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購單來電即mail,電話:(04)2287-6387#1939 Ms.Doreen
 

 
  價值觀,多元複雜卻是意念引導標竿
 
價值觀有的是具象的事物,有的卻很抽象,存在於個人、家庭、班級、學校、公司、社會、國家,乃至於人類的相處概念和方法。像《聖經》裡提出的理念:「非以役人,乃役於人」,延伸這理念,我認為不以自己的地位來指使他人,而是用自己的職位受人所託、服務人群。若真的力行這樣想法的人,相信會比處處對下屬頤指氣使的領導者,更受上司及下屬的青睞,並更加樂於合作,因為在團體中,無論一個人多有能力、多努力,群策群力的總和力量還是大得多。在早年公司裝了一部對開手擺平印機,技師需要兩位大力士把壓力筒及橡皮筒扳動旋轉約30度角,使印版筒及供墨架吊上安裝,而齒輪嚙合的角度是十分關鍵的因素,但試了幾次始終扳轉不動,後來才發現,兩個筒是有齒輪扣合,一個順時針轉,另一個就要逆時針轉,若兩人都往順時針方向用力,力量就會相互抵消、文風不動,因此不同步調有再大的力氣也是枉然,而只要用對方法,一個人的力量便可扳轉好筒角度。
價值觀使一個人集中意念做出他認為是對的事,但是否最正確?這倒不一定,有的人想登玉山,千辛萬苦登頂了也不能久待;有的人挑戰攀登艾佛勒斯峰(Mount Everest),但到了午後才登頂,80%在天黑前是回不了營地,雖說在峰頂的雀躍心情是人生心境的最高點,卻不一定是最有利的時機點,埋伏在身邊的危機也可能隨之而來。
台積電張忠謀董事,三十年磨一劍,成為世界半導體教父,依著代工理念,其實說穿了它的感光、腐刻、切割、測試和製版業的工序很像,如何一直往5奈米、4奈米到3奈米去做更精良的製造,拉開與競爭者間的距離,並將良率提高至95%以上、毛利率達52%,都是台積電持續得面對的課題。四、五個具有產業競爭性的廠家,都委託台積電代工的原因,在於台積電嚴守代工的倫理,張忠謀曾說:「我也不知道他們各自在做什麼樣的設計和功能。」保有客戶的機密和資安的控管,也是該公司的重要價值。現在,台積電不只有台灣北、中、南設廠,在中國、美國也相繼增設廠房;另外,在日本茨城縣筑波市除了籌備設立研發據點,更有計畫在熊本縣設廠,而未來更不排除在歐洲增設新廠。有如此多的分支機構,得維持良好、高獲利的運作,除了需要更尖端、更高效的生產之外,不同地方的人員,需保有台積電共同的價值觀,才能發揮出公司未來十年更輝煌的戰績。相信很多人在「做大」和「做好」事業之間,都會難以取捨,但「做好」肯定比「做大」走得更長遠,雖為百年企業但眼前要面臨的挑戰仍多,百年只是過程,如何防止企業老化才是重點。
 
  小森月曆獲2021日本廣告獎銅牌
 

小森印刷公司每年都會出版月曆以推廣和宣傳品牌,今年委由日本凸版印刷公司企劃與製作,並獲得廣告協會主辦第42屆的「2021年日本B To B廣告賞」的銅獎。今年月曆以水下的彩色生物為主題,有水母、海馬、色彩斑斕的魚類等背景乾淨主體清晰的影像,吸引觀者目光。無論在選圖還是印刷選紙,都十分用心。

《紐約時報》靠付費電子版訂戶翻身
在印刷傳媒中,報紙在電子網路化時代,受到讀者閱讀習慣改變、數位媒體發展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響之下,從高處雲端往下滑,每年都有無數報社收攤,許多人誤以為印製的報份減少,報紙發行成本也會下降,又或者提議將售價提高以維持成本,然而報紙的營運結構並非如檯面上的簡單,一般台灣一份10元販售的報紙,在生產包括採訪、編輯、印製到發行、派報,成本就需要50多元,那麼賣一份賠400%的報紙該怎麼活下去?它靠的是「廣告收入」,印一塊三欄式大小的廣告,全省又有五、六個不同的地方版,報紙是一種長效型廣告載體,因此廣告佔了50%以上,而今網路傳媒興起,不只平面雜誌、報紙,就連電視傳媒廣告經費都被吸收取代。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作為全世界知名傳播集團,在報業紙本載體走下坡之際,努力轉型經營網路新聞傳播,從2011年開始建立付費牆制度,培養讀者付費閱讀新聞的習慣,因為2000~2010年廣告流失30%,而網路上有3,000萬份的流量,在沒有收費訂閱下,光靠廣告收入十分有限。所以《紐約時報》在網路報業上開了第一槍,向訂閱的客戶收費。此外,更多次嘗試異業結合以提高訂閱率,如與HBO、Netflix等影音視訊傳媒合作,如今《紐約時報》目前的付費會員數已經達到750萬人,在2020年度財報上,數位營收更是首度超過實體報份營收,整體訂戶(包括紙本)的營收是11.95億美元,成長了10%。其主要轉型的核心精神便是強調「報導內容」的重要性,追求新聞訊息的正確性與深入報導,以高品質新聞吸引更多讀者。

榮成紙業在有利勢頭上加碼投資
在2021年榮成紙業公司,以生產工業用包裝卡紙、瓦楞紙,由原來年產65萬噸,增加20萬噸,達到85萬噸的產能,成為台灣最大的工業用紙製造商之一,其生產量也達到台灣紙張生產的五分之一。
在未來三年後,中國湖北工廠增加35萬噸產能,屆時榮成集團總體生產量將達到420萬噸,也就是相當於目前台灣造紙業的總產能。台灣造紙業在1990年代中期,台灣大量的製造業西進中國,傳統產業少了上升動力,工業用紙在政府說年年經濟有成長,台灣用紙量卻一直呈現水平沒有太多起伏,好不容易2019年台商回流、加上國外駐點人員及眷屬回來,拉動台灣至少有5%的民生消費。除此之外,台灣可進口廢紙進行再生廢紙漿生產,並出口工業用紙到中國,也拉動台灣造紙業,尤其工業用紙更是難得的有成長趨勢。

全球標籤年成長率6.5%高於印刷包裝業
依據Trends Market Research的研究調查,2017年全球標籤生產金額為380.2億美元,預計2026年標籤的市場規模上看670.2億美元,估九年間成長76.3%,而每年複合成長率為6.5%,高於一般印刷業與包裝產業的成長,而亞太地區以中國、印度、印尼三國的成長率較大,因為新興經濟體發展空間大,但未來五年通膨率是2.5%上下,也是增加產值的主因之一。

富士軟片Apeos改用S-LED成像
富士全錄公司有4萬名員工,每年營收近一兆日圓(2,500億台幣),在台灣的富士全錄超過50年的歷史,而在今年正式更名為「富士軟片資訊公司」,更深化新公司與富士軟片在科技上與產品的結合。去年12月在TIGAX20會場上就利用網路連線,在日本展示中心現場實演Fujifilm JetPress 750S,充分展現引進富士軟片高端噴墨列印產品的企圖心,而目前的產品也強化了無線通訊設備、資訊安全控制與連線服務等技術,更便於使用與讓操作者安心。
Apeos C系列有適合SOHO族使用的C325z∕C325dw列印機,而C7070∕C6570∕C5570∕C4570∕C3570∕C3070等不同等級的多功能彩色事務機,使用S-LED成像科技,取代原先直接反射光學上的稿件在成像感光鼓之後。在原來的雷射科技上,除了發光雷射單元,還有重要的高速旋轉八角多面鏡,做雷射光分布於感光鼓的機械光學分光科技,四十多年以來是個有效的科技,而今面臨到時代的考驗,因為多面分光鏡的旋轉已達兩萬轉∕分,若機械元件上要再加快已無增進空間,因此改用零組件相較少的S-LED技術,在各色的成像單元上,由於S-LED對感光鼓具自動對焦成像,在效率上不僅提高,光度也較均勻,尤其使用ASIC驅動器,使LED發光強度安定與均勻,提升列印精確度與品質。此外,1,200X2,400dpi解析力搭配富士軟片推出的新一代高解析色粉,除了讓列印速度等同於甚至超越雷射系統,在空間節省、節能、品質安定性方面,都比原來的雷射成像更好。富士克服了雷射成像所無法提升的科技屏障,並生產出高解析與高效率的S-LED技術,更在2009年榮獲「日本影像協會」的技術大賞表彰,可說是實至名歸。未來寬幅500mm、700mm的S-LED列印機也有出現的可能。

澳洲小鎮彩色地方報仍流行
在全球走向網路、社群媒體發展的當下,全世界報紙的實體傳媒都受到極大的衝擊,但是在南澳一些地方小報,他們不談世界大事,而是談論著地方上大家熟悉的大小事,甚至有許多人可以上報,因此這樣小眾傳媒十分具有吸引力。因此每天編輯發行5,000份,用摩托車配送的地方報,一如澳門也用4+4八色機,一天印十多種數百、上千份報紙;而在立法院也有《眾聲日報》的小報發行一樣。

各國在疫情下往後加稅回填防通膨
2021年1月美國拜登政權上台,砸下數兆美元的救助金,一方面要援助生活困苦的低收入者,一方面也協助企業撐過低迷的景氣,因此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大舉印製美鈔之下,進而大幅提升國家的負債比例。台灣同樣的也提出紓困振興特別預算8,400億台幣來救濟,每位孩童補助也可領一萬元,五、六百億也就出去了!以目前來講,救燃眉之急也是有其必要,但大量印製紙鈔導致通貨膨脹也是無可厚非的。
而政府大舉發放救助金,但錢並非出自總統、官員自己的口袋,那麼掛在國家的負債上總得要還,在美國拜登總統準備向富人提高富人稅,相信這項措施一旦開啟,將有如一雙面刃,不只收取富人的部分財富,也可能因此降低富人在美國投資的比例,並將財富帶至國外儲蓄。在2021年6月,拜登總統在英國G7峰會時,提出GAFA等跨國科技巨頭長期以來,透過向低稅收國家轉移收入來避稅,而此次G7峰會,七大國達成了將向這些跨國企業課徵至少15%稅負的共識。因此不只美國,世界各國也將在未來幾年內,達成增收稅負的計畫。自從菅義偉內閣總理上任後,面對疫情、金融困境、奧運延期等煎熬,原本日本計畫在2025年將國家預算赤字轉成黑字的目標,但東京2020年奧運延辦一年,又增加1,600多億日圓(台幣430多億)的預算追加,而入場觀眾只剩十分之一不到,許多廣告、轉播也因故縮水,赤字順勢大幅上漲,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大大考驗著政府因應問題的智慧與決心。

5G+8K在傳訊及精細顯示創新機
在2018年開始,比4G通訊快上數十到千倍頻寬的無線通訊方式,一直到2021年更為普及,不只帶來快速、方便性,更有龐大資訊的傳輸能力。在另一方面8K的視屏,比720畫素多出百倍以上的解析力。使用8K的攝影機,通過5G傳訊,再以8K的視屏去現場撥放的話,其臨場感就非常好。許多以前辦不到的遠距工作,也有相當的進展,尤其在醫學上,除了可以透過清晰、高解析影像即時判斷病情,當外科手術時,如果無法親臨現場,也可運用5G通訊設備,及時操作達文西機械手臂動手術,如此一來就算是跨國手術,也可以進行精密的手術工作,有了5G通訊系統,可以將以往因延遲及解析力不足所造成的困擾一併排除。

電車上看紙本傳媒的人十不及一
50多年前,曾到日本習藝,在那個除了大老闆可以自一百多公里外坐新幹線上班,其餘上班族只能從各處擠上水洩不通的電車通勤的年代,每天上下班的電車上,或坐或站的通勤上班族,手捧專書、工作的卷宗、小至可放入口袋的Pocket Book小書,甚至連報紙都有,就算是在兩百人的車廂內,全都無聲地看著手中的出版品。如今晃眼已過了五十多年,無論是在日本電車內,或是台灣火車、捷運、高鐵車廂內,大多數人都低頭滑手機,瀏覽社群媒體、漫畫、報導、美容、時裝等,或戴著耳機享受音樂、談話內容,而看紙本、讀書的乘客也有,但已是少數。出版業、報業的發行量在這樣的趨勢下漸漸減少,其致命的原因在於廣告已由實體傳媒流向電子傳媒,一份原本有40多頁的報紙,五、六年下來只剩20頁而已。
在極少數有看書的人中,恐怕有3%~5%的人手中捧著的書籍,其書背上貼有各圖書館條碼,不是自己去買的。但就算不買書,只要肯借、肯拿出來看,對我們這群堅守印刷業崗位的業者們仍十分感激的事,否則那一點點微弱的薪火,也會很快地熄滅。

政舜看準瓦楞箱成為會動的廣告趨勢
以往的瓦楞紙箱,簡單用於辨識包裝內容物的設計,隨著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電商、物流行業對紙箱需求日益提升,和疫情催化的影響,瓦楞紙箱市場需求也跟著快速增長,而紙箱也不再只是便於搬運功能,漸漸成為品牌廣告的重要行銷環節。
政舜公司早期以銷售傳統印刷設備為主,也主動參與新型數位印刷設備的研發,看準瓦楞紙箱不斷創造價值,成為會動的廣告宣傳功能趨勢,而引進深圳萬德WD200+工業級陣列式噴墨頭SINGLE PASS高速數位噴墨列印機,為客戶提供環保、節能、高效的瓦楞紙箱數位列印設備,在少量多樣的需求中,提高性價比。WD200+高速列印機採用EPSON新型工業噴墨頭,無需製版,變動式數據直接無縫換工單,如多訂單可連續不停機列印。數位連線快速烘乾系統,可印黃、白牛卡紙板外,也適合其它厚紙印刷媒材。墨水有水性染料、顏料及UV固化墨水等。印刷解析度可達600dpi,而在600×200dpi時,生產速度最快108m /分,600×300dpi時,生產速度最快72m /分,600×600dpi時,生產速度最快達每分48m /分,每小時2,400~7,200張的實際產能,且印刷後全自動拍紙堆疊系統,省時又省人力。
高速數位印刷機也有「升級機型」的WD200++,在高解析度需求可達1,200dpi,600×1,200dpi時,生產速度最快達150m /分。在寬幅大小方面,皆可客製化訂製,如有其它需求,也可選配連線烘乾上光油系統,快速噴墨的同時,直接UV固化,具防水效果,保持色彩鮮豔飽和度。企業ESG與環保意識抬頭下,以現今水資源短缺及處理廢液費用高漲,噴墨列印不產生大量的污水,無需清洗機台,更無廢棄柔性版產生,成為低碳環保趨勢指標。
政舜公司表示,若在印刷市場中,要有進一步的突破性發展,就必須適應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欲知詳情,逕洽政舜印刷事業有限公司 服務專線:(04) 2380-8066、https://tw.ezsprinting.com

《點石齋畫報》透過石印在上海出刊
石版印刷在1798年由奧匈帝國一位音樂作曲家名為塞納菲爾德(Alois Senefelder, 1771-1834)在一次他意圖將沾有油墨的布加水,想把石板上的蠟滴去除,卻發現抹布上的水份會上到沒滴蠟的石板面,而抹布上殘留的油墨則沾在具親油性的蠟滴上,這種水與油兩種不同極性物質相互拒斥的物理現象,觸動塞納菲爾德的靈感:在一塊潔淨磨好的石灰石板(慕尼黑地方產物)上塗油性紋路,是不是就可以當作印紋?反之只要沒繪製的非印紋空白部分,先用水份浸濕、保有水的抗油性,再上油墨後,由於空白部分已有水份存在,所以等第二道油墨時,空白部分就可以不沾染油墨而保持乾淨,到了有油性墨繪製印紋的部分,因為在上水份時,會把水相斥,而上油墨時,因極性相同,所以油墨可以沾在印版繪製印紋的地方,形成可印刷的帶油墨印紋。這種以光滑的平面,透過油水不相容原理,形成印紋及非印紋的印刷方式,在製版上相當便利,而且石版在印刷過後,可以透過水和磨砂去除印紋,達到反覆利用,因此使用方便又可靈活繪製,石版印刷在版畫創作上有相當高的應用比例。
在石版印刷發明一如鉛字印刷技術,因為技術門檻較低,迅速傳遍世界各國。十九世紀末的上海十里洋場,一位英國商人安納斯托.美查(Ernest Major)與三位友人,在上海創辦了《申報》,並於其體系下於1884年發行了《點石齋畫報》。這份以手工繪製當時晚清西學東漸背景下的中國與西方等地的時事、奇聞異事和市井百態等內容,透過石版印刷將圖主文輔的新聞「畫報」形式,以16開本雜誌方式,八頁九張圖裝冊,並每月初六、十六和二十六日的旬刊形式出刊,直至1898年才停刊,共出版了六集44冊、4,600餘張圖畫,其中有1885年中法戰爭、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等戰事情報,皆刊載於畫報中。而《點石齋畫報》後也影響了1900年廣州的《時事畫報》與天津的《醒俗畫報》等風格與內容發展。

β-澱粉樣蛋白檢測可測老人痴呆症
過去幾十年對失智症的一種─「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簡稱AD)」的成因不明,直到近幾年才知道是一種「β −澱粉樣蛋白」沉積覆蓋於腦部的神經細胞間,形成纖維狀結構,慢慢毀損腦細胞,引起患者神經失能甚至感知大幅退化,目前要測試人體內是否有「β −澱粉樣蛋白」在腦內生成,必須使用正子電腦斷層造影儀(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 PET)的成像技術,做腦部斷層掃描、進行功能性的檢測,並採集腦脊髓液(Cerebral Spinal Fliud,簡稱CSF),才能驗出腦部是否罹患此退化疾病。
日前,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核准由渤健(Biogen)和衛材(Eisai)共同研發的「Aduhelm(aducanumab)」新藥,透過清除「β−澱粉樣蛋白」緩解阿茲海默症的病況。另外,日本京都著名的儀器製造公司「島津製作所」(該公司曾出一名非學界的諾貝爾獎得主「田中耕一」,2002年以「開發生物巨分子的同定與構造解析手法」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也推出首款利用幾滴血液,就可檢知致病澱粉樣蛋白的設備,相較於目前檢測的方式,這套系統比較能減輕患者負擔,現已向臨床檢測企業與大型醫院等機構推銷。

RFID系統醫療新助手
醫院是一個救人的地方,也是一個新生命誕生的地方,藥和毒其實也只是一線之隔,對你也許是救命藥,對別人而言卻可能產生重傷甚至致命,因此一家醫院,數千病患、醫師、護理從業人員,什麼事都不能搞錯!醫院機構若導入RFID系統,便可透過此項技術協助支援,如:
1.在打針或給藥時,透過掃描已寫入病人資料的RFID系統,即使無法與病人對話,也能迅速做好確認動作,以確保醫療安全。
2.禁藥如嗎啡,是毒品也是止痛劑,透過智慧標籤追蹤藥瓶的動向。
3.婦產科中,在新生兒與母親手上各配戴主動式RFID標籤,比用人眼確認手或腳環上圈環資料來的容易,也可避免發生抱錯小孩的問題。
4.病患和護理人員的辨識,如失智者或偷溜外出者的定位追蹤。
5.血袋的辨識,包括血型、血液的特質等資訊,減少判讀的錯誤率。
6.醫療儀器、設備與耗材的流動管理。
7.巡病房系統的管理、護理人員呼叫定位,從RFID系統上皆可方便追蹤。
8.醫療廢棄物的追蹤管理,以免產生交互傳染或汙染等危害。
9.醫療文件檔案的存放管理,防止個資外流,損及病患權益。
10.一般門禁、房禁的管理,有人員出入的紀錄,若有值班人員以外的入侵者,便可立即發現。
11.特殊醫療藥品、材料的集中管理與歸還機制,如放射性物質的安全管理維護的應用。

太空光伏發電沒有晴雨天變化
日本京都大學筱原真毅教授繼承松本紘教授的「太空光伏發電(SPS)」計畫,利用分佈在太空的光伏電池板來發電,並透過微波方式將太陽能光伏電流傳回地面接收站,這種無線傳導電流的技術,至今天相當普遍流行於手機無線快速充電裝置,只不過相較太空的光伏電池板,距離較短、傳輸的電量較小。在地球上接收光伏發電,易受天候變化影響,而筱原真毅教授的「太空光伏發電技術」,能有效克服不穩定的供電系統,但目前面臨的最大瓶頸是巨額的「運輸成本」。

正隆紙業致力CSR社會責任獲獎
正隆紙業公司長年致力於環保、回收及天然能源開發,如風力、太陽能發電等,以響應世界綠能零碳排的重大議題。在環保控制、廢水回收的工作也是共大工程,尤其在產品設計上,低碳知能及廢紙再生,下了很多功夫研究。
2021年《遠見雜誌》舉辦的企業社會責任CSR年度大調查,正隆紙業公司以四大亮點,榮獲「傳產業楷模獎」。
1.落實「資源全循環」實現年減碳排達997萬公噸
2.扶植超過全國90家「在地回收供應鏈轉型升級」
3.完成「廢紙容器全回收再生」提高廢紙循環再利用
4.引進「低碳智慧紙器包裝」,提升規模化智能生產
正隆紙業積極努力的由數位轉型提高產能及ESG績效,每年回收紙量超過172萬公噸,可減少約5,730座大安森林公園的砍伐破壞。輔佐廢紙回收商,推動源頭分類,減少50%的紙渣雜質,並將分離雜質適性轉化為綠能燃料。由於疫情影響,使用食品容器包裝用紙大幅提升,因此建立廢紙容器再生商模,以可以回收成為再生白紙漿的原料,不混入一般有色紙漿,再生成為卡紙、瓦楞紙及表面塗佈的美妝紙使用,減輕環境的負擔。在電力能源方面,除了投入風電、太陽能發電外,也致力於沼氣發電。在氣電共生之餘,也將燃料重油改為天然氣,減少碳排放。每日回收廢水量超過949百萬公升,達到96%的高標回收率。2020年造紙事業部用水量更比前一年減少了1.6%的佳績,此外,重視處理放流水以達到合乎規定的品質,及廠外附近河川的自然生態維護,透過認養河川、淨溪,盡力保留生物多樣性,正隆紙業公司對環境維護不遺餘力。

譽邦實業致力於形形色色包裝加工設備
譽邦實業公司成立於1992年,即將邁入三十年歷史,最重要為集中火力在研究開發,與日益吃重的包裝需求,現今不論食、衣、住、行、育樂,都少不了包裝,就像每天要使用的抽取式面紙,也有不少學問,尤其在薄膜抽取口的貼膠及割口方面;有的在高檔化妝品與小飾品上,會使用到印刷精美的透明塑膠片,在商品包裝成型時,一絲一毫都不能有刮花的痕跡在;體積大到電視機或冰箱等大尺寸的瓦楞紙箱,也都需要印刷後加工成型。
譽邦公司余輝燦總經理和同仁們長期投入無數心血,除了參與國內TIGAX台北國際印刷機材展,更到海外如德國Drupa杜賽道夫印刷展,北京印刷展、上海全印展、廣東印刷展、上海國際瓦楞展等參展。每一次的展出,為了因應現今市場需求,靈活的將機器製成各種成型糊貼包裝加工設備,也在四邊角做自動貼膠膜,機器介面採用觸控屏幕,做數位控制化調節,無經驗操作新手也能一次精準到位。於譽邦集團旗下的昆山裕邦機械有限公司,在中國領先群雄,以一家中型公司規模,全面開發超過五十種機械設備,如GM-650PC透明片膠合機,在每個動作環節、膠膜定位檢測,以及壓平乾燥固化,都要小心才能防止刮痕出現。
新一代PCL-1200自動卡紙裱紙機,與PCL-1400,兩者只在寬幅上有差,後者加大生產尺寸200到1,400mm,面紙厚度從180~800g/m2,底紙則是100~800g/m2,每分鐘最高速可達120m,最大裱材前後長1,000mm,外型極具機械美學,均勻貼合塗佈不溢膠,上下表裡紙精準定位,足夠長度壓紙皮帶使貼合膠裱完整,由於使用橡膠齒帶驅動,運轉輕快無噪音,無須加油潤滑。前吸後送式飛達、送紙、供給順暢不出錯,加上中控式尺寸調節變化快速又準確,若一次加壓不足,仍可再延長壓紙段,以因應較長的乾燥需求。 自動化高速裱紙機PFL 1450/1650在尺寸上分別是1,450×1,200mm和1,650×1,200mm,面卡紙120~500gsm,底卡紙250gsm~A、B浪瓦楞紙,智慧型記憶印程,一鍵式尺寸變化調節,每分達150m速度、裱合精度±1.5mm,有伺服器馬達做精準校正,左右平順不歪曲,裱合供膠以鋼輥間隙控制膠層不噴飛,下紙用真空皮帶吸附,並有過水輪供表面加濕,如果有必要一正一反翻面收集,可選配「自動翻轉收紙台」做交疊面平整收紙。譽邦實業公司後加工機不只是製造精良,而且選材方面更重視長久使用,並維持長時間高效生產品質。
欲知詳情,請洽譽邦實業有限公司 (03) 4770-110、http://www.paktek.com.tw

20年美國近三分之二廢紙回收
美國是紙張消耗的大國,在2018年每人平均紙張和紙板用量為214.6公斤(不包括從國外運來的產品包裝),在全球排名第五,而美國又是貨品進口國,因此加上從國外運來的產品包裝,美國可回收的廢紙量比例相當高,美國森林與造紙協會(AF&PA)表示,2009年以來,廢紙回收利用率已達到或超過63%,比1990年上升一倍。
AF&PA總裁兼首席執行官Heidi Brock表示:「COVID-19讓近三分之二的廢紙被回收再製成新的紙製品。」2020年美國消費的紙張回收率是65.7%,瓦楞紙(OCC)消費量高達2,280萬噸,回收率則達88.8%,而近三年的平均回收率是92.4%。紙張回收並再生廢紙漿,為環保及紙張生產使用帶來正向意義,近年來中國下達禁止固態廢棄物進口的禁令,使美國長年直接出口廢紙類等廢棄物到中國的模式受阻,後經多方努力下,改採在美國脫墨加工成廢紙漿後,回流至中國造紙,改變既有的回收程序。美國林業產值達3,000億美元(8.4兆台幣),受雇員工有95萬名,佔全美4%的GDP及5%雇用工人的產業比例。

 
  北京國際印刷技術展獨走「實體」展示—China Print 21系列報導
 
有時看來容易的事,在事事變化的「無常」下,難以預料。如德國Drupa 20原訂六月的印刷展,受疫情的擾亂之下,將展會延期至2021年的四月下旬,但後來還是只能以線上虛擬方式展出。2020年的TIGAX 20雖然延了好幾個月,在縮小規模之下,仍萬幸的可透過實體展演的形式如期展開,一解2020年疫情後半年的動能。
依規模來看,北京印刷展為目前世界前六大印刷展會之一,自1984年創辦以來,至今已展出九屆,2021年是第十屆的展出,以往本來應該在四月展出,也是因疫情而延至6月23~27日,於北京新展覽館實體盛大展出。雖然規模有縮小,無法達到預期的十六萬平方公尺,但展場仍有十一、十二萬平方公尺的規模,東、西面,皆有四個本體館,加上外搭東5號至8號的四個臨時館,若以東京IGAS 18印刷展之後,算是世界最大且最具影響力的印刷機材專業展覽會。比較遺憾的是,外國訪客因疫情管制緣故,恐不到5%能到北京參訪。另外,在中華印製大獎的頒獎典禮,海外朋友透過網路瀏覽觀賞,總感覺有些草率。
中國的紙張消費量居世界之冠,2020年仍有3%左右成長十分不容易,所以中國自身所形成的印刷品類,以及印刷機需求的消費市場,也吸引了約1,100家左右,以中國國內製造商為主的印刷、包裝機器、週邊材料及數位軟體應用服務廠家前去參展。在實體展示會之後,還開放可以利用線上雲端上網瀏覽觀看,有以色列、德國、法國、捷克、瑞士、義大利、英國、美國、日本、西班牙、馬來西亞、印度、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印尼、尼泊爾、泰國、菲律賓、等海外來賓相繼線上瀏覽。
參展商方面,有在中國設廠的海德堡印刷機公司以青浦廠生產新一代SP CX 104型,除了尺寸加大、速度也提升了!天津長榮的模切去廢機速度也提升到9,000/時,品檢機也對金、銀箔、立體光紋品質等,也有所因應現況。RMGT良明三菱的1050 Tandem Perfector八色單咬口雙面機,以特殊的傳輸連接面,將紙張從反面印刷單元,順利轉移到正面的印刷單元,而無需翻轉紙張。Koenig & Bauer科尼希鮑爾的新一代Rapida 105X與R-106X出爐,增加鷹眼品檢及數位控製科技技術,精省人力更有效率。富士軟片公司正式將富士全錄併入,且於2021年4月1日改名為「富士軟片資訊股份有限公司」後,此次是第一次在北京展出,以Fujifilm Jet Press 750S的高端噴墨機亮相,加上Superia ZX免沖版CTP版材做展示,搭載Print Control Layer技術實現顯影穩定性。小森公司則以K-Connect智慧化連線生產,以及新一代LITHRONE G/GX 40 advance更容易操作機型展出,相較於世界先進國家的張葉平版印刷機,仍在市場上有進步的發展;三十年來中國不論在上海、北京、江西都曾致力於張葉平印刷機研發,甚至併購日本印刷機工廠,直到近年因印刷機勝負除了在實體硬體性能的競爭外,也包含軟體與虛擬開發的趨勢,中國的研發及應用,不要說國際市場,連國內市場也守不住。倒是印刷品品檢裝置及印刷品與包裝飲品的檢測設備,在全世界國際上,中國這方面有亮麗的成績展現。……
 
  震旦月刊50年600期的精彩
 

台灣中小企業平均壽命不到13年,一百年前至今的美國上市公司,目前也只剩GE(General Electric Company)奇異公司(創立於1892年紐約)等一、兩家而已。震旦集團於1965年以辦公室自動化設備—打卡鐘起家,目前以辦公自動化設備系統、通訊、3D印表機為主要業務。1971年發行報刊式企業雜誌《震旦月刊》,一推出就是免費且50年不間斷,600期以來的努力和付出,相信多數的文章擲地有聲,絕對不是濫竽充數的全彩56頁而已。這本月刊也是筆者至今每個月仍持續閱讀,並以此借鑑的重要讀物,因為《震旦月刊》會精準傳達科技和經營現況、市場脈動及趨勢等資訊,而且針對許多時事狀況做分析探討,由於篇幅有限,所以編輯上多數言簡意賅,讀者容易掌握重點,如果說每一種立論都完全符合社會及台灣狀況,可能言之過甚,但至少多數的報導對時事現況及方向做很好的掌握,已屬難能可貴。
回顧五十年的光陰,《震旦月刊》羅列出五大跨時代科技發展的關鍵革命:
1971~1980年
因為個人電腦作業平台OS系統建立,周邊硬體設備與技術的提升,加速資料的存取,加上Windows視窗介面視覺化等,奠定了今天資訊科技的基礎操作,使網路科技與個人電腦走進數十億人的生活裡。
1981~1990年
微電腦、Apple、PC的相繼出現,硬、軟體也跟著多元開發。晶圓從原本各資訊公司自家生產,到委託專業、大量、精進且高效率的代工企業,台積電沿著摩爾定律的發展,甚至超越摩爾定律,成為從蘋果iPhone到汽車產業等需求廣泛的全球最大半導體製造商之一。而在印刷界有Apple電腦、Adobe的Photoshop、Illustrator編圖軟體,支援DTP桌上型出版系統,並取代CEPS小型多核心電腦組頁系統的發展。
1991~2000年
華為第一部C&C08交換機的自主研發,開啟無線通訊革命。而在CCD(Charge Coupled Device,電荷耦合元件)數位影像接收的技術,以線和面掃描取代1970年代PMT(PhotoMultiplier Tubes,光電倍增管),產生數位彩色影像擷取、解決彩色軟片要沖洗但無法即時傳輸的困難。另外,雷射科技則從CTF(Computer To Film)電腦輸出底片,到CTP(Computer To Plate)無底片化,由電腦直接製版的發展進程。……

 
  為200多年Koenig & Bauer仍意氣風發喝采
 

在二戰結束75年後,世界面臨社會及經濟發展最嚴重的打擊,受到名為「COVID-19新冠肺炎」疫癘的無聲侵襲之下,許多企業幾乎都有看不到明天的絕望感受。印刷業作為成長型行業,隨著世界景氣的榮枯而有所消長,因此在2020至2021年受全球疫情影響,除了極少數特例的印刷同業仍有成長之外,大多數印刷業者,尤其「文化類」與「商業印刷類」,在景氣改變、電子傳媒和數位通訊的主流趨勢下,呈現雙位數下降的現象也是意料中的事。
印刷設備製造廠中,已有200多年歷史的科尼希鮑爾集團(Koenig & Bauer),在一波波疫情颳起的強勁逆風中,儘管股票重挫剩下一半(約在15歐元上下),但在2021年的年中,又回到兩年前的水平,有些生產項目如輪轉印報機,因全世界只有Koenig & Bauer有出貨的業務,其他廠家如海利斯併入高斯後也未見起色。Koenig & Bauer在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卡爾斯.博爾扎-休尼曼(Claus Bolza-Schünemann)的獨到眼光,加上用人唯才的努力下,在逆風中仍保有設備研發的動能,十分不容易。
以下為Koenig & Bauer各項設備之新動態系列報導,依據七年前(2014年)Claus剛上任總裁不久,所推出的《KBA Report 第26期》的資料(K表示「科尼希Koenig」、B代表「鮑爾Bauer」,A則指「Albert-Frankenthal阿爾拔.法蘭肯泰爾」印刷公司,其在1990年成為Koenig & Bauer的全資子公司)顯示,2017年KBA公司慶祝成立200週年,將公司名稱恢復為Koenig & Bauer (1817年兩人合組印刷機製造廠時的合夥名稱)。Koenig & Bauer在初創時,沿續1776年瓦特發明蒸氣動力,把人力、獸力摒除,以強大數十匹馬力的動能帶動礦坑抽水、拉動煤炭車等重大勞力工作,同時也帶來工業旋轉時的生產動力。而Koenig當時是一位機械工程師,他發明了用硬木搭組成世界第一部動力(不是人力)的筒印刷機,連齒輪也是以木材組成圓盤,配上一格又一格的齒格作為驅動齒輪。1812年時期將這部木材製印刷機改造成鋼鐵製,速度每小時800張,相較於以人力每小時拉動、扳印的谷騰堡印刷機的240張印速,快了3.3倍。1814年Koenig & Bauer雙滾筒印報機,每小時印速達1,100張,使倫敦《泰唔士報(The Times)》,成為每天發行上萬份的報紙,邁向印報企業化之路。……

 
  台灣恆隆行黃啟鏞印刷貿易人生
 
台灣恆隆行創辦人黃啟鏞,用兩億多的資金,買下許多機器設備,從此開啟了漫漫長的印刷職涯。黃啟鏞的台灣恆隆行裡,印前設備有大日本網屏的連曬機、C431直接分色過網相機,和在1970年代比一部雙色機更值錢的「CNC數控式連曬機」,與四部平均要價約700~900萬元的英國Crosfield電子掃描分色機。電腦組頁系統Response 300 是直接向Scitex Vision賽天使的以色列分公司購入,而CTP(Computer to Plate,直接製版機)則向恆昶公司購買兩部網屏的Screen PRT 8600,不直接向大日本網屏購買的原因,是因為恆昶公司賣CTP版材與設備維修的服務,比較貼近用戶端。另外,選擇英國Crosfield是因為其更加耐用、數位控制功能更好,輸出的網點仍可小幅度修色。在1958年興台創辦人陳耿彬,向豐隆印刷材料公司(原為豐隆油墨)以15萬元買進秋山AOC-5型手擺菊半高速平印機,這部可變速平印機,一般速度每分鐘可印55~60張(比其他機型的40張快50%),更快可達80~90張,比一般機器快一倍。當時劉園董事長以3萬元的頭期款、每月一萬元的分期付款方式賣出,對剛遷廠、市區老工廠尚未售出而手頭吃緊的興台公司而言,相當有利。在1958~1965年間,購入一部對開手擺三鷲Mitsuwashi平印機,另一部二手濱田Hamada的自動平印機。1964年向協盛昌公司購買義大利OMCSA Aurelia 46機型A2尺寸極高速自動平印機。一段時間過後,為了汰換濱田B2對開機,陳耿彬創辦人向台灣恆隆行黃啟鏞創辦人購買他們剛代理不久的秋山Akiyama Super Ace 32型 的B2尺寸自動新型平印機,不過機器在1966年購入不久,陳耿彬創辦人就在1967年2月辭世。在往後三十年的歲月,筆者與黃啟鏞先生不只是商業往來,還有著很深的長者後進情誼。
黃啟鏞先生出生於台中清水,早年到台北市迪化街習商,這是台灣許多富商巨賈藏身與發祥起家之地。迪化街除了販售雜貨、中藥、南北進口貨商品之外,更是商業往來與地下金錢流通的重鎮。黃啟鏞前輩以前常說,在迪化街做生意買賣……
 
  中央書局的前身今生
 

作為一個印刷人,走在以前全是書店、出版社林立的台北市重慶南路上,這片貴寶地曾經是印刷業的廣大市場,而今重慶南路書店關的關,倒的倒,連教科書出版的台灣書店也消失了,要找幾家書店十不及一,雖然商務印書館仍健在,但不少三、四層樓的大型書店也經營不下去,看到這樣的景象,心中總有幾分惆悵,而且這並非少數案例,台灣各地書店發展皆然。
記得小時候1940年代末,台中當時最主要幹道的中正路口(今天的台灣大道),有一棟三層四分之一圓的洋式建築「中央書局」聳立,與家對門的顏文會營造公司,及巷口另一邊的鄭榮發紙器,都是台中市區難得可見的三層洋樓,若加上中正路在市府路及平等街之間,有一座五層樓高塔的台中市消防隊寮望塔,全台中市區四座三樓以上的建築,都集中在此。而這幾座有高度的建築物,筆者直到1949年進入小學之後,要買文具、彩筆,才有機會走訪中央書局,當時仍是木板的樓面,對小孩子來說是十分高大氣派的洋樓書店。而中央書局最方便之處在於,台中市所有書局裡,只有中央書局有販售參考書、教科書,如果不小心弄丟了書本,可以拎著零用金到中央書局買書,不必麻煩長輩向台灣書店或出版社訂購。另外,一些當時比較出名的《安徒生童話》、《伊索寓言》等出版品,因為高價買不起,所以利用空暇時間,進到書店內翻閱書架上的新書。我家老爺爺陳昌公每天都會在市府路上講故事,一把藤椅,一桶洗腳水,老人家於1894年出生,飽學詩書,記性也很好,當洗完腳移去木製水桶後,老爺爺問:「昨天說到什麼地方?」,一群自家堂兄弟、鄰居十來個孩子坐在小板凳上,異口同聲喊道:「盤絲洞」或「芭蕉扇」,老爺爺便可以無縫接軌講下去,如錄音帶撥放一般,除《西遊記》、《火燒紅蓮寺》、《李廣大鬧三門街》、《薛仁貴征東》、《三國誌》、《丘逢甲》,甚至連他自己寫的詩都記得。
筆者在1958年搬到南區,一住就是六十多年,期間中央書局由創辦人之一張煥珪的長子張耀錡經理經營,中央書局出版的書籍中,曾委由興台彩色公司承製鋅版,此外,也有承印過封面或彩色頁,供活版印刷書冊內頁使用。台中市因為1970年代後半,高速公路開通下,本來最繁華的中區因停車不便,又街道狹小土地昂貴,沒有大型商店,加上自由路、中正路口的綜合大樓,歷經兩次火災,生意便無以為繼,使繁華的舊市區迅速沒落。在不知不覺中,以前認知滿樓書香的中央書局,於1998年結束營業,淪為一樓販售安全帽、二樓開設舞蹈班的建築,甚至逐漸走向頹敗。在沉寂十多年,眼見快要被現代價值觀拆除這一座在台灣人民主運動時期,為如何向日本人請願實行議會自治台灣文化協會的研商聖地,化為飛揚塵土,消失於人們眼前之際……

 
  台灣烏龍茶十九世紀下半救世主不烏龍
 
柴米油鹽醬醋茶,開門七件事,茶在生活中排名第七位。茶葉在台灣貿易史中,於荷蘭治台時期,比起經濟作物糖、稻米,甚至是山上獵捕的鹿皮要遜色,因為是野生茶,品種和產量都不出色,因此並未受到重視。荷蘭人向泉州、廈門進口武夷、安溪茶葉,再出口到印尼、中南半島、印度等地。1862年後茶葉沉寂兩百年,因為VOC荷蘭東印度公司退出台灣,另一批利用工業1.0蒸汽動力鐵甲輪船,加上新一代火炮誕生成為歐洲的主要武力,1840年鴉片戰爭,震醒了大清帝國的黃梁大夢,簽署了《南京條約》。1658年英法聯軍更使清廷除了割地賠款之外,更加上五口通商,在台灣有台南安平及副港打狗(高雄)港、滬尾(淡水)港及副港雞籠(基隆)。在英國人殖民印度時,陰險的英國政客利用鴉片毒害中國人,其餘毒長達百年之久,許多人以為在日治之後,台灣鴉片吸食人口已盡絕,其實不然,日本治台後,建設一座中央研究所的製藥廠(總督府製藥所),生產的正是鴉片煙,提供給成癮且已向官方申請取得特許的鴉片吸食者購買。在當時1910年專賣收入高達400萬兩的金額,若以現代幣值來算,是每年200億元的收入,若有20萬人口吸食,每人每年要花現在幣值的十萬元。1860年台灣有250萬人口中,有近20萬人吸食鴉片,花費鴉片進口的總值竟佔台灣進口總值的60%~80%,因此當時台灣進口遠大於出口入超時代。
1866年,被譽為「臺灣烏龍茶之父」的約翰.杜德(John Dodd,1838-1907)從福建安溪引進烏龍茶種,並請來福建茶師,在台灣培製烏龍茶、包種茶,把台灣品種不佳的野生茶,經烘焙、揉茶等改良後,才使台灣生產的茶葉在國際市場大受歡迎。位於淡水河流域的大漢溪、基隆河、新店溪,乃至桃園地區都有種植茶葉,全盛時期更是約有30萬人口參與茶業的生產與加工。1862年滬尾開港以後,一直已未加工的粗茶出口,1868年茶葉出口值只有6.4萬兩,但到了1873年的出口值已超過35.3萬兩,增近6倍;蔗糖出口則達89.1萬兩,佔總出口值147.4萬兩的60.47%。到1876年經多年的努力,台灣進出口已達到平衡的狀態。1878年台灣茶葉已可自己精製,並向英國、美國和德國盤商出口,所以在加大產量下,又因提高價格下,出口值激增至150.2萬兩,增加了4.25倍,在出口值上佔53.89%居第一位,取代原本領先的蔗糖;另外樟腦出口在1868年為10萬兩,到1878年跌到8萬兩,1888年更只剩下2.4萬兩,直到後來樟腦產品在19世紀末,因為合成樹脂─賽璐珞(Celluliod)的發明,樟腦成為主要製膠片原料因而出口值急速攀升到72.7萬兩,其中霧峰林家因對抗法軍入侵有功,與政府准其樟腦專賣權,進一步進入番界開採。
1883年由於茶出口值上升到223.5萬兩,佔比為54.33%,比例上升不大,但產值上升了48.8%十分驚人,而且一個時期居第二位的蔗糖出口,更有62%大幅成長,佔出口值40.16%,這五年間……
 
  借《殷曆譜》 為帝辛商紂王的荒淫無道喊冤
 

孩提的時候,老爺爺陳昌公飽讀詩漢文詩書,雖有秀才之智,卻不及第沒考上中醫師,成了雜貨批發商老闆,但老人家講的故事比歷史課本還精彩,時常以較抽象及玄幻的《封神榜》為故事題材。商朝末期的亡國之戰—「牧野之戰」中,周武王乘商王大軍遠征東夷時,突襲商朝,周文王即位後將慘死的戰魂封為天上神祇,而自周武王時用來詆毀汙衊前朝,以商紂王(辛帝殷朝最後一任帝王,西元前1174年至1112年,共63年的王祚)被後世人說的一無是處,每天酒池肉林,荒淫殘殺臣民的昏君,而三千年來也極少人或文章為這商朝帝辛做平反。有幸看到董作賓院士的殷曆譜,由1928~1937年間,在河南安陽殷墟挖掘考古出土的甲骨文中,研究出帝辛在位63年,若真有如傳言所聞是位荒唐的統治者,恐怖出五年、十年早就被其他人推翻,而不可能在位超過被譽為「最賢能」的先祖武丁王(文治,戰績輝煌,四處征伐外患,其王后之一「婦好將軍」也曾率13,000名將士,征討北蠻之地,婦好早亡,武丁王為她在殷墟邊界建立地下墓園,其墓直到1976才被考古學家發掘找到。)的在位時間吧。在武丁時期的甲骨文契刻都用復刻刀刻畫,粗細收尾的筆法,考古學者董作賓院士也學會寫得一手武丁年代的卜辭上優美的甲骨文書法。而在20世紀初,世界多數的歷史學者只承認中國歷史從西元前1112年的周朝建立,殷商只列為傳說史,一如三皇五帝的黃帝、堯、舜年代。而中央研究院前身,即由傅斯年所領導的歷史語言研究所,將傳說的殷商王朝有400、500多年不等的歷史傳說,董作賓院士花了十年時間研究(包括在北京時期的研究),終於在1943年抗戰時期,在四川李家庄的廟會舞台後,借一盞油燈寫下十多萬字的《殷曆譜》,根據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卜辭,建立殷商年代學。西元前1384年(盤庚14年),殷王盤庚即位後,14年把王朝都城從商丘搬遷到殷墟(今河南安陽),一共273年王祚。
為什麼要寫這篇來為帝辛(周人稱之為紂王)及他的寵妃妲己平反呢?因為透過甲骨文,考古學者釐清殷人商王過去的歷史。三千年來帝辛的名譽,完全由新統治者周氏王朝加油添醋的汙衊,商朝亡國人民不是淪為奴僕、婢女,不然就成為「商人」。今天工商業發達,商人有其一定的社會地位,但在古時候,「士農工商」的排序之下,商屬於最低階的人群,只能帶著貨品一莊走過一莊的到處流浪。
在2021年5月9日的《自由時報》上,出現了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去年底推出的展覽「為己而來—被史家耽誤的女人」……

 
  比較電子成像VS噴墨數位列印的差異
 

一、背景
為什麼要談這一個同樣為無版成像印刷的方式呢?是因為越來越多的廠家,面臨要從多年使用的平版印刷方式轉型,尤其在印前完全數位化,甚至於連輸出底片都不要,由整個版面數位檔就能在印版上輸出,而且把平版印刷機的「任督二脈」也打破了!以前印刷機更換尺寸、印版都靠有經驗的技師,拿著扳手一邊鬆螺絲、並做調節,來上緊鎖版、定位等,今天只需要用數控伺服馬達,所以所有尺寸、厚薄的印刷調節,全在一指輸入下搞定。以往最令人傷腦筋的各色版、墨匣的墨鍵開度,也同樣交由印前1 bit Tiff印紋輸出檔,做每一個墨鍵區印紋百分比累計,再轉換成不同條件下的墨鍵開度,非常快速,且可以在一分半鐘內把上百計的墨鍵開度調節一次搞定完成,這一切在二十五年前仍是天方夜譚的事,但今天大家都把這樣CIP 3/4數位印前、印刷,甚至後加工的應用,視為理所當之事,生產效率也和昔日手工調節時代,在短版五百張以下印件,有5~10倍快速,儘管印刷機製造業界努力,在十多年前,IT數位列印界卻給了一個「Too Much Digital Workflow」太多數位流程工作不好的評語,也許40吋大印刷機,每分鐘印300張又是雙面,用數位印刷的生產術語,每分鐘有4,800張A4印刷能力,而不是100張、120張A4的列印能力,因此長版5,000~10,000張相同印紋的印刷,平版印刷機準備工作麻煩歸麻煩,但只要校版、校色後,即可大尺寸高效率生產。直到這兩、三年才有捲對捲高速噴墨機追了上來,其他不只瞠乎其後,有的更是走入死胡同,如捲對捲高速電子成像的Océ、Xerox列印機,已經不少從市場下架,唯一仍在市場上的是Xeikon系列捲對捲列印機,另外電子成像使用液態電子墨的HP indigo,在品質上更為精進,仍是市場上的異數。而噴墨列印不論在大小尺寸、列印品質、使用範圍上,已確立起它的未來王者地位,只是到底要買什麼樣的噴墨設備,做什麼樣的生產項目,並找到什麼樣的出路與利基市場,在性價比考量上,至今仍非常不容易看準,以及做好營運的挑戰。所以本文只在數位列印發展技術發展性、投資金額、成本、尺寸及生產效益方面做個比較。

二、電子成像技術限制及噴墨科技長足發展
電子成像科技自1937年發明以來,一直是Xerox公司的看家本事,用於OA辦公室自動化,更是從影印機走向數位綜合列印機,由黑白粗如沙粒的「碳粉」,發展到今天使用「微米級」只有5微米的樹脂包覆色粉,很容易加溫熔解,再固化形成熔融狀的有色印紋,但是電子成像有其工藝上的極限,今天技術色粉雖可以做到1微米左右的粒子,但是一旦在工作場所逸散飛出,基於PM2.5對人體會有非常嚴重的吸入性肺泡及血液流動危害人體的問題,因此目前除了HP Indigo使用液態電子墨有平印的網點結構之外,其他公司也想仿製Indigo的專利技術,卻不能成功。電子成像若以雷射成像,幾十年來寬幅都侷限在320mm,再大了中心部及邊上的曝光將不均勻,除非有HP科技,以長軸距把雷射加強變成Indigo 10000系列,可因應750mm用紙、736mm的成像範圍,但仍有潛在缺陷未克服。電子成像不以雷射成像,改用LED光1200dpi高解析陣列成像,屬Xeikon最成功,也是320mm及500mm兩種規格,日本KIP及Océ就有900mm LED成像,但解析度在600dpi,一般可用……

 
  無人化的IoT物聯網及AI人工智慧核心構成
 
在談論「無人化」的時候,就會先提到感知系統,如人類的眼、耳、鼻、嗅覺、味覺、觸覺等,藉由神經系統傳達到腦部,腦部經由判斷感覺,並採取行動,或不經大腦,而是在腦幹快速反應下,直接傳達反射指令,像遇到蚊子、異物飛近時,腦幹就直接指令運動神經將眼皮眨下,以避免眼球受到傷害。而有些經驗需要靠後天學習,才會有記憶及反應。舉例來說,一個小孩,看到燭火在閃爍,好奇伸手試圖捉住火苗,此時馬上感受到火燙人的熱度,雖當下會立刻縮手,但或許燙傷已造成,經由這次經驗,他習得火光的熱度會燙傷、不能摸的記憶,於是,未來當視覺感知火光,在腦部處理影像後,就有了勿近、避開的指令動作,形成人的感知、處理及指令三個步驟。再舉一例,一位駕駛在十字路口處,看到八角形紅底白字的「STOP」標誌,便知道要在這個路口停下,確認來車後才能通行。當走在支線,前方是主幹道卻無紅綠燈的情況下時,主幹道有優先通過權,但若兩條交會道路同樣是支線,則兩邊都擺放STOP標誌時,就以路口先到先行的規則運行。這種具判斷路口情況以因應處理方式的智慧學習,近年來也放入人工智慧裡。不過也會遇到交通規則不同的狀況,像台灣、美國是左駄車靠右行駛,而日本、澳洲則是右駄車靠左,若腦中資訊不正確,則當沒有號誌過馬路時,便容易因為個人習慣而看錯左右邊的優先順序。
相信在未來,會有更多無人化自動操作的工作。最早有印刷品裝訂成箱,但堆疊在運輸棧板上,除了機器手臂需得從最底層將箱子往上堆,考量到堆高後易不穩傾倒,所以箱子放置的方向需以「交丁」方式來交錯堆疊,產生摩擦力,這也是人工智慧需處理的細節。
在印刷機無人化中,十分機械性的量測及處理十字規線的「版位校正」,和移動各色印版至精準定位的工作內容,可交由初淺的人工智慧就可以達成。印刷機的技術人員,在每套印版起印時,有兩大方向要確認,一是印紋的完整性,檢視有無缺圖、缺字或髒點發生。二是色彩的濃度判斷。印刷技師在看打樣時,也許是精準的色樣,也許只是一張色彩粗糙的放大樣,都可以作為辨識印紋的參考。Koenig & Bauer的Rapida 106新一代平印機,在線上有8,000×8,000dpi的CMOS相機,一共16,000個畫素的掃描成像,把1,060mm寬幅做高度解析,達到每1mm有15畫素,也就是0.067mm單位的高度解析影像,取代人眼看打樣稿的影像辨識作業,但如何在無人化的情況下,辨認印刷品內容的正確性?若有存入之前印刷時所掃描的印紋檔,只要在不改版的前提下,再版就十分方便,可以將印出印紋掃描檔,並自動做畫素類比,確認有無多出來或缺失的部分,當確認無誤時,再依色彩濃度達標與否去印刷。人工智慧印紋的基礎檔,是由CIP(Computer Integration for Printing電腦整合的印刷生產方式)的四色RIP(Raster Image Processor,影像光柵處理器)解釋後……
 
  寫研、森澤闊別百年再度合作開發字體
 

1924年日本在漢字排版出現了全新的科技—「写真植字機(照相打字機)」,由森澤公司創辦人「森澤信夫」和寫研公司創辦人「石井茂吉」共同合作研發並取得專利。大阪的機械工程師森澤信夫(1901~2000年),在1923年進入星製藥(東京品川區一家大製藥公司)工作,為了印製宣傳用的印刷品,公司從國外購入一部德國重工業巨頭MAN公司(邁因漢市)所生產的高速輪轉機,當時對印刷相關知識毫無頭緒的森澤信夫,到朝日新聞社學習輪轉機的知識和使用方法,才回到公司將輪轉機組裝完成,進而被任命為印刷部主管。傳統活版印刷機是每小時印製1,000張左右的小尺寸效率,然而MAN輪轉凸版印刷機可一次雙面印刷,是20部活版印刷機的生產力。同年,森澤信夫發現歐洲的「照相排版」技術,始終無法研究出可以投入實際印刷排版生產的機器,在於歐文字母的寬度與字符有比例上的差異,如"I"的字間窄、"W"和"M"則是寬的,必須依字母寬幅去調節字體間距,但日本漢文因為是方塊字,字間可以保有相同間距,意識到這點差異後,森澤信夫與同公司的字體設計師石井茂吉(1887~1963年)聯手合作,在1924年申請「邦文写真植字機」的專利,並在隔年(1925年)發表第一號試作機,倆人共同辭去星製藥工作,於1926年在東京設立「写真植字機研究所」(後於1972年更名為「写研株式會社」),從事和文漢字設計與照相打字機的工作。對於長年使用鉛字排版的用戶而言,「照相排版機」的發明,既無須再鑄字、檢字、整理數以噸計的鉛字架等繁瑣工序,且照相打字的字體多元性與美觀的排版等優點,帶動印刷業界一股新氣象。1933年兩人因理念不同拆夥,森澤信夫離開写真植字機研究所,回到大阪開設「写真植字機製作株式会社」(後更名「森澤株式会社」),經營照相排版機製作等相關業務……

 
  突破困難挑戰不停歇,奮鬥代工業成功之道
 
2020年台灣經濟成長率3.11%,居世界之冠,三十年來第一次打破領先中國的紀錄,相信多數印刷產業者在「苦哈哈」的艱鉅環境裡,渡過疫情下驚恐的一年。幸好天佑台灣,疫情趨緩讓台灣人民、社會的生活與生產大致維持正常運作,儘管人們得透過長期配戴口罩來防疫,但至少在交通、一般市面上的相關運作,沒有全部停擺。相形之下,比我們先進的日本,下班後免不了需要在居酒屋聚一聚,幾杯黃湯下肚,帶點微醺回家,才能除去一日辛勞的習慣,造成都會區內,一方面要顧疫情,另一方面也要顧及生活情境,結果大半年下來兩邊都不討好,而且從每天數十人染疫的案例,衝到數百人以上,死亡人數也持續累積。
台灣人的守法、守紀,從忙碌的台北街頭便可看出,即使疫情爆發經年,室內嚴法規定自然不用多說,但室外在沒有任何指令下,仍全員配戴口罩,有了保護機制意識,使疫情持續受到嚴密控制,民生及生產類事業幾乎沒有一家停工。就像2020年約六、七月份,有一位台積電辦公人員染疫,台積電幾乎傾公司全力去阻止疫情的感染與擴大,否則生產線一旦停止了,那一種影響決非可以等閒視之。
人活在世上要做一件事,大多得事先規劃及安排、執行,這當中有非常多的困難與問題要處理,更遑論企業規模大到如每年營運上兆、數兆的台積電、鴻達電、富士康……等,三十年全力以赴的努力,走過多少困難,接受多少的挑戰,尤其在變化莫測的國際市場,受制於國際貿易法規禁令下,如何去因應、突破在太平洋兩岸的兩大國傾軋交替的局勢。有一句話:「兩大之間難為小」,中國要晶片也要技術,但台灣政府、美國政府都想介入,那麼設廠於南京台積電就算貼近市場,卻得思考如何讓美國同意生產,最早的規定,是晶片的產製若超過24%以上的美國科技,則須通報美國才能出口到中國,後來變成全部都要聽令於美國的決議才能出口;另一方面,在美國設廠絕非虛晃一招,將於美國亞利桑那州建蓋比台積電南科廠大2倍,預計共6座的12吋晶圓廠,耗資近一兆台幣的支出。本刊雖不是電子和半導體相關的雜誌,如果從60多年前電子和半導體機體電路生產,100%由印刷科技去支援……
 
  50英鎊加入塑膠貨幣行列
 
如果把50英鎊的鈔票由紙質改成塑膠,印刷業者會關心怎麼印製與乾燥等相關製程,以目前發展的技術而言,不會再用溶劑墨去印刷,而是改用UV油墨印製,在透明的塑膠片上,大部分印上白墨遮蔽印量,創造出兩面不相干擾的圖案設計,另外,也會留有一扇雙面透明窗子,使正反面可以透視,至於透明窗上必定加入一些印刷、加溫融化塑膠片,形成精緻的防偽標記,若有雙面防偽干涉七彩燙箔,也是不錯的點子。
英國是於澳洲、紐西蘭、羅馬尼亞、加拿大、汶萊、馬爾地夫、巴布亞內幾內亞之後,又一大國加入塑膠貨幣的行列。但在意義上截然不同,因為英國在加入歐盟後,並未與歐陸國家同步改為歐元使用,而是保有自主的英鎊紙鈔與計算單位,因此在英國尚未脫歐前,使用歐元購物是可行的,只是不如英鎊方便,必須換算成英鎊再扣除貨價,以英鎊小額紙鈔或銅板找零,並非雙體系進行。英鎊的使用由2009年的60%,到2019年剩下30%,預估再過十年可能會不足10%,改以大量使用電子支付方式,然而英鎊紙鈔的發行量卻反而逆勢持續增加。
提到英鎊紙鈔,不得不提英國De La Rue德拉魯印刷公司,這家成立於1813年,專門印製紙鈔與防偽印刷的高端處理技術,不只英國,也提供超過150個國家銀行委託印製業務,站全世界紙鈔發行量的35%左右。2020年De La Rue設計了26款新鈔,並在防偽上除了使用SAFEGUARD®聚合膠片,KINETIC STARCHROME®的干涉波紋理技術,也讓鈔面產生視覺變化,增加防偽燙箔特色。蘇格蘭緊跟著英格蘭銀行的步伐,也推出新版50英鎊紙鈔,有了De La Rue公司百年防偽紙鈔設計與製作經驗,使其更俱美觀、防偽功能,耐用性提高2.5~4倍之多。……
 
  漫談疫情下的東京奧運會視覺傳播圖像
 
每四年一次的奧林匹克夏季運動會,原本預定在公元2020年7月23日在日本東京舉行,因新冠肺炎(COVID-19)爆發,病毒襲捲全球,日本也慘遭肆虐,日本政府決定延後一年舉行。一年過後,全球疫情依然嚴峻,奧運會停辦或續辦兩難,只是來到2021年夏季,因多數國家的疫苗接種率逐漸普及,加上防疫措施更加完備,日本政府克服萬難,堅持舉辦。這一屆(第32屆)仍命名為2020東京奧運會終於在2021年7月23日開幕,為期17天,至8月8日閉幕,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沒有觀眾、沒有掌聲的奧運會。
國際大型賽事,選手的比賽是主軸,但相關的配套也不能忽視,其中視覺傳播圖像是非常重要的項目之一。奧運會上,舉凡大會會徽、運動圖標、聖火火炬、聖火台、獎牌、吉祥物、門票等等,加上比賽場館、周圍環境形象,皆須有完備的圖像設計,方能在國際媒體上完美展現。
本文就以本屆東京奧運會上所能見到的視覺傳播圖像逐一做介紹。

一、大會會徽
在2020東京奧運會官網(https://olympics.com/tokyo-2020/zh)上有很多本屆奧運會的基本介紹,大會會徽就是其中之一。這次東京奧運會所獲選的會徽(圖1)是由日本藝術家野老朝雄設計,他用三種不同形狀的四角形將之組合在一起,代表不同國家的文化和思維,用以表現多樣性的融合。組合後的圖像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方格圖紋,而這方格圖紋在日本江戶時代(1603-1869)被稱為「市松模樣」,普遍為日本國民知悉。會徽的顏色採用日本傳統靛藍色,美觀、雅緻。如此「多樣性與調和感」的設計,傳達了奧運會與殘障奧運會所推崇促進世界連結的理念。
奧運會官網也同時介紹了遴選大會會徽過程,係從眾多的設計作品中,選出A、B、C、D四組入圍,經專家評選後,最終以A.《表現「多樣性融合」的方格圖紋》脫穎而出。其他三組分別是:B.《連結之圈,擴大的和諧》(久野梢設計)(圖2),C.《超越之人》(后藤崇亞貴設計)(圖3),D.《愉快的笑顏,鮮花綻放》(藤井智惠設計)(圖4)。
在會徽的徵選過程中,事實上還曾出現一個很難堪的抄襲事件,風波持續有數月之久,讓日本奧委員盡失顏面,日本人也引以為恥,奧委會最終取消了該得獎作品,重新徵選。
以下是事件原委,早在2015年東京奧委會即開始徵選會徽,當年7月24日公佈獲選奧運會標誌後,立即遭到法國戴比設計公司(Studio Debie)公開質疑抄襲該公司為比利時列日劇院(Théâtre de Liège),所設計的標誌(圖5),兩相對照,全球譁然。雖然日本設計師佐野研二發誓沒有剽竊或抄襲,但東京奧委會為了不傷害東奧形象,最終於當年9月1日公告決定停用該Logo,另辦徵選。重新選出的新會徽,也就是野老朝雄所設計的《組市松紋》,於2016年4月25日公告定案。……
 
  從日本企業研發風力發電產業,延伸探討印刷業的經營思維
 
未來綠能科技上,太陽能及風力發電被視為兩大主軸。在風力發電上,離岸風力發電比陸地穩定,但適當的開發場所較難覓得,不僅得考量到環境生態面,海上風力發電機具還得面臨海水、海風鹽分的侵擾,在實際操作面上,仍有不少需解決的問題。一些在材料長年發展備有優勢的日本企業,似乎對於機材方面能提供有效的解方,例如:

1. 一片風力發電扇葉,有的直徑長達100米以上,以碳纖維、玻璃纖維、夾芯等多種材料複合而成。日本Toray東麗化工公司,在碳纖維、玻璃纖維製造上,有長年的經驗,提供良好的碳纖維材料,不但比鋼鐵輕,又比鋼鐵強韌許多,且用途廣泛,從風力發電到汽車車體、航太工業的飛機機體、太空載具等,都用到東麗的碳纖材料來成型。(Toray也是無水平版印刷版材製造廠家)Toray在世界碳纖材料生產上,市占率高達60%。

2. JFE鋼鐵企業,研發出耐海水侵蝕特殊材質,厚達120mm的特殊海上風力發電支持柱體,這個必須用巨大設備冷軋成柱桶狀,再一一焊接成高塔柱體的結構,具備得以支撐五、六十年並挺過各大小風暴、地震等狀況的特性,日本岡山縣倉敷市的JFE鋼鐵企業,因為擁有特殊耐蝕鋼材生產的尖端工廠,迎接產業爆發性的成長,來自各地的訂單接踵而來。

3. 日本精工NSK會社,創立於1916年日本東京都,擁有百年以上的軸承製造歷史,以生產各種機械及汽車軸承著名。如現代化的滾珠螺桿、數位控制的元件、航空等各項控制設備,也有開發汽車的自動變速箱系統、轉向機系統等產品。而在風力發電上,也是NSK擅長的製造領域之一,外徑2米以上的超大軸承,耐用性高出其他廠牌的七倍之多,是十分驚人的進步。NSK除了是世界第三大軸承製造廠,……
 
  幾種商業模式的思考
 
早上去買了些水果,當天剛開張沒多久的老闆,秤了一個鳳梨,加上一些水果後一共270元,老闆說:「算250元就好了!因為你是我今天開市的第一位客人!」讓我聽了倍感窩心,因為我不找別的水果攤就是因為與他們有「交關情(做生意的情份)」在。
一早老闆為了使水果看來鮮美有精神,在水果上灑了不少水,拿去秤磅時自然會多個1、2元,不過有一次在市場上挑買了一隻帝王蟹,一秤六千多元,眼看老闆一手捉著大蟹放在空托盤上,磅秤確實是已歸零,但蟹上渾身是水,於是我等一分鐘後,請老闆把托盤上的水倒掉後再秤一次,一下子差了兩百五十元,我認為我有買蟹不買水的權利,並不認同被當「凱子」的交易方法,店家有障眼法也不要戳破,雙方點到為止、不傷和氣,我們可從這店家與前述的水果商看出兩者的商法方向恰好不同。在商場上,有些做法可供參考:
貴賣不如低買,兩者同樣可創造利潤,但市場及獲利而言是迥然不同的,貴賣5%~10%,買家也不是蠢蛋,貨比三家不吃虧,尤其在網路時代,不出門上網一查,找到同款商品又較便宜的,何必多花錢買貴呢?反之低買5%~10%若成本50%是進貨價,那麼至少有2.5%~5%利潤增長,若用2.5%~5%作為議價空間,更具吸引力。至於供應商為什麼會願意降低5%~10%,為的是要讓你付錢爽快、不拖泥帶水,買貨交期也相較有彈性,不會一天要跑好幾趟,擔心每次沒庫存才急急如律令去交貨。如果你是「指標」工廠,那麼其他用戶一聽到你也是這家廠商的客戶之一,便會對其產品較有信心,倘若你琵琶別抱也會對廠商有影響,所以作為看板廠家,也被供應商所注重,寧可少賺一點也想要維持交易關係。
印刷業而言,大合版印刷廠在大量、有計畫、用現金買,且擁有自己的倉儲系統,叫一年貨的CTP版、紙張前,需先議價,而代理商跟原廠喊的價,要比自己進價低,一年分季交貨,印刷廠開L/C出去是現金,少個5%不算多,不用代理商庫存送貨,只有把生意到手,一年一百多萬張CTP版,好幾萬令紙,紙廠有空檔才生產抄紙,利潤再薄也要承攬下來,一年有多少墊底的大生意,與市販開三個月票、零星送貨,有時零頭紙也成庫存,佔倉庫賣不出去,所以一手來馬上一手出去,賺個蠅頭小利也好過沒錢賺,比一般廠家70%進貨,其他庫存、運送及呆貨安穩,所以低價也會去做。
近悅遠來,人的腳痕有養份,聽起來都是口號,在七、八歲才上小學,大我49歲的老爺爺,教會我一門顧客心理學,他經營一家不算小的雜貨店,他說當看到客人一進門,屁股就不能黏在椅子上,要馬上站起來笑臉迎接,詢問客人要買什麼,最好能回答客人同類產品有什麼特色,不要替客人出主意、下結論,要讓掏口袋錢的人做主,讓他們有「賺到」的感覺……
 
  旅遊與旅遊書冊一定要有「梗」
 
提到「米其林」三個字,相信大多數人一定會想到經典紅皮,書封寫著"GUIDE MICHELIN(米其林指南)"的美食與旅遊指南,這不僅是部旅遊用書,更是老饕們的最愛。《米其林指南》誕生於1900年巴黎萬國博覽會,由法國知名輪胎製造商「米其林公司」出版。當時法國汽車銷售總數不及三千輛,米其林創辦人試圖推動汽車旅遊以支持其輪胎事業,鼓勵消費者購車旅遊,或讓有車的人到更遠的地方旅行,以換取更多業務機會,製作「紅皮米其林指南」,後續又加入了餐飲、住宿等推薦名單,並集結成冊,除了紅皮的食宿指南,另外也有綠色封面的旅遊規劃行程指南。
有的旅遊書如札記般,還附上手繪插圖,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簡稱LV)從1998年開始發行的《City Guide旅遊指南》,主要以影像為主軸,每年都會推出不同主題與旅遊景點,具有獨特見解分享各地城市的旅遊資訊。旅遊相關書冊出版相當多元,如一些旅者所說的,這一類內容充實的書,可以在家臥遊,或實際到達景點,也可按圖索驥,不僅能作為指引,而且更像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資深導遊在身邊,仔細的導覽。文字的描述和口述的語言,兩者之間不一定有執高、執低的差別,但言語往往會消失在空氣中,而旅遊手札相信會回到書架上,等待他日與讀者再度相會,再次體會與回味那段美好的旅程。
在2001年,有位朋友請我到上海黃浦江畔著名酒店—「和平飯店」用餐,這一幢九層的大樓於1929年落成,建築外觀上頭戴有一頂綠帽子,當時一桌六、七個人,在七樓轉角、凸出三面窗的包廂內,其實當時晚餐吃了什麼我早就忘了,但至今仍對當時映入眼簾的風景印象深刻。幾乎高朋滿座的飯店,窗外西邊曲水而來的黃浦江,又繞過陸家嘴上一幢幢大樓向東而去……
 
  空拍擴大了影像的視野
 
人類自遠古即想要擁有飛鳥一樣高空飛行的能力,除了可以快速移動外,由高空鳥瞰大地的視野,更是長久以來人類的渴望,因此在西元前六世紀就有巴比倫空中花園的出現,於制高點俯視大地的君臨感。
人類第一次在高空拍照並非二十世紀初在飛機上拍攝的,而是在十九世紀從熱氣球上用相機拍攝的,在當時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因為初期濕板底片在乾涸前十來分鐘就要拍好,但熱氣球也須有準備升空的過程。20世紀已經發明了飛機、有了乾板(玻璃板可久存感光性感材)。1923年台灣已進入日治快三十年,當時大正天皇的嫡長子裕仁皇太子,以攝政王的身分來台灣視察,在一處日本軍方的基地,用單翼飛機拍攝整個軍營的空照圖,相信這是台灣極早期的空拍相片。在1943年由南太平洋起飛的偵察機,對台灣各大都市、軍事、港埠、工業及交通設施,做高精度空拍,新竹機場也都進入美軍航測的拍攝相片裡。他們在航空母艦上有全套的相片沖洗,到輕型平版製版印刷機等設備,若以今天一部彩雷就可以輸出很好雷射列印航測相片,在當時則是用鋅版塗佈感光液平版印刷。然而,海上的溼度非常高,與美國大陸型乾燥氣候完全不同,由於鋅版會產生鋅氧化物鏽斑,所以在航空母艦上用已磨好鋅版後,一旦在使用前或製作中,產生氧化作用,其印紋的吸墨性與非印紋的吸水性效果都不佳。因此美國海軍部求助於當時的ATF美國印刷科技學會專家(ATF後改成GATF,Graphic Arts Technical Foundation)Dr. Bruno白魯諾博士,他是平版印刷手冊的編纂人,白魯諾博士研發一種硝酸加重鉻酸銨的溶液,在美國磨好版後加工處理版面,如此一來,鋅版面附著一層黃黃的重鉻酸鹽層,版材也不再氧化,而且印刷時受水性比沒處理的鋅材表面還要好,這種被稱為「PostCronac」的藥液,在防氧化的處理方式起了作用,也讓印刷作業在航艦上得以順利印製數百張美軍艦載機出發前作為攻擊目標點的依據。
1942年興台創辦人陳耿彬,當時在台中市民權路及自由路口的「台灣新聞社」擔任攝影記者,報社內的寫真部(攝影部)以鋅凸版印製相片,從外部新聞現場拍攝回來的畫面,沖洗成相片,再製成65或70線的鋅凸版,先打成紙型……

 

 
 

社論

動態點滴

展覽報導

特別報導

廠商園地

人物側寫

歷史回顧

歷史回顧

典故

專業剖析

熱門話題

產業動態

時事議題

時事議題

網路資訊

經營對話

經營對話

心得分享

心得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