲子還曆之喜
 

在台灣印刷商業公會團體中,以台北、台中、台南三地成立最早,皆在1946年成立,因此在兩年前都已經辦過古稀之成立慶典,其中以台北市最早成為院轄市。而第二個成立院轄市的高雄市,其高雄市印刷同業公會晚12年在1958年成立,現在高雄市在生產能量、市場經濟規模,比其他五都可等量齊觀,這和高雄市在1970年代,大量培育建教合作班的學生有關,所以這些畢業生他們在創業路上有很好的基礎底蘊,其高雄市印刷公會邱永順前理事長,就是高雄高工印刷科建教班早期的畢業生,得到證明。
在1979年7月1日,高雄市改制為院轄市,同年高雄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於9月7日改選改制後的第一屆理事長,由蔡富雄理事長當選,並連任一次,而第十二屆吳文傑理事長在2016年5月改選就任,也在吳理事長第十二屆任期第三年,欣逢高雄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成立六十周年慶,這個以「團結、和諧、熱忱、協力」為主題的公會運作,吳理事長也帶動了高雄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的業務成長及創新向前發展,同時也期許走過一甲子輝煌,再創百年新局。在第七屆林明賢理事長任內時,大家出錢出力購置高雄市印刷會館,為高雄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奠定長期發展的基礎,目前也將一半的辦公區招租,以增加收入,對會務工作力求發展,多次辦理印刷講座,有鑑於印研中心在台北紡拓大樓設立印刷設計打樣中心設立,蔣明祥理事長在2014年台北金印獎頒獎典禮時,向前任工業局長(現任經濟部長)時任經濟部常務次長沈榮津要求,能否比照台北市,在高雄市也建設印刷設計、教育中心一事,而當時沈次長也指示吳局長寬籌財源辦理在高捷「獅甲站」勞工中心,設立「R7印藝無限」的印刷文創設計打樣中心,自2015年7月開始運作,將國內印刷文創資源引進,同時做跨領域合作模式,內部投入一千多萬元在硬體上,有兩部數位列印、大圖噴繪、ESKO切割機、星雲的雷射切割機等,另外在培養南部設計印刷相關畢業生投入職場前的教育工作,每期15名,以減少學用落差,效果卓著。
5月19日高雄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舉辦第十屆第三次會員代表大會,在南北樓林森三路店召開,由吳文傑理事長主持,並以公會自1958年成立已歷60周年大慶為主軸,有印刷七團體台灣區印刷暨機器材料工業同業公會朱勇理事長、台北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陸兆友理事長、台灣省印刷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廖萬來理事長、台中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曾永森理事長、台南市印刷商業同業公會黃建東常務理事,中華印刷科技學會葉振壁理事長、印刷創新科技研究發展中心陳世芳董事長、台北國際印刷機材展陳政雄執行長,並有多位政府官員、立委、高雄市議員前來,一共三百多人與會。
首先吳文傑理事長感謝各界來賓前來祝賀,並感謝常務理監事、理事們的努力,推展會務活動,在各小組成員努力下,電腦資訊化對印刷業的創新變革大家全力因應,同時在...

 
  張忠謀的晶圓代工-也是成功的數位合版
 

印刷和每一個人生活息息相關,但在6~70年前由印刷的感光及腐刻技術,走向電子迴路、晶體製造、IC半導體及光電的科技,現在分分秒秒都和人類生活、工作非常緊密的結合,現代人離開印刷品,並不會有太大影響,但已有很多人如果離開手機,就不知該如何是好,罹患了「無手機恐慌症(Nomophobia)」,手機不再只有通訊功能,而是個人的所有資料、資訊及通訊全部在由半導體所製造的晶片手機裡頭記憶、運作及對外聯通,這是為什麼有越來越大的印刷顯性材料和半導體所操作隱性媒材落差呢?印刷品被界定為視覺傳媒,一定要眼睛看得見,而半導體微縮影像及腐刻精度,不像印刷品必須由人眼視覺去閱讀接受,而是可以在「微縮影」科技的進程,一直向下發展,這是十分快速驚人的科技發展,最早是用「微米」,也就是1μm(千分之一mm)單位的線寬,再下去就是次微米科技,如0.6、0.7μm的線寬,再接下去就是深次微米0.2~0.3μm的線寬,今天所有晶圓製造,都是以「奈米」單位,也就是一米的十億分之一,用一般顯微鏡還看不見,是要用電子高精密顯微鏡才能看得到的世界,因此印刷品的科技侷限性也就在於人眼大約5μ以上的精度就可以,半導體也快要進入5奈米製程,台積電的南科5奈米製程也正在蓋,將來更會有3奈米的製程出現,至於2奈米製程會出現嗎?仍說不定,而下一個世代的「量子電腦」也是暗潮洶湧,但還沒有人能說得準的。
2018年6月張忠謀董事長自台積電公司裸退,不接受任何的職務,而從1952年就加入半導體事業,在1958年加入機電相關的TI德州儀器,到1972年升任為副總裁,任職25年,1984年轉任美國通用器材公司總裁,1985年受到總統府資政孫運璿先生之邀請,回到台灣擔任工研院院長之職,為台灣工業技術研究、發展做推動工作。當時政府要發展最尖端的半導體產業,以支援電腦及通訊設備的演算,以及民生、商業、影像科技之需求。但當時全世界當時半晶體IC生產,主要都是各科技大廠,在自己公司內部生產IC晶片來自己使用的,也被視為極端重要的核心科技。以最早3吋、4吋晶圓生產來說,日本著名的精工錶,在1960年代開始製造..

 
  從約翰.克洛斯菲看Crosfield到FFEI的起伏
 

英國著名電子印前設備大廠克洛斯菲(Crosfield)公司,是由劍橋大學電機高材生CBE DSc MA榮銜的約翰.克洛斯菲(John Fothergill Crosfield)先生所創立的,他1915年於英國倫敦出生,在1936年劍橋大學畢業後,先是到瑞典從事電梯的生產研發。在二次大戰爆發後,回英國加入英國海軍,從事海底「聲納」的研發,納粹海軍每年擊沉數百萬噸的大西洋盟軍運補船隻,但有了聲納探測之後,可有效掌控及驅逐納粹的潛艇攻擊,最後也成功抵擋德國納粹海軍海底的狼群戰術。
在1947年約翰.克洛斯菲成立克洛斯菲Crosfield電子公司,主要使用真空管研發輪轉多色印刷的套對控制系統,在那個時代是非常先進的科技。這種Autotron的彩色套印控制器,可有效提升高速彩色輪轉印刷的品質,不必侷限於單張凸版印刷機多次套印才可套準,有成本高、效率低的缺點。克洛斯菲公司在套印控制設備之外,1958年完成了電子彩色掃描分色機,在全世界是僅次於PDI的領先廠家。1966年研發出印鈔的高精度品檢機,他所研發彩色影像處理軟體,也成為現今Adobe Photoshop影像處理軟體的核心科技。1975年獲得英國女皇四項科技成就專家獎。而約翰.克洛斯菲平常也致力於微小生物的探索,尤其在日常庭院中的植物顯微觀察。
在印刷專業中,電子掃描分色機由二工程分色之後,分色片必須過網,到可以分色用的雷射在接觸網目屏行網點直接過網的Magnascan 460。而到Magnascan 600之後,在1980年的設計已完全使用數位化控制,不用任何旋鈕去調節版調及色彩的修整及所有數控指令分色機。而直接過網的Magnascan 600型,所形成的網點百分比可縮版縮減和Hell Chromagraph DC 300完全硬邊點及行程網點角度受限不同。在1988年到1992年之間,筆者主導公司購入四部Magnascan 600系列電子掃描分色機,包括有屏幕顯示掃描影像顯示,以及再做修整後的預掃系統,AI人工智慧自動設定的Magnascan 656及更先進有微電腦控制的成像分佈設計,簡單版面設計輸出Magnascan 646的尺寸在寬幅及圓周接近全張的36×42吋B1尺寸輸出能力。
在1980年全世界開始發展影像處理變化、組合的「電腦組頁系統CEPS(Colour Electronic Prepress System)」,克洛斯菲公司也不落人後,推出...
...

 
 

百年日經新聞社的時代轉機

 

以前在飛往日本的班機上,登機口若有日本新聞報紙在,我一定挑「日本經濟新聞報」來看,其他兩、三家百年日本權威報紙,不先看是因為他們太多篇幅為日本政治、社會新聞,雖然日本首相被倒閣對日本人是一件大事,但對我等外國人又不做大生意,而且日本社會頭條新聞,壞事比好事多上四、五倍,所以不看也罷。其日經新聞的經濟動向、分析,囊括日本國內、海外各國,雖不到息息相關,也還是有影響與可供參考的,尤其新創科技、產業更迭,更吸引我的目光,太重要了!因為我常常到日本看奈米、3D列印展,要的就是日本最尖端科技的動向,雖然可以切入的點不多,但科技新知不能少,且其他人物誌或產業訊息,也多少可參考。日本的技藝達人可以窮一輩子不求顯達,一生只做一件十分精湛、纖細的無暇工作,也許我自己也大半輩子都投入在印刷產業,在50歲半百之年也寫了一個「半百不白」,一方面做了35年專業,頭髮也一半灰白,但很多事仍不透徹、不徹底了悟明白,唯一明白的是,職場做了35年,往昔過去的日子,已比未來能在專業上能服務的日子多,有這樣的體認和覺悟,下半場專業職涯如何去安排精進呢?而人家一家報紙,自1876年創立,到現在有142年,比我向上蒼乞求的70年職涯更長一倍,那麼人家怎麼可把一種全世界都在走下坡的新聞媒體經營好呢。首先是「被信賴、值得信賴」,接下來是報導的深度和廣度,不只是在日本有54個支局、1,300名記者活躍在採訪一線,其速度、傳真性和透視性三方面兼具。在2015年日經新聞社收購世界上財金、金融最著名的英國倫敦《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簡稱FT),這家百年老店以Without Fear不懼怕、Without Favour不偏袒做為報導原則,這兩股上百年堅實持續的理念,使報導企業的發展能持續,網路化、全球化的機會和轉型,得以永續發展。
在2016年日經新聞社創刊140年,岡田直敏社長致辭時表示,日本經濟新聞社自《中外物價新報》(使用木刻版印刷)創刊以來,始終高舉「公平、公正」大旗,以經濟為核心,提供高品質的報導。「日經Nikkei」這個品牌自始至今已成為「信賴」的代名詞,在海內外獲得高度的評價。而全球媒體傳播受到網際網路的發展影響下,正處於歷史性革命的轉變時期,在互聯網的訊息空間裡,充斥著海量魚目混珠的資訊,正因為處在這樣的..                        

 
  日本古彩色印刷工藝探究,令人十分欽敬
 

一位八十多歲的印刷界朋友,談到他會入印刷這一行,是因為在他小時候住在南部海邊時,一位親戚給他一本厚厚的「魚類及海生植物圖鑑」,一共有140頁上下,裡面印有六百多種魚與海生植物,這本書是昭和六年(1931年)印刷,書上說原來圖鑑是1882年日本明治15年出版的。而大日本水產會(Japan Fisheries Association)成立,當時花鉅資用木刻版印的魚類及海生植物圖鑑,在距今87年前(書比朋友大兩歲)再次做修正,在600多種魚類中,再做增補與修訂,不只是圖文並茂,而且全部是用手工彩繪原稿來分色製作完成,在各種魚類的知識上,有各式各樣的描述。
這本老古董級的工具書,繪製得十分精美,雖然以今天的技術來講,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也許是紙張變黃、墨色變暗沉了,也許在起初剛印好時,可能更艷麗逼真也不一定呀!在今天的相關圖鑑中,也從沒有看過一本圖鑑,會特別在魚鱗或鱗片光澤部份,都印刷上細小彩光將鱗片的光澤反射出來。朋友也問我這是怎麼印的,那麼早的時代就使用彩色分色製版,台灣可是要到1960年才有較好的水平呢!這些問題一下子也把我問倒了,老朋友看到這麼好的彩色圖鑑,因而覺得印刷很有前途,所以在60多年前一頭栽進印刷界來。
把他心愛的古魚類圖鑑交到手上欣賞,雖然只是上篇,但由獸類的海豹到各式各樣的鯨魚不下20種之多,也有海豚與烏龜種類介紹,而因為鯊魚、海鰻、鱘龍魚都沒有鱗片,所以就沒有魚鱗彩光的效果出現,接下來鯛魚、赤鯮、鱒魚、鮭魚…等等,每一種都加了魚鱗的光澤,這一個效果雖是老太爺級的印刷圖鑑,但今天看起來仍然有活靈活現的一種新鮮感,這是兩方面的新鮮,一方面是哇!怎麼別人都沒有想到,要用網版印刷去印上一層含有黏著膠液混合「雲母片」,做為閃閃反光及一些彩虹光澤的魚鱗效果,這個理念很棒呀!而印刷及調墨工藝十分的上品,另一方面就算不是印刷相關人員,看到這本大日本水產會的出版品,那麼用心印出那麼精緻的魚類圖鑑,厚工又重本,印出如同鮮魚才有的閃閃光澤鱗片在圖鑑上,以八十多年前人的眼光來看,這一本圖鑑可以當為天書,只有天上有,怎麼會出現在凡間的美好,而且它的展現鱗片光澤的印紋,絕不是亂印一通,十分考究魚身上的光澤,而且只有身上有,尾部就沒有印了,眼珠也避開來。
回到凸版印刷工藝上面,第一是有彩色分色,但是在... 

 
  PUSH TO STOP!人扮演什麼角色?
 

2016年DRUPA展會上,海德堡印刷機公司在生產及技術上,第一次提出「Push to Stop」的概念,顧名思義就是指Start啟動後,什麼事都印刷一個工作、一個工作接續不停生產,一按停止點擊Stop鈕,印刷機才會停下來;如果不點擊,機器就一直全自動地運行,直到完成系統中的全部工作生產任務。新的海德堡印刷機生產模式,從一個工件的開始,由裝入各色印版、放墨鍵、校版、校色開印到印刷完成,再到下一個工件自動化印刷完成,這樣一件又一件周而復始到最後,才按下Stop停機。像這樣無間斷的不用人操作印刷機生產模式,以短印量1,000張以內的印件,每小時可印刷10套,其印刷機停止生產做更換清洗動作工時在25分鐘,其餘35分鐘以全力衝刺在印刷上,而原來由人工操作每小時約生產5套印件的工作,有效印刷生產約在30%左右,其把原本皆由人工的印刷機送紙、試印到開始印刷,停機更換印版、清洗、更換墨鍵開度,再由印刷人員判斷印刷品質工作,變成一次自動化排序,由印刷機執行全部印件更變的印版、墨鍵及印刷內容的品檢工作,所以人員在生產上,只剩下做取下舊版、更換新版、監看印刷品質、色彩濃度的把關及故障排除的輔助工作,其他由印刷機「智造」,那麼有效益刷機生產將達60%,比原來增加一倍,因為人最關鍵只在按Stop鍵,做品質、色彩或流程異常狀況的排除工作而已。
這一套聽起來十分理想、產能倍增的Push to stop全自動生產模式,由海德堡技術及生產Stephan Plenz彭帝峰董事所提出,但他雖提出這一個構想,並沒有提出在生產上有很多的背景條件,尤其人手、人眼在連續生產中沒插手調節的餘地,只有用手指按「Stop」停機的權利及接下來故障排除的工作。那麼我們就來談談一些Push to Stop付印前的準備工作,以及工作上無法連續生產的忌諱,有這些理解,產能倍增才有可能達成。
1. 工件尺寸要固定,不能一下子A1、一下子B2的尺寸變更,這一變更將...

   
 
  油墨廠如鴨子划水,近年到底划向何處呢?
 

如果不談印刷傳媒功能的話,印刷業將為「表面加工業」,不再涉及文字、圖案,甚至影像方面的意涵。而印刷廠和油墨廠的關係十分的密切,在素色材料上,印刷業將有色油墨分佈在媒材上面,再加上一些打底上光,或又加上壓凸或燙箔的功能,那麼我們應如撥雲見日,對油墨廠的努力,可以更清楚、更激賞。不過今天印刷業與圖文設計者賦予印刷太多傳播內容之下,一如關公一路過五關斬六將,一身武功十分了得,至今大家無不認為他戰功彪炳。但各位想一想,其關公的戰功仍有不少是他底下坐騎「赤兔馬」所立下的汗馬功勞,如果沒有赤兔馬,可能也成就不了關公在三國之赫赫戰功,而印刷及包裝界的進步發展,油墨廠就如同赤兔寶馬一樣,是由印刷材料及油墨廠相互支撐著。今天我們在各展覽會可以看到各式創新和多彩的印刷品,皆會感到十分的欣賞,但走到油墨廠公司的展位時,看到一罐又一罐堆疊的油墨罐,或是大桶的打底白、上光油等等,有一點味道,卻也看不出所以然來,想問一大堆問題,卻往往因為技術人員回答太專業、太深入,有一點雞同鴨講,也看到油墨廠在展位牆上貼了一張又一張的技術性海報,但也有看沒有懂居多,想仔細看也消化不了!在2017年5月北京印刷技術展時,現場東洋Toyo油墨、DIC大日本油墨及Flint富林特油墨廠分別有十幾張關於油墨技術海報展示,在取得廠家同意後拍攝下來,在經過幾個月之後才慢慢消化,並做一個報導。而環保、減廢、節能、安全、容易操作及效果更好的印刷產品,是油墨廠像鴨子划水一直在研發努力的面面向向。
1.EB(Electron Beam)電子束固化油墨及打底白、塗料,這一種和UV墨、UV塗料一樣,靠能量聚合的工作方式強制型固化印墨,有別於UV是一種...

 
  漫談「特種紙」
 

日前,筆者無意間瀏覽到一則電子報,是有關一家「奈米級」南投紙廠打進蘋果供應鏈的報導,這引發筆者高度好奇,並立即做進一步的搜尋,才知有一家設於南投的中日特種紙廠為蘋果iPhone手機製造的一款特別的紙張叫「電波屏蔽紙」。(圖1)
每支iPhone手機都有一張電波屏蔽紙(又稱電磁波遮蔽紙),它是用以隔絕會干擾人體的電磁波,這一張紙的厚度只有0.01mm,而這家紙廠製這張紙從原本0.05mm厚度降到0.01mm足足花了18年。
這張紙除了要比衛生紙更薄、更輕之外,還要夠強韌,不會被扯破,才能交下游電鍍加工。(資料來源:TechNews科技新報,http://technews.tw/2015/05/01/nantou-paperworld-apple-iphone)。
中日特種紙廠的電波屏幕紙能打入蘋果供應鏈,也算是科技界的台灣之光。
本期我們就以這張電波屏蔽紙為開端,來談談什麼是「特種紙」?首先筆者也在名稱做了觀察,為何稱「特種紙」,而不稱「特殊紙」?網路上筆者查出特種紙的英文名稱,幾乎被寫成Specialty Paper,而不寫Special Paper,經中英文名稱的比對,若要說其差異,「特殊紙」(Special Paper)指的是以木質纖維為基礎所衍生出來的特殊用途紙張(如牛皮紙、西卡紙、美術紙、紙板等),而「特種紙」(Specialty Paper)則已跨躍木質纖維,改用(或混用)塑料合成的特殊紙張(如合成紙、格拉辛紙、描圖紙等),因此全球有關此類特別用途紙張均以「特種紙」(Specialty Paper)稱之。
特種紙的研究、發展與應用,在國際上受到相當的重視,因此就有各類型Specialty Paper Symposium(特種紙技術研討會)、Specialty Paper Europe(特種紙歐洲年會)、China International Specialty Paper Expo And Conference(中國國際特種紙展覽會與研討會)等的舉行。
本文就以「特種紙」與Specialty Paper為關鍵字做一系列的搜尋,除了介紹知名的特種紙製造廠家之外,還介紹特種紙的分類,並兼介紹坊間相當受重視的兩種特種紙類,一是合成紙,一是格拉辛紙。

1.百度百科-特種紙基本簡介,發展過程與分類
(https://baike.baidu.com)
中國百度百科網站有一則「特種紙」詞條,詳細說明了特種紙的概況,以及中國在特種紙的發展現況。
網站中對特種紙做了基本簡介:特種紙是將不同的纖維,利用...

 
  機械號碼機在防偽仍擔重任
 

德國Atlantic Zeiser稱為蔡瑟公司,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機械號碼機生產廠家,產品可以回溯到1955年,是德國最資深的號碼機製造廠,以往舉辦一次的路跑賽,每一位選手前胸及後背所需的號碼布條,如果有上萬人出賽,還用人工來更換印模,十分曠日費時,而今天使用噴墨列印,也就十分容易的在電腦檔案上用序列方式去改變電腦字碼,數千、數萬的號碼也不再成為問題。
也許您會意識到Atlantic Zeiser公司機械號碼機的市場,因為現在各式各樣數位列印機,包括電子成像、噴墨列印方式,都可以輕而易舉地去列印出各式各樣的流水號數字來,不只大小尺寸,字體變化也是非常多元變化,那麼使用機械化做號碼、條碼變化的機械式、電子控制機械印刷的Zeiser的號碼機是不是市場一去不復回呢?答案是否定的,有一百多年歷史的機械式號碼機,其構造一如鐘錶的精密,而且需要十分的耐印刷加壓下的壓力,有一個笑話是這樣的,早期在1940年代末期,國民禁賭,但為了賭性堅強的民眾,由台灣銀行發行「愛國獎券」,每十日開一次獎,最高特獎獎金為20萬元(比起今天彩券2億毫不遜色),頭獎10萬元,由中央印製廠的印製,其獎券上有一部份是專印號碼的流動獎券上兌獎號數,這當然是每一張跳一次號,而使用這種機械壓印下跳碼的印刷號碼機也有風險,萬一機械故障部跳碼,產生重複編號,不論鈔票、彩券、憑證或其他收據也都會有困擾的,因此除了印刷號碼的印刷機操作者注意之外,另設有專門的女性作業員做品檢工作,也就是逐張查驗,一次10模、20模,有無異狀,一般以尾號從到1、2、3…到0的重複,如果忽然間尾數不對的話,表示號碼機有卡機之嫌,再做檢查前面由什麼地方到什麼地方有出錯的號碼做品質全檢,加以剔除或重印,這是個十分枯燥的工作,但也是非常重要的人工把關一環。由於蔡瑟號碼機十分優越,若保養得宜,十天、半個月也沒有故障情形發生,這些品檢組的女作業員也就做白工窮忙,若在檢查中有出錯,雖然機率很小,但若有女作業員發現,是有一筆獎金可拿,雖然金額不大,至少查到有亂碼的情況,不只女作業員有功,而更凸顯他們存在必要性。因為廠內上、下游常相處也有結婚的夫妻檔,丈夫開印刷機,太太做品檢作業員,丈夫做一點手腳,把潤滑油加成揮發性大的汽油,將號碼機跳動的小零件齒組卡住之下,沒跳號成機件故障不良品,只要頻率不大上面也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串通搞鬼拿獎金的情況,但夜路走多了總會碰上鬼的。
有一次愛國獎券開獎,有人領了第一特獎,而後來又有...

 
  紙張承接佛經的東來與西去,開啟西方文明
 

看到距離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兩百多公里的巴米揚大佛,在2001年春天遭塔利班叛軍所摧毀炸去。而在唐朝西元629年,唐玄奘大師由從長安(今西安)出發,經天山南麓往天竺取經,約在630年時經過巴米揚這個地區,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山谷中,看到六世紀佛教鼎盛時,所雕鑿的兩座立佛像,金碧輝煌、色彩斑斕,而唐三藏法師歷經17年,從印度西天取經回長安,受唐太宗嘉許(但行動也受到限制),特別建立大雁塔,為唐三藏法師寫作及翻譯佛經地方。也因為中土有紙張、印刷術的傳播紀錄,佛學這一門世界上最早也是十分精闢的生命哲理,保存流傳到現在。東方的中、日、韓三國,都藏有大量佛經,而見一部有十多萬頁的「大藏經」,將源自印度佛學精義也做了漢化保存和傳播。現今佛教經典書冊如果以印度梵文留存的,大多十分殘缺不全,就算南傳到佛教都曾盛極一時的緬甸、泰國、高棉、印尼各國,因皆使用「貝葉經」,在天然植物上書寫,不經久存,因此包括印度、斯里蘭卡的僧侶,要研究高深而完整的佛教理論,必須來到東亞來學習漢字,透過昔日法顯、鳩羅摩什、玄奘大師等高僧翻譯梵文的漢譯本上,去理解原梵文的佛學精要。同樣的,包括晉法顯大師所寫的古印度或鄰近國家遊記,或是玄奘大師所寫的「大唐西域記」,更是今天很多考古學家研究的重要依據,其記錄至印度取經沿途所見。而先被回教徒毀容,又被塔利班軍隊炸毀的兩尊「巴米揚大佛」,同樣在晉法顯、唐玄奘兩位大師的著作中都有提到,也可想像昔日彩色、貼金箔的大佛像,當時在崖壁上多麼宏偉動人。今天這些歷史資料也因為中土有蔡倫發明了造紙術而流傳下來,嚴格來說,在西元105年之前,蔡倫所講的「紙」是一團或一片沒有交織的絮團、紙團,不能用來書寫或做牆上窗格的貼片使用。依陳大川教授所述,蔡倫製造可以書寫的蔡侯紙,在文字上有「帋」這個字,也...

 
  銀髮商機是未來大機會
 

在今天的先進國家都面臨「少子化」的巨大威脅,一方面生之者寡,另一方面不僅是食之者眾,且預計在2025年,全世界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將達到7億人口,將佔總人口數的十分之一,他們所需的生活及醫療照顧,將會佔全部醫療及長照資源一半左右。反之,在都市化的漫漫長路中,現今仍有很多年長者一貧如洗、三餐不繼,還需倚賴善心人士或慈善機構去配餐充飢,但又有不少的年長者,在年輕時就有計畫性的投資、理財觀念,甚至更擁有大量的不動產,也許體力、行動力大不如年輕人,卻是有巨大消費能力的族群,至於他們肯不肯花錢,又取決於他們一路走來的消費習慣及觀念,造成社會經濟不能發展的現象。
以往老人的長期照護,都依賴很多的人力去照顧,未來AI機器人的發展,對於需要照顧的年長者,可以比人的照顧更方便及全面性,一方面機器人可24小時在身邊。日本凸版印刷公司和醫療管理公司合作,利用RFID技術的管理系統,來做失智年長者的藥品服用管理,有很多年長的失智者,他們往往會問:「我到底關了瓦斯沒有?我吃藥了嗎?」一直沒有信心去處理記憶上的事,但對於部份慢性病、高血壓、糖尿病患者,如果一時間沒服用控制的藥物,有時馬上就出現症狀了!因此一個有RFID系統監控的藥品放置箱,會感應藥物的進出,重要是在每一次藥品取用時,這位長者手機上的APP系統就會留下紀錄,只要手機查一下,馬上知道服用藥物了沒有,像這樣的事情,可以交由一些感應的雲端系統去做統合紀錄,而且一但藥品存量不足時,也可以提醒或由供應藥局來提醒。
行動力低落,使用語音控制的系統,包括生活起居,在車輛自駕系統上已有很多只需動口不動手的感知、命令系統,因此可以讓很多失去行動力長者們,不用人力,就可用口語指令他們想完成的事,這也許和印刷業沒有直接相關,但如果他們可利用這些系統做資料搜尋、整理,甚至不少的行動不方便的身障者,也能自己寫作。有些供身障者使用的智慧衣,就可感測溫度、排汗、心臟跳動、血壓、心電圖等功能,其感測元件就有不少印刷電路存在,那麼這一些感測元件也有商機,在未來有更多的血糖以外種種慢性病,因為自我量測血液、體液或溫溼度的變化,到膽固醇、尿酸等等數據,去知道要如何尋找保養醫治對策,因為有長時間的自我監控管理,比醫師門診更有效果。著名英國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1942年1月8日~2018年3月14日),在21歲時被診斷出罹患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俗稱漸凍症),全身癱瘓,無法說話的他,生活全倚靠一台超級輪椅,生活工作了52年,他不但能自主控制輪椅,藉由語音合成器「講話」,甚至還能夠上網發佈訊息等,而這位天才生前所使用的高科超級輪椅,就是未來行動不便者的最佳寫照。
有次收到李興才教授的詩詞賀言書,老人家提到...

 

 
 

社論

封面故事

動態點滴

研討會

人物專訪

心情對話

展會報導

產業動態

經營對話

人物側寫

心情隨筆

心得分享

專業剖析-1

專業剖析-2

網路資訊

廠商園地

典故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