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購單來電即mail,電話:(04)2287-6387#1939 Ms.Doreen
 

 
  梳理印刷工序生產職能,才能御繁為簡
 
近年來印刷由文化商業,轉往包裝印刷發展,乃是不爭的事實。但包裝印刷在生產要求上,恐怕比文化商業印刷更為繁複龐雜。文化印刷大多以四色為主,而包裝印刷除了在尺寸、紙的種類厚薄,乃至於特別色的要求外,印刷前的加工如冷燙、預塗,印刷後的上光等離線加工程序,都要比文化印刷來的嚴謹許多。近年來投入印刷機房的新同仁很少,能培育成才的人更少,今天印刷若僅靠老師傅一雙眼睛來檢視、判斷後再做調校,已不符合資通訊、人工智慧發達的新世代,透過印刷機操作與印刷成品得以輕鬆判定,讓工作有頭緒、生產有數據,更可借光電儀控設備進行色彩印紋與內容品質上,輕鬆又精準的監管。
印刷機操作者,必須承擔的職責,不只印刷生產時色彩、品質瑕疵的管控而已,在生產之前建立工單、指令、特別需求的審視及執行也至關重要,如有特別色、印刷色的前後順序(其疊印出的效果會大有不同,因為墨色被疊者,會偏向後印色。又例如銀色印黑字不用鏤空,白紙印黑字再疊銀色底,銀底字正常大小,但黑字要漲邊才不致套偏位邊上鏤空)等,雖工務要先做好安排,但印刷操作者一如捕手要能接住暴投的球,才免失分。很多事情並沒有完全的對錯,而是上下工序能準確配合才不致產生失誤,壞了大事,因此如何制定設備的操控、印刷、紙張、油墨及其他耗材的規範,每項環節都缺一不可。例如一批案件,客戶訂的Lab值中,L值要在85白度,但來的紙只有84白度,結果在印完加工後交件時,發現與預期產生落差而遭全數退貨,這是我們該盡量避免的失誤。又紙張輪轉印刷,平常只換邊規,以垂直咬口軸翻面輪轉,但若換成平行咬口時軸線輪轉,務必在溝通時清楚告知換咬口輪轉,否則容易前功盡廢。一如今天的便利商店、速食餐飲店,已有相當完整的工作程序,才可能御繁為簡,做好生產的掌控。
電腦人工智慧的普及化應用,包括機器人接受指令、動作,以及自我的診斷功能,如判斷印刷油墨顏色濃度高於0.2、0.3,或太低0.2、0.3時,進而調節墨鍵指令,那麼在AI人工智慧學習下,這種油墨在這部印刷機上,形成循環控制,自我學習的人工智慧,自然會比人的指令更快速精準。如一部六色B1機器,近200個墨鍵,印刷機操作者無暇做每二十張、五十張調控及印紋品管反應,就可交由儀器監視量測,再做反應或紀錄,大幅增加色彩及品質的安定性。
 
  令人激賞的東奧環保設計
 
古人說:「好事多磨」,日本於1936年申奧後成功,卻因爆發侵華戰爭及第二次世界大戰而放棄舉辦,30年後日本在工業與人文方面高度發展,全民總動員之下成功舉辦了1964的東京奧運會,日本不只贏得了面子、更開發出觀光、建設的裡子,振奮人心。
時隔56年,2020年東京市(其他地方如北海道、福島等地也分擔一些項目)再度取得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資格,國家力量與經濟繁榮程度不可同日而語,但籌措世界級賽事的工程相當浩大,無論是整治85,000名觀眾的大型會場,還是原有比賽標準用地都要進行翻修,甚至新建了多座場館、大樓,但最終的開、閉幕與比賽,成了史上第一次的無觀眾奧運。2020年COVID-19病毒借人類高度聚集、交通工具高速傳播下,掀起了一場比世界大戰還要可怕的疫情之災,即使已過了一年,死亡人數仍持續攀升累積。2020年2月3日,東京港駛入一艘載了乘客連同服務人員共計3,711名的鑽石公主號,當時確診染疫人數為712名,最終14人死亡,之後在日本境內爆發一波又一波的疫情,至三月底四月初,預計於7月舉辦的2020年東奧會,最終宣布延期一年。到了2021年7月,即使疫情仍然嚴峻,但奧委會還是堅持舉辦,無觀眾的型態,導致幾百億日圓的門票收入全無。東奧採嚴格的防疫措施管理,如處於巨型泡泡內,在九萬多名選手和相關工作人員,僅400多人確診,然而日本國內疫情卻在這段期間急速升高,每日新增確診數暴增三倍之多,衝破一、兩萬人。
日本經濟在第二季時,由負轉正1.2%,政府卻沒有任何喜悅之情,因為嚴峻的疫情依舊影響日本國民與企業,形成莫大壓力。但若把2020東奧批評的一無是處,也是不公允的,因為東奧主辦單位在環保科技層面上花費許多心思,如大會的聖火,不再使用石油化學燃料,而是改用氫氣,在燃燒之後,只會產生水蒸氣;賽後的選手村可改為「氫能社區」,全面配置氫氣基礎設施,為世界第一個使用氫能社會;而選手村內使用的床,是利用瓦楞紙板製成,可承受200公斤的重力,等賽後可將床板回收再生工業紙板與瓦楞紙等;提供選手往返各個賽場與選手村之間的交通運輸方面,使用的是電動小巴士,不僅具自動駕駛技術,還能減少碳排空汙的問題,這也是日本汽車大國在轉型減碳上相當重要的一步;奧運會場上,選手最盼望能獲勝取得獎牌,這5000多面獎牌的材料並非來自礦山,而是百分之百向公眾回收取自廢棄的3C通訊產品,耗時兩年的時間共收集78,895噸的電子設備,透過日本專門的回收業者,利用特殊的粉碎技術與分離科技,取出32公斤的黃金、3,500公斤的銀與2,200公斤的銅,製成金、銀、銅獎牌,充分利用再生科技。

防疫相關的包裝、印刷品大幅增加
你有沒有想過,數以十億劑的疫苗,印刷界如果要分一杯羹的話,光是印製盛裝疫苗的小紙盒,就有接不完的訂單。因為不只表面需要印刷,或許盒內也有需要印製的部分,一次幾百萬盒,若沒有雙面機,則先印一面後再翻堆印另一面,耗費的工程不小,需要一番功夫。
在小小一張瓶裝標籤與紙盒印刷,看似沒什麼大學問,但要在冷鏈倉儲、運輸中,抵禦零下25℃或甚至70℃的低溫,這不單只是油墨耐候性的問題,更包括自黏膠可否長時間耐高低溫,也許需要3~5個月的時間,都不能脫落生變。記得之前華航飛機後方尾舵上的梅花標誌,是在材料廠認可足以耐高低溫和超過一千公里的風速後貼上,沒想到從地面40~50℃的烈日,在不到半小時達到1.2萬公尺高度、零下40℃低溫的環境驟變,經飛往美國的距離五、六趟下來,梅花貼紙幾乎面目全非。廠商賠了六百多萬元重新噴列貼附,幸好這只是面子問題,無關乎人命安全,但若是疫苗的標籤掉了,後果可是非同小可。另外,健保卡上一張標示「打過疫苗」的小小貼紙,也是因應疫情而生,成千上萬張的市場需求。
口罩包裝盒與口罩表面的彩色噴列,也是一門生意。Indigo和不少合版印刷公司從中獲利不少,但其印工賺得收入並不多,反而是後加工模切與糊盒機的利潤較高。每令紙模切下的廢紙邊有40公斤上下,相較印刷費賺的份額,不會比較少;至於注射針筒上的刻度印刷,則會在射筒製作時就完成印刷了,輪不到印刷廠來加工印製,因此「疫」外之財,算是少數人才能得的利益。

東奧20的無反相機
東京睽違57年,再度迎來四年一次的世界最大規模奧林匹克運動賽事,昔日二十來歲的攝影記者,如今已成了八十多快九十歲的長者,在那個才剛開始以馬達驅動捲片相機的年代,每秒拍三張已是十分了不起的事,而今數位相機每秒可拍下十幾、二十張照片,已相當平常,但想要遠距離捕捉高速飛行中的足球進網仍非常不容易,Nikon尼康相機公司為這次奧會,推出一次最多可控制11部無反數位相機,作為一種打群架方式,在球網後守株待兔的拍攝技法,無論球以什麼方式射門、進籃,主控台一個按鍵指令,全數啟動連拍,在將畫面送回主控台,由編輯選圖後送回出版業或報社使用,這近似沒有技術可言,全面式包圍的拍攝手法,也可達到人員精簡的效益,避免群聚感染。
在Nikon公司最經典相機F1已經不能再上場,這一個享譽六十年的經典記者用相機,無論在山之巔、水之涯,水下的拍攝,抑或沙漠風暴之中的首次結合柯達CCD感光元件,而成為世界上第一次數位戰地攝影,即拍即傳檔的劃時代貢獻。
Nikon F系列相機,稱霸專業相機五十年,但近五、六年,無反光鏡可換鏡頭相機(無反)相機興起,Nikon的專業團隊卻無法推出有市場的頂級相機,目前市佔比例中Sony居首位、Canon居次,Nikon無反相機只佔不到Sony無反相機的十分之一,而這次東京奧運利用一種群狼科技,一次推出能在不同角度,利用連拍技術,而且不用反射鏡上升、降低快門延遲,可以把無反相機優勢展露無疑。「守株待兔」找尋最精采機會點的方法,如果仔細想,每秒能拍25張畫面,那麼每秒飛行25公尺的足球進門,每一張就有1公尺的差距,若用守門員檔球的姿勢來說,守門員擋到球飛起的一瞬間,最好每30公分一張,每秒就要80張左右才能拍到最佳畫面,不過今天影像科技已可以把球的飛行、人移動的軌跡做串連,再創造出新的中間或前後畫面,因為CG電腦動畫科技已十分普及,Nikon畢竟在運動拍攝上有豐厚的經驗,才會用無反陣列相機,符合近拍又無聲無息地默默守候,提升其存在的價值。

英國紙張、卡紙生產下滑到40年前水平
台灣在2020年紙張、卡紙生產突破436萬噸,也是近十年來的新高峰,出口方面達一百多萬噸,而自韓國、日本、中國、印尼等地進口也有約相當的紙量。人均年用紙量維持在190公斤。有6,665萬人口的英國,也是先進國家,在2020年生產了365萬噸的紙,平均下降了6%,約22萬噸,印刷用薄紙減少19.4%,包裝用的卡紙、瓦楞紙方面,則有2.5%的成長,但生產水準下滑至1980年代的水平。英國在脫歐之後,原本來自東歐、南歐的工作人員,除了不願留在英國工作,加上新冠疫情嚴峻,人力短缺也造成國內商務蕭條。

立可拍加上二維條碼,富士讓老感光法再生
1947年,Edwin H. Land博士發明了名為"Polaroid"的即時顯影成像技術,也就是把立可拍的影像,利用夾輥的壓力將顯影化學藥劑包擠破,並散布在已曝光的正片與負片兩層相紙中,均勻塗佈,並於30多秒(彩色要70多秒做顯影和定影)內完成相片沖洗及安定作用。到了二戰之後,各式各樣彩色攝影的技術開發出來,Land博士也致力於Polaroid立可拍的彩色化相紙研究,而年銷售10億張的立可拍相紙崛起,也威脅到柯達公司的地位。1963年到1969年,柯達為Polaroid製造相紙組件,後來在1976年生產並推出自家的即刻顯影彩色相紙相機等產品,同年被Polaroid告上法庭,結果判賠9.25億美元,並收回所有相關產品,雖然柯達公司並未因此被擊垮但已元氣大傷。
在數位相機未發展前,立可拍是影像預覽的好方法。許多美國專業攝影棚,會在以大型相機拍攝之前,先用立可拍攝下一張彩色相片,供業主品牌商或藝術總監確認後才執行工作。而今數位攝影棚的發展,讓我們得以從電腦上立即看到拍攝成果,甚至開發出帶有藍牙通訊設備的立可拍,成為數位相機即時取得相片的好方法。
1981年富士軟片公司推出Fotorama系列的立可拍產品,直到1998年發佈了instax系列立可拍相機,並受到許多人喜愛。2021年富士開發出新一代立可拍「Cheki」,結合立即可得相片的技術,和一張帶有QR Code二維條碼的卡片,製成簡易的ID辨識卡,無論是在學校、機關或部隊等場所,皆可作為訪客臨時通過門禁的ID卡。由於不涉及太多專業技術,一般管理員或辦公人員只需按下名為「ChekiRobo」的相機快門,在相紙顯影後,就能立即做出一張帶有條碼的門禁辨識卡。

Netflix網路影音受惠疫情業績升溫
過去主要利用網路平台提供影音串流內容為主的Netflix公司,在2021年第二季比第一季的增長率下降了50%,成長表現不如預期。近期卻宣布Netflix不只提供訂戶影音服務,也宣布將跨足及電商服務與涉足遊戲產業。
手機遊戲開發費,日本平均在5億日圓(台幣約1.36億元),大型也有達到4倍的經費;而美國許多有名遊戲更花費1億美元(台幣約28億元),這些龐大的遊戲內容開發,也將成為網路影音公司必要持續吸引用戶的重點投資。

平頂網點柔版印刷FM網更進一步
在使用底片曬柔版,出來是平頂網點,因為在真空中成像,沒有氧氣大幅延長樹脂的成像速度,才會形成平頂網點的尖頂部網點,但間接感光在樹脂舖上底片,因樹脂版如年糕的黏滯性,會在底片和柔版間,產生一個又一個氣袋,而無法密實,使曬出的網點呈現一塊又一塊失真的現象,這是十分不佳的成像方式。
2000年由DuPont杜邦與Esko艾司科兩家公司推出,在傳統半透明柔版版材表面塗上一層感熱黑碳塗層,在IR紅外線CDI機的熱雷射印紋成像中,可以把黑碳層去除,產生透光部分,這一種不用底片,直接在版材上形成印紋如底片般,貼伏在柔版版材上做曝光的方式,應該可以得到十分理想的CDI雷射成像,再用UV紫外光產生印紋開口處,向版材內部曝光,形成印紋的支持字肩。原以為沒有什麼大問題,卻發現樹脂在光聚合的作用下,是「厭氧」的,因此若在氧氣下作用會受到干擾,使感光性只剩5~10%,所以在最頂層原有50μ的點,只剩下5μ小小的尖點。而在表面下因為沒有氧氣干擾,就能正常形成良好的字肩並往下透。最近才發現LED UV紫外光,只有近紫光的365~405nm光頻譜來曝光,沒有氧氣干擾,因此可以形成平頂網點,有鑑於此,Esko發展出Crystal水晶的LED UV曝光設備,在平台LED UV紫外線曝光後,可以形成平頂的穩定印刷品質,而不會因印壓變化產生光部小點、印刷色調變化的干擾。
在調頻FM網時,其光部點只有40μ大小,若用以前尖錐UV燈來曝光,印刷出的FM點會有很大面積都是小點疏密產生的版調,產生髒污且不平順,所以有了平頂柔版網點,形成安定的小點印刷效果,就有機會產出解析度更好的成效;又無AM網點結構下,會經多色交疊產生錯網現象,所以柔版有的印版FM網製版罩門,在平頂點可產出好工藝下,有一個很好的開始也不一定。

一本噴墨列印的大書值50萬日幣
三島由紀夫(1925-1970年)是日本文壇巨星,由於對日本傳統武士道精神的推崇。1970年在位於東京市谷的日本陸上自衛隊駐地切腹自殺,找親信森田為他斬首,而森田在斬首後也跟著切腹。此次事件對日本國內造成相當大的轟動,一般人無法體會日本武士的切腹是非常痛苦的方法,需有好友或親信用快刀將切腹者斬首(稱為「介錯」),以降低自裁者的痛苦。三島由紀夫當時帶領民兵隊「盾會」,試圖推翻二戰後不能擁有軍隊,只能有「自衛隊」的法律限制,然而卻在高聲疾呼希望能發起政變改革憲法後,決定以死進諫。
在三島由紀夫逝世50周年當天(2020年11月),由蔦屋書店策劃出版的《OTOKO NO SHI(男人之死)》推出發行,這本是三島在世時自行策畫、攝影師篠山紀信掌鏡所共同創作,橫尾忠則負責裝訂與編輯,寫真集尺寸為B2的728X515mm巨型書籍,由日本CCC Art Lab(Culture Convenience Club)發行,如此巨大豪華的寫真集,目標消費群眾是日本國內外收藏家,因此限量發行,並以每本含稅售價55萬日圓(約新台幣15萬元)定價。
由於印刷數量少,又要求極高品質,因此選重富士軟片的JetPress750S數位噴墨列印機印製初版50本。新一代JetPress750S的列印寬幅由原來的720mm提升至750mm,比傳統平版印刷精細鮮豔明亮,而由於書本尺寸大,又是單張膠合在書背的裝訂,因此相當著重在裝訂後的牢靠度;另外,選擇了四種高克重用紙進行試印,以保持書本的高強度;加上50年前的影像是以35mm軟片攝影機所拍攝的,要以巨幅畫面呈現,得克服底片因高度放大所呈現的銀鹽類狀性顆粒,除了以黑色調為主的FM網之外,也加入CMY三色輔助,提高印刷影像質感。有了此次愉快的合作經驗,CCC Art Lab公司期待往後有更多藝術複製畫冊案件,可託付給富士軟片的JetPress750S承接。

科技領頭羊在五年間大洗牌
日本作為四、五十年來科技領先的大國,往往面臨前無突破之路、後有追兵致使產業失去競爭力的窘境。舉幾個項目來說,中小尺寸的液晶面板,在2015年時,日本市佔率33%,到了2020年只剩22.2%。反觀中國五年前只佔6.6%的比例,卻在2020年攀升至35.4%。太陽能面板,2015年中國佔了24%,到了2020年上升至45.8%,增加90%的市佔率。車用鋰電池部分,中國在特斯拉的加持下,已達三分之一的市佔率,而用於鋰電池隔絕正負極的絕緣板,日本5年前仍有80%市佔率,而去年只剩22.6%,中國則達32.8%市佔率,大大壓縮了原本在鋰電池發展領域上始終遙遙領先的日本市佔率。目前世界車用電池排行顯示,寧德時代(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是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電池製造商,同時也是特斯拉(Tesla)的供應商,在新能源科技市佔率勝於南韓LG化學公司。

日本瓦楞紙2021年春出口增利潤升
瓦楞紙是低階的包裝用紙材,100%用廢紙再製造,於2019年只出口6萬多公噸的成績,到了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來到36.7萬公噸,增加了4.7倍,主要是因為中國的瓦楞紙在疫情下供不應求,另一方面是中國限制進口廢紙,因此隨著電商活動、外送業務需求大增,向國外採購脫墨後的再生紙漿,製造包裝用卡紙、瓦楞紙,每年約有1,700多萬噸的產量,約可替代1,350萬噸紙漿的產出。而在2021年之前,日本瓦楞紙每噸出口值在400美元以上,處於成本邊緣,但之後突破每公噸400美元關卡,使日本紙廠在回收再生紙上有15%的利潤。2021年1月日本出口8.2萬公噸瓦楞紙的原紙,其中大部分出口至中國,數量是比前一年同月份高出50%,這是多年來未有過的盛況。台灣三家大型紙廠「榮成紙業」、「正隆紙業」、「永豐餘工業用紙」,也都在這波國內外工業用紙需求高度上揚的情勢中,陸續有了新增擴大產能的計畫,營收獲利將大大受惠。

臺灣近年廢紙進口逐年上升
近年來,臺灣紙張、卡紙的生產逐年增加,而文化及商用薄紙生產則呈現逐年下降的趨勢。回顧自2016年起臺灣國內廢紙回收與進口國外廢紙的比例,有以下發現:1.2016年總計再生廢紙量為358.8萬公噸,其中由國內回收288萬公噸,佔了80%,而進口則為70.8萬公噸,佔了20%左右。
2.2017年回收總量少了一點,為353.3萬公噸,國內回收241萬公噸,佔了約68.5%,而進口為112.3萬公噸,佔了31.5%。
3.2018年回收395.5萬公噸,比2017年多11.1%,國內回收量為269萬公噸,佔了68%,而自國外進口的,則有126.5萬公噸,佔了32%,比例又上升。
4.2019年全年廢紙用量上升到426萬公噸,超出8%的成長,國內有301萬公噸,約佔70.6%,進口則為125萬公噸,佔29.4%,小幅度縮減。
5.2020年全年廢紙用量在428萬公噸,與前一年的用紙量相差不遠,國內廢紙量為290.3萬公噸,佔了67.8%,國外進口則增長至137.7萬公噸,佔32.2%,達最高水平。
2016年進口廢紙只佔了20%,但到了2020年可見四年間已接近三分之一的比例,亦即約有94.9%進口量的成長。在2020年引進國外的進口量中,歐洲比例減少,美國增加1.2%,日本則佔比大幅提升,這與地域間距離的運輸成本有關,臺灣造紙業在未來,仍會相當仰賴國外進口廢紙的脫墨再生。

噴墨科技在屏幕生產又下OLED一城
在十年前日本Epson公司,把本來生產平面TFT LCD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Thin film transistor liquid crystal display)屏幕上,用色模填塗RGB色彩濾鏡色料,改用精準一次性噴列RGB三色濾鏡色料,因此可以大幅省去轉寫時,昂貴色料只用五分之一、五分之四則被浪費的狀況。TFT LCD是LCD背光板,再用TFT遮去不用的地方,或是R色去G、B,G色去R、B,B色去R、G光的低效率,只取小小一部份R、G、B三色部分頻譜來發光。
OLED有機發光二極體的O表示Organic有機的,LED發光面板,表示在有需要發光的時候才通電亮光,在耗電比LCD少很多的電流,對於攜帶型的手機、智慧裝置,要維持長時間的使用或待機,耗電量低是十分重要。但目前三星電子是世界最大OLED生產廠商,使用真空蒸鍍法分布OLED材料,不只環境要求高,而且需遮罩做材料分布區別,工程不容易。位於日本千葉縣OLED面板製造商的JOLED使用直接噴列科技,透過印刷方式量產OLED顯示器,它不必使用真空環境做材料蒸鍍,而且可以一次在RGB三色同一次噴列,可生產中大型尺寸10吋~32吋大小的OLED彩色屏幕,把噴墨科技用於有機發光體精準分佈。未來JOLED將利用這突破性的印刷技術,生產高性能、高品質及低成本的OLED彩色面板。

日本Lowson引進多元列印機入超商
今天的超商只要有利營運的事,什麼都做,日本Lowson勞森超商去年底購入夏普(Sharp Marketing Japan Co., Ltd)專為其打造的MX-3631DS多功能列印機。這一部新型的多功能列印機除了具有基礎的功能:1.影印2.傳真3.PDF檔文書列印4.網路傳檔列印5.掃描6.相片列印7.行政服務。又新增了:1.智慧裝置(手機)連線列印2.明信片列印3.貼紙列印等功能。此外,搭載了15吋大螢幕的彩色LCD觸控式屏幕,操作起來更清楚便利,而因應旅居日本的廣大國外人士,操作介面也提供了11種外語選擇的服務,包括中(簡體/繁體)、英、韓、俄語等,擴大服務對象與效率。

零售虛贏實,實體改虛仍打不出通路
美國零售巨擘沃爾瑪(Walmart)公司,在世界各地天羅地網佈下零售據點,2005年要求旗下百大供應商必須導入RFID系統,在各個棧板上貼上RFID射頻辨識卡,以方便管理貨品進出,供應商們無不全力配合,唯恐沒有遵辦,會使商品掉隊損失慘重。
但1994年,亞馬遜公司(Amazon)創辦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想到要在網路販售書本,歷經七、八年的虧損後,亞馬遜股價一路長紅,上漲數千倍,生意漸漸步上正軌,其物流配送,但投入巨大倉庫及發貨場所與設備,卻仍然賺不了錢。然而2020年COVID-19新冠疫情的風暴使行動受到限制,讓消費者無法進到實體賣場購物,全改線上購物,美國線上最大購物網亞馬遜就此大發利市,根據金融研究公司FactSet資料表示,在至今年6月的12個月間,在亞馬遜購物的消費者花費逾6,100多億美元,而沃爾瑪的年銷售額則為5,660億美元。摩根大通(J.P. Morgan)分析師甚至預測,亞馬遜的營業會在2022年超越沃爾瑪,成為美國最大的零售商。而目前領先全球最大的零售商仍是阿里巴巴。
近三十年的時間,貝佐斯在網路電商領域鍥而不捨的精神,終於迎來企業發展亮眼的成果,如同上了太空般,一圓好夢。如果說成立了58年的沃爾瑪,十多年來,一直努力著手於「實體轉線上虛擬網路市場」開發,然而由實體轉線上購物的客群,大多數是忠誠度高的舊客,想打入亞馬遜既有的客戶群,恐怕不容易,雖然試圖往高端及年輕市場拓展,仍難以挽回頹勢,因此被一舉超車。

日本大象科技由減法改加法製電路板
日本製作電路板大多是在塑膠板上黏貼一層薄薄的銅(紫銅)箔,然後用氯化鐵,把沒有抗腐刻部分的銅箔去除,至於要留下銅線電路的導電地方,有的用網版印刷方法將抗腐蝕的材料,分布在銅板線路的圖形上,如果數量不多,就用感光方式將耐腐蝕感光層硬化留在電路佈線上,基本上耗能或產生廢水比例都不太高,但要將印刷紋路多餘的銅箔除去,光是腐蝕液的含氯化銅廢液及清洗廢液,每製造1平方公尺的印刷電路板,就需耗用1,800公升的清水。因此日本在二十多年前開始研發利用印刷分佈導電材料的方式,印製奈米銀墨在塑膠模板上,形成足夠的導電容量鍍層,以減少腐蝕去除電路銅箔用水、化學藥品與含氯化銅廢液的處理,這一種電鍍增生的生產技術,是已證實可行的加法工藝。大象科技Elephantech,這家專門生產和銷售使用噴墨印刷和化學鍍銅製造的柔性印刷電路板(FPC)公司,就是利用這項技術,製作每平方公尺的電路板,只用140公升的水,大幅降低用水與廢水處理工作,廢棄物的產生也只有原本的十三分之一。目前每小時產能是0.5平方公尺,不少使用電路板工廠對這種加法環保電路板的生產科技表示十分認同,並願意進一步的合作。

柯達新一代Nexfinity雷射5色列印機
柯達公司去年推出一部工業級、五色雷射色粉列印機Nexfinity,具1,200×1,200dpi高解析度,由成像筒不直接面對列印紙張,而是有橡皮筒做色粉移轉,也因為工業級的列印,最大尺寸為長1,295mm×寬356mm,第5成像單元可做亮光、霧光列印,並在O、G、V三個特別色中擇一,做專一色彩的色域擴張;此外,也有金屬色色墨如金、銀、銅、青銅或珠光墨色等,依特調的墨色可做多元對應,增加列印效果。

瓦楞紙做的東奧選手用眠床
命運多舛的2020年東京奧運會,在去年春天因爆發新冠肺炎而決定延期一年後,終於在今夏疫情仍舊十分嚴峻的情況下,硬著頭皮舉行了。東奧選手村選址於東京晴海(Harumi),在東奧及隨後東京殘障奧運會,做兩次賽事期間的選手住宿與生活接待。在這次疫情期間,選手必須以「泡泡模式」在日本境內有限制的活動,不能外出進入一般日本人生活、工作圈內,形同軟禁。東奧主辦方為選手房內,設置18,000個紙板床,為日本床墊品牌Airweave花了三年時間研發,利用100%可回收材料製成的,長210×寬90×高40cm單人床是100%瓦楞紙用模切、折合成型,可承受200公斤的重量,但仍有不少人質疑床鋪材質設計,於是一連串的跳床鬧劇在各個選手住宿房內上演,除了愛爾蘭體操選手一個人在床上奮力彈跳,測試床架堅固程度,以色列棒球隊選手們也一個接著一個跳上床,最終在第9個人時,才把瓦楞紙床跳垮,看見底板下凹陷的龍骨結構;此外也有人將這組合床戲稱為"Anti Sex Bed"防性愛的床。
高雄一位紙器公會理事長,設計提供一噸的焊條瓦楞紙捲芯座,本來多用木輪,但在焊條用完後,要燒毀它非常不方便,因此改用瓦楞紙做芯座,除了有足夠的支撐力,也可以回收十分環保。如同這次東京奧運會,以可回收的瓦楞紙板床、聚乙烯床墊,為的就是達到降低資源浪費、環保再生的目標。

薑黃浮石紙日本儲衣不可少墊物
日本從以前就有利用圓網抄紙機,將原本是製咖哩材料不可或缺的辛香料—薑黃,與本身具有多孔性的浮石粉結合在一起,製成一張張900×300mm尺寸的黃色和紙,並裝入木框中放置衣櫃抽屜底部,而這技術已有數百年之久,從純手工抄造,到現在已用機器高速量產。
這種可放在「箪笥」(中文:衣櫃)內的薑黃和紙,藉由薑黃的辛香味驅蟲,而浮石粉具有吸收濕氣中水分的作用,達到除臭、除溼又驅蟲效果的古老智慧,是日本人用來防蟲、防潮以保存衣物的巧思。

 
  中華印刷科技學會第十六屆改選理監事
 
中華印刷科技學會,是由印刷界老夫子李興財教授的號召下組成,在1991年台灣除了「中國印刷學會」(1960年代在上海成立台灣復會)外,並無其他與印刷業相關的學術單位,而李教授認為應當溝通產業及學術兩界,讓學術界知識人才能與產業界相互交流,進而為產業所用。最早期的規定是兩百多名會員每人必須年繳一篇學術論文,像美國TAGA(Technical Association of the Graphic Arts)印刷學會一樣,每年都有高水準的論文發表,而中華印刷科技學會三十年來,每年都有六十多篇與印刷相關的論文經審後發表於論文集上,在台灣不要說印刷學術界,其他專業學會能擁有如此嚴謹、且持續性的做學術論文發表的活動,是少之又少,中華印刷科技學會提供學術研究一個發表的舞台,也讓無論台上還是台下的先進、後輩們,可以相互交流與指教,藉著交互問答,產生更多元的思考與刺激,而近年來因為電子傳媒與智慧裝置的興起,使論文的內容朝電子出版、自媒體及網路行銷研究方向發展。
原定於2021年5月15日舉辦第十六屆第一次年會,卻因為台灣進入新冠肺炎第三級警戒,無法在室內群聚而延緩至8月28日,雖然降到二級,主辦單位仍十分謹慎。向台藝大租借研究大樓10樓的國際會議廳,除了要求出席者們全程配戴口罩以外,還得出示疫苗施打的證明。第十五屆時,由黃義盛名譽理事長交棒給回任第二次擔任理事長的葉振璧,長期以來兩人相當投入於會務發展,積極推行及參與國內外各印刷團體與印刷展會,兩人前後各擔任兩屆(計4任)理事長,長達八、九年之久的歲月,會務成效斐然,皆有目共睹。也發生了後繼者難尋的困難,最後才由文化大學資訊傳播系前系主任魏裕昌出面承接理事長一職,另外在會務推行的核心執行者—學會秘書長人選,找來於印刷界服務多年、留學過日本千葉大學的湯圭民先生接棒。即將卸任的林家俊秘書長,在策劃、執行此次年會時相當用心,每處細節毫不馬虎,尤其在疫情期間,又加上人手不足的情況下,林秘書長盡心盡力。
當日共有34位已接種疫苗超過14天以上的會員出席,林秘書長在開場時報告:「由於疫情在台北、新北市仍相當嚴峻,因此原有的八場論文發表會得取消,另外台藝大校方不允許校內飲食,因此中午的午餐改以餐盒外帶出校區食用。」葉振璧理事長首先致詞……
 
  台灣富士軟片資訊公司往更大、更多元方向發展
 
在臺北敦化北路的大樓,富士軟片資訊公司(FUJIFILM Business Innovation Corp.)取代原有六十多年歷史的富士全錄公司(Fuji Xerox),作為一個全新富士軟片公司的老夥伴、新成員,這項合併工作,絕對能有1+1大於2的可能性,富士軟片「價值來自於創新(Value from Innovation)」為其企業口號,加上「創無止境(Never Stop)」的理念。
自2021年4月1日起,台灣富士全錄公司走入歷史,迎來一個嶄新的機遇,原來的富士全錄已有富士軟片公司的大圖噴繪機項目,於2018年加入,但後來富士軟片在後軟片時代積累巨大變革,尤其利用Dimatrix,這世界著名的Samba噴墨頭科技,配合富士軟片公司在這次數位變革上,佔領最佳的商機,創造出極大未來的前瞻局面。回顧過往,近乎50年前富士軟片公司與美國全錄公司的合作,成立了以日本為基地的富士全錄公司,這家各50%出資的公司,以當時全錄公司在電子影印市場上,是以1937年卡爾遜所發明的靜電荷成像的碳粉吸附科技,成為世界上創新研發的科技,公司專利多達兩萬多件,包括電腦驅動程式Dos、視窗Windows、滑鼠都出自全錄之手。而在近三十年全錄公司的影像科技,一直受兩個科技侷限,一是使用雷射成像科技,在1993年的iGen3每分鐘可列印110張A4彩色頁面,到今天進展受限光束分配科技無法再提升;另一個則是碳粉受PM2.5限制,無法做更精細的列印,在成像DPI數值提高下,影像仍無法像噴墨列印或電子成像液態油墨那麼好。有人曾誤解全錄沒有噴墨科技,但在1980年後期,全錄已推出大尺寸的電腦噴繪機。Drupa2016時,全錄更推出連續式噴墨頭,不只有彩色噴墨A3列印機,噴墨頭也曾搭載在BOBST瓦楞紙噴墨機、Koenig & Bauer的VariJET卡紙噴墨機等。只可惜無法達到高速、安定又耐操的工業級噴墨頭,因故障案件太多,而漸被取代。
2002年全錄公司經營不順,而將50%持股的25%售給富士軟片公司,十多年來富士軟片公司一共持股75%,到了2018年,富士軟片公司買下富士全錄及其所有股權,從此富士全錄成為富士軟片控股公司(FUJIFILM Holdings Corporation)100%的全資子公司。這一如把兩家親戚間的藩籬打破,雙方可以相互分享許多設施、硬體、軟體科技。在改隸後,本刊於今年9月中造訪台灣富士軟片公司,並與台灣富士軟片資訊董事長兼總經理勝田明典會談。……

  貿協50年更要致力網路行銷
 
一個企業機構,歷經半個世紀,很自然會形成她的企業文化及做事方法,這原本沒有好壞問題,但多數的習慣方法,有時有助於理解及溝通,但有時候就會如同古老泥地道路上,牛車走久了,路上自然而然出現兩條15~20公分深的車輪溝,中央較高的地方長出青草,更中央處因為牛隻蹄甲拖拉下草也較為稀疏,這應當也是一條可以平穩往前牛車轍跡,但當兩車要交會時,就要閃過這15~20公分落差,而壓出來的深溝,就如同單位裡久而久之產生的積習,在十九世紀世界變化不劇烈的時代尚可,但面對二十一世紀變化如此巨大可能就無法應付快速交會的機遇了。
成立於1970年的台灣對外貿易發展協會,是一個半官方半民營的機構,很多人認為貿協擁有台北市許多精華地段,如台北世貿一館、國際會議中心、世貿大樓、南港一館、二館等,其實這都只是貿協代管政府資產,也就是作為台灣對外貿易發產基地用途的「二房東」。像現在疫情嚴重,會產業一片低迷,貿協在營收上受到相當大的損失,在進入數位時代及疫情的雙重挑戰下,也必須重新思考,怎麼隨著時代轉變,提供屬於數位時代的服務模式。
「過去,貿協因為半官方的色彩,裡面的長官文化非常濃厚,我剛來的時候,坦白講還真不適應。比方說,我和同事在同一個樓層等電梯,電梯一到,只要我走進去,是沒有人敢進來的,但現在不一樣了,我要他們別叫我董事長,叫我James,因為這時候,同事會感覺我們是平等的。我認為,只有營造多元開放,且包容的溝通環境,這樣的企業才會有效率。」貿協黃志芳董事長說。
不融入的文化和重重壁壘,絕不是單位的福氣,貿協每年龐大的經費中有40%來自政府編列專案經費支撐,其餘60%必須自籌財源、自負盈虧,這幾年來是在小有盈餘和虧損的結算中擺來盪去。疫情衝擊下,……

  WALPA居家壁飾無限創意
 
成立於2012年大阪的WALPA,是日本一家專門進口壁紙的公司,專為顧客提供各式家中裝潢壁飾,是一門相當專精的行業。創始人濱本廣一先生,在高中畢業後,就投入室內裝潢的「壁紙施工張貼工作」,他發現日本人的室內裝潢喜用白色、素色,一方面容易配色,另一方也幾乎是一勞永逸的作法,只要不髒、不破損,也就不用重新更換。日本的酒店、旅館在經過一定的年限,就會將房內重新裝修,即使是40~50年的旅居空間,也不會有老舊的霉味。但要是能夠像一個人穿衣服一樣,常常更換,居家、辦公室的公私空間變化就會產生新鮮感,而壁紙的銷售及施工作業才會有更多生意上門。然而市場需求往往偏好白色、素色等較便宜壁紙,也就賺不了什麼錢。濱本社長在27歲時創業成立公司,努力收集歐美各地合用的壁紙進口,卻發現市場的發展相對遲滯,並沒有太大的改變,白色、素色的壁紙在日本仍為主流,也使得公司在營收上十分吃緊。濱本社長突發奇想,將自己的工作車外表,以橫向木紋的壁紙包覆(今天個性化的貼紙包覆作坊較多,但在多年前仍是十分稀有的宣傳點子),徘迴在街道巷弄間,成為行銷宣傳車,「怎麼有人會將車子外觀用木紋、花紋壁紙材料來包裝呢?」而引起街上來往的人們議論紛紛,甚至吸引電視台節目的興趣,派專人來採訪濱本社長:「我想改變日本人使用單一色調、過於樸素的壁紙習慣,而是以自己有興趣、有個性的壁紙展現私人空間、辦公室甚至是營業場所,如餐廳等。」宣傳起了作用,愈來愈多顧客登門拜訪,為了面對大多對於壁紙不甚了解的客人,將各式進口壁紙進行系統性的介紹。
濱本廣一社長花心思與成本,投入在各式各樣的溝通工具上,以圖片樣本、甚至附加的裝潢空間做輔助說明,加上壁紙上牆的實體感覺,加速溝通過程,也讓成交量變多,有了加強網路平台的視覺呈現與分類的搜尋引擎效能,將七、八萬種壁紙的海量商品,在既有的壁紙市場上加大流通率。在大阪大正區總店以及WALPA全世界壁紙博物館之外,東京惠比壽分店,在台灣台北市復興北路也有WALPA分店。
在風格分類上,有復古、自然、經典、現代、兒童、和風等;在圖案分類上,有磚紋、石紋、花草、幾何圖形、和風、動物等;而以色系選擇,則從白色、黑色、藍色、綠色、粉色、桃色、灰、混合色等;此外,有近百家各國合作廠商……
 
  談山水彩色iGuard品檢平印自動品管系統
 
筆者於9月1日拜訪位於新北市中和區的「山水彩色印刷公司」,他們安裝了兩套國產鴻華國際科技公司自行研發的「平版印刷機線上品質監管系統」,以寬幅12,000畫素,每秒4張的印速,搭配CMYK四色,須處理20mb左右的影像檔案量,對每1mm有10×10畫素的精細比對,通過印刷壓印筒面的印張,由線性掃描變成畫面檔,再逐一與OK Sheet付印樣張的近百萬點進行比對,若有異常之處(可設定差異尺寸)會產生圈選警示,結果系統過於靈敏,紙張上僅是一個小瑕疵也叫個不停,最後總算再經過幾次軟體的調整,設定為「連續五張、同一種瑕疵」才會跳出警示訊息,排除紙張問題。用iGuard系統檢視,可讓印刷機操作人員在進行色彩Lab值的量測時,透過離線式色彩變化、差異的變化補償工作。
在德國、日本平版印刷機製造公司,近年來也逐步推動平版印刷機的無人化自動起印、核對印紋,並將色彩依ISO12647-2、Fogra、Japan Color、Swop等規範的CMYK墨色,去做彩色印刷濃度值的比對調節,自動把墨色印到合乎標準,並且如上述iGuard系統一樣將印紋畫素核對,以白紙試印到色彩及印紋都沒問題,才正式印刷。若沒有與打樣或客戶校對好色彩內容物的印紋都達標的OK Sheet,印刷機該怎麼付印呢?目前是用CTP輸出的點陣檔,1 bit Tiff檔,CMYK四色合成完成印紋、影像色彩檔,這一個合成檔表示四色版合起來該是什麼樣的印紋內容,因為它有每1mm的100×100點陣(2,540dpi輸出時),比iGuard每釐米10×10檔案大100倍,所以印刷檔接收和合成1 bit Tiff檔核對後,在印紋並無缺失的情況下,便會產生OK Sheet檔,供往後、數百到數十萬張生產時的印張核對。
平版彩色印刷,相較於其他版式較不安定的原因,在於大多數的印刷採用的是油墨、墨水「單流體」,或是乾的色粉方式印刷,而平版卻是採用「雙流體印刷」,除了透過印刷油墨將印紋顯色之外,更有「水」去確保非印紋地方的不沾墨,保持其潔淨,以反射紙白或不印刷的部分。因此,平版印刷的墨色濃,表示供墨太多,墨色淡代表墨水不足或水分太多,產生嚴重的「乳化現象」,而至今對於「乳化過度」的問題,仍為平印機色彩控制上的不解習題,目前能對應的方式,是盡量維持正常供水,才能反應出正確的墨色版調。使用線上影像處理,以每十張印紙做各色、各個墨鍵的色彩濃度累計平均值,以評估是否需要調節,若色彩有正或負0.1濃度以上時,系統就會自動下指令做墨鍵增減的調節,這樣的高速量測與反應機制,是一名即使具有經驗豐富的印刷師傅,也無法做到在印刷中如此縝密的進行色彩量測與管理。
現代使用CMOS數位相機印刷品線上檢視,除了上述中提到的,可偵測印紋的完整性與否,進而發出有無增減的警示之外,在色彩控制的量測及差距的回饋調節……
 
  HP Indigo平張數位列印機〈張羅萬象 翻轉未來〉新機發表會
 
2020年起在疫情衝擊下,全球經歷著前所未見、充滿挑戰的動盪與不安局面,一隻病毒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與互動方式,使得數位化電子商務極速翻倍成長,根據美國一項統計報告,電子商務在零售業佔有比率,在2009~2019年10年間僅成長了10%,卻在2020年疫情爆發期間的短短八週內,迅速再成長10%,傳統印刷業者面臨了巨大的數位轉型壓力,再加上紙價、運費等營運成本的不斷增加,與消費者喜好更趨短暫多變的消費型態改變,印刷業該如何調整與因應,著實考驗著每位管理者的智慧與遠見。
2021年9月16日在疫情稍稍趨緩之際,數位印刷領域的先行者HP惠普公司攜手立普樂企業,於台北六福萬怡酒店,舉辦〈張羅萬象 翻轉未來〉HP Indigo數位印刷機新品發表會,現場除了有30多位印刷專業人士到場聆聽外,更透過線上直播方式讓更多相關同業參與活動。首先由HP Indigo亞太暨日本區總經理Arnon Goldman致歡迎詞,分享在2020年疫情期間,52% HP Indigo 12000 HD B2尺寸機用戶的總印量價值,在疫情影響下不減反增,逆勢超越2019年9%,目前全球127個國家中,有超過8000部的Indigo,在亞洲地區17國家中也有超過2000台的銷售佳績,探究其原因,總經理Arnon Goldman指出:「極佳的列印品質、可轉印於各式特殊材質,受印媒材的多樣性適合生產高價值產品及機器耐操好用,是Indigo的銷售關鍵。」
緊接著,由立普樂企業董事長特助Joseph Chen以「後疫情時代數位印刷的趨勢及未來」為主題進行分享。立普樂企業是日本Duplo在臺灣的總代理公司,耕耘台灣印刷行業已有近50年之久,專業經營文件自動化處理系統及商業印刷後加工自動化設備如:釘摺、膠裝製本系統、自動裁切/壓痕系統及自動UV局部上光系統等等,這次主動攜手HP惠普,引進HP Indigo平張式數位列印及彩盒列印機,除更完善自身銷售陣容外,更提供印刷及相關產業新機遇,讓經營了近半世紀之久的企業注入新活水與動力。……

  大莊彩色廣色域彩印聯合發表會
 
原本預計在今(2021)年5月舉行的大莊彩色廣色域印刷R707LV Evolution實演發表,在8月疫情趨緩情況下,終於敲定改於8月28日假彰化伸港鄉全興工業區大莊彩色紙業公司總部舉行。活動由專業包裝設計軟體系統「Esko艾司科印刷科技」、廣色域油墨提供廠商「東明油墨」、代理柯達公司發表Kodak Sonora騰格里X免沖印版「華旭實業」,及台灣曼羅蘭印刷機公司聯合舉行,活動當日會場座無虛席,除了中部印刷同業外,也有來自全台的印刷及設計相關業者共襄盛舉。
當天由大莊彩色紙業公司曾坤鐘董事長接待,大莊彩色紙業於1993年成立,目前除了全興工業區的總部工廠之外,2008年更朝向國際化發展,在菲律賓蘇比克灣設立生產基地,積極拓展外銷訂單及海外業務,目前已是彩盒、紙箱等包裝產品的專業跨國製造商,產品暢銷美國、東南亞等地,2012年進一步購進筆記本、桌曆的一貫作業生產設備,提供更多元的印刷服務。
自公司運營之初,大莊就與曼羅蘭結下了不解之緣。陸續購入五色ROLAND 705連線上光裝置印刷機和六色ROLAND 706印刷機,在大莊企業快速發展進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隨著業務的不斷增長,為了滿足客戶對印刷品質及交貨速度的要求,2020年大莊公司引進一台全新的七色ROLAND 700 EVOLUTION連線上光裝置卓越版印刷機,進行未來印刷發展趨勢的CMYK+OGV七色廣色域彩色印刷,除了更豐富明豔的影像再現外,在疫情期間推出抗菌型的上光加工新技術,減少病毒感染機率。在輔助設備中,2010年引進自動褙紙機,做瓦楞紙裱彩色面紙、卡紙雙裱增厚等工作;2016年引進高速平軋模切機;2017年引進柯達CTP Trendsetter。
研討會由台中市印刷公會張金榮理事長致詞開場,首先ESKO艾司科公司王永雯經理,就ESKO產品在包裝設計上的應用做說明。ESKO隸屬於Danaher旗下的一家子公司,透過軟體平台、服務及硬體設備等,軟硬兼施,提供整合性包裝設計解決方案,優化客戶……
 
  拜訪展聖印刷的原印文創
 
展聖印刷公司,是目前台南市印刷公會黃建東理事長所經營的公司。在文化創意和印刷衍生的圖紋及造型設計、產品製作,都有相當深入的研究與開發。本來在台南西區的「藍晒圖文化創意園區」設有工作室,但因場地不夠大,所以展聖公司第二代與黃建東理事長討論後,覺得應該要做得更有規模些,於是在藍晒圖文化創意園區不遠處,南寧街83巷有一個六、七十多坪大的住家,拿來規劃做更大的計劃,將之定為一個招待所、一個文化思考空間,其看板寫上形容台南的一句名言:「這是個適合人們做夢、幹活、戀愛、結婚悠然過日子的好地方。」聽起來浪漫而美好。
展聖印刷的這一座「原印創意坊」除了有美學及造型設計,也帶有生活美學的理念,尤其可見各種材料的美學,絕對是印刷產業進入不一樣的層次,「原印創意坊」除了一般紙張、美術紙販售之外,更有紡織品、木材創意、陶製品、和紙等各式各樣的創意商品。走進「原印創意坊」,不同於平日印刷生產的媒材,整個空間感以木質材料與暖色調,呈現一種約在五十至六十年代復古風格的生活空間,用了不少乾燥花來裝飾,甚至放置了1950~1960年代古老的真空管,表面有塑膠射出造型的老收音機,喚起許多三年級~五年級生的記憶。這種放在家裡,主要對外接收聲音資訊的電器,在當時「小孩有耳無嘴」的封閉保守年代,有這麼一台收音機可說是相當時髦的,一邊是選取收聽頻道的旋鈕,另外一邊是調節音量大小,播放著的是AM頻道節目,收音機上面有SENDER字樣(德文「頻道」的意思),再仔細看一下,下面框架發黃的斜框上有一排字,「TELEFUKEN」,驚覺原來是成立百年的柏林無線電工程及音響品牌,是目前戴姆勒集團(Daimler)搭載最高檔的音響、電視、麥克風等選定的商品。收藏此收音機的主人家,肯定是相當有品味的玩家,才會買下、DIY維修後,讓收音機修好如初,還可以收聽節目。
店內還有一些老座鐘當擺飾,而在櫃抬下方有各式各樣的信封袋,有素雅風也有可愛的毛小與動物風,風格並沒有絕對……
 
  洪易大師作品封面以興台七色廣色域印刷
 
四色平版印刷已有六十年的歷史,在印刷設備、版材方面有極大發展與進步,但油墨以三根不同速度輾壓拖拉凡立水產生研磨下,微米級(2~3µ)的顏料粒徑,其演色性依然與六十年前相去不遠。若用AM網,從150線/吋到今天的200線/吋印刷時,演色性略為外擴,但仍十分有限。臺灣東明油墨推出xCMYK擴色域油墨,在色濃度、深暗色之處,有擴大印刷色域的展現,另外在光部、淺色之處,則沒有太大的改善,2020年底,興台彩色印刷推出八色的廣色域彩色印刷,採用xCMYK擴色域油墨,加上O橙、G綠、V紫三個中間色,RR桃紅以補xM的高濁度缺點,在TIGAX20展會上,廣色域印刷的成果或的廣大注目及迴響,由於印刷費用是一般印刷的2倍以上,負擔不小,因此真正想在印刷生產上使用廣色域的用戶不多。在今年九月,剛於去年在西班牙展出彩色斑斕作品的臺灣當代雕塑藝術家洪易大師,決定採用興台的廣色域印刷其專輯作品的封面,以CMYK+OGV再加上金色打底呈現,這不僅是印刷品的大突破,更可見其不遜色於電子傳媒的色域展現,另外,使用網屏Spekta2 650的過網方式,呈現出無可匹敵的細緻色彩。
在直觀上,將廣色域印件(A)、傳統四色(B)逐項比較:
1. 濃度感:四色演色外,另有O、G、V彩墨加入相疊,較C+M、M+Y、Y+C的色飽和與厚實感提升許多,而不只在彩色印刷之處,就連大面積的天空色厚實感、水池光影層次感,整體而言的畫面構成,A比B的濃度感更佳。
2. 遠近感:A、B兩種拿來比對,可明顯感受到A畫面的近處水池、遠處天空的景深感,不光是色彩濃度,而是在色感之外,透過人眼感受到的那種遠近真實感層次更加分明。
3. 立體感:A中兩隻天鵝的頭部與頸部所構成的心型畫面,其色彩、陰影處的細節表現,讓人感受較為細小,但實際上A、B兩種的圖像尺寸並無不同,只是B色彩濁度大,較平面感,也讓尺寸在視覺上感覺稍大了點,而A整體看來則較為立體曲面。
4. 真實感:A在滿版演色與FM網產生的真實色彩魅力,透過局部的細節放大,……

  碳中和的大議題下,產業及人才大風吹
 
2025年聽起來似乎還很遙遠,但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到現在,匆匆已過了二十年之久。本來草屯火炎山九九峰,有一大片山頭刮滑二十多米厚的土石流,幾年下來,大樹的根都還沒生長到根深蒂固,沒多久又滑落下去。但過了十多年,有一點綠意盎然的跡象;而到了二十年後的現在,滿山青蒼樹木,可見大自然有其自癒的旺盛生命力。
從2020、2021年來看,不知是人禍或是大自然力量,新冠疫情無情肆虐,人們的生活大大受困,而且這奪命的病毒,隨時隨地不知從何冒出來,不論貧窮或富貴,人人都有機會染疫生病甚至面臨致命危機,人人將口罩戴牢,出入起居與用餐處處受限。這兩年間,全球極端氣候紛紛出現,旱澇不均,某些地方一下子強降雨,某些地方甚至連雨都不下,這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極端氣候現象。而且全球各地都是如此,甚至冰山融化速度之快,讓海平面每年持續上升。在西班牙、地中海、美國加州、澳洲的野火燒不盡,而且是一年比一年更旺盛,燃燒的面積也更多、更廣,相信這一切絕非偶然。川普嘴硬離開《巴黎氣候協定》,但到了拜登上任,立刻又重返《巴黎氣候協定》,可見其迫切性刻不容緩。
臺灣在2020年時,居然一個颱風都沒有進來,看似高興的事,卻在連續七、八個月都沒有雨的情況下,發生北中南各個水庫接連見底,只剩北部雪山山脈北面因有雨水,讓翡翠水庫仍有水可用。而終於在今年五月,遲來的梅雨來勢洶洶,不時有短延時的強降雨發生,因突發的大豪雨傾瀉不停,導致四處淹水的災情頻傳。
在這個全球公民都應該去執行「碳中和」的年代,台積電作為「半導體」最大代工生產者,如蘋果的iPhone手機,也早已要求全體的上下游材料供應鏈者,需要提供綠能生產的碳中和做法。然而台積電早在三年多前就買下臺灣「風力」及「太陽能」發電的「碳權」,因為提早佈局談判,買的數量又龐大,所以當時有一個好的價錢。現在若要再去找尋新的「碳權」中和綠能交易,想必已經越來越難,況且價格也漸漸提高。
以臺灣自產的電動機車,在政府大力輔導下,業者也因配合政府而有不錯的開發與發展。像是Gogoro電動車的做法,除了賣「車」也賣「供電」,到處廣設電池交換站,且設置於交通便利的地方,方便隨時更換電池,另外Gogoro電池內建GPS定位,就算偷了Gogoro的電池,也沒有地方可以再進行轉售的機會。除了「電動機車」需要電之外,特斯拉(Tesla)也掀起另一個「電動汽車」的風潮,如果沒有剛好搭上這波「碳中和」的議題,特斯拉的崛起,也不會這麼順遂。特斯拉將原本汽車的「內燃機」改為「電力馬達驅動」,而動能部份由「石化燃油」改為「鋰電池充電」,……
 
  日月千禧「東洋巨擘展」展出日本版畫大師世紀傑作,同名款甜點呈現版畫創作奧妙
 
日本文化備受國人喜愛,雖因疫情阻撓暫時無法前往當地,仍有機會欣賞到東洋藝術之美。即日起至2022年1月2日止,台中日月千禧酒店特別與台北揚曦藝廊合作,邀請到世界石版畫大師園山晴巳、日本銅版畫大師宮山広明聯合舉辦「世紀之巔~東洋巨擘展」,展出的39幅畫作,完美呈現版畫藝術的細膩及韻味,並能感受到日本畫壇巨匠對作品的熱情及執著。此外,搭配畫展,日月千禧酒店以版畫創作的道具為靈感,匠心打造同名款藝術甜點,作畫所需使用的石版、滾筒、刮刀一變而為點心,風味不凡外、創意十足。
本次於日月千禧第二十屆的藝術亮點展覽「世紀之巔~東洋巨擘展」,展出日本版畫大師園山晴巳、宮山広明的生涯代表作,這兩位大師的傑作皆獲日本天皇、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英國倫敦大英博物館、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且曾受邀於北京紫禁城、法國凡爾賽宮展出,不僅將畫展提升至國際級層次,更讓來訪賓客不用出國就能欣賞到博物館典藏等級的版畫鉅作。
何謂石版畫:石版版畫(lithograph) 這個字源於希臘單詞石頭(lithos)和寫(graphein)所組成,是一種運用了油水相斥的化學反應原理所進行印刷的過程。所使用的材料包括蠟筆、解墨、鉛筆在內的各種油性材質的材料都可以在石板上進行作畫。在清光緒二年(1876年)的時候石版印刷術從澳門輾轉傳入了中國,在澳門的華輝印刷有限公司也可以看到當時引進德國古騰堡木製印刷機的復原模型。
石版版畫的濫觴:德國人塞內菲爾德(Alois Senefelder)是石版畫的發明者,他是一個靠演戲維持生計的法律學生。由於生活十分困苦,他一直在試圖尋找一個更便捷同時成本也更低廉的方法來印刷他的劇本。在早期的實驗中,他用的是當時流行的雕刻銅板的方式進行印刷。但是他遇到了一個問題就是因為拓印必須寫反字,這樣會非常容易出錯也不易修改。為了節省銅板的費用,他研製出了一種用用三份黃蠟,一份肥皂和黑顏料調製成的混合物作為解墨(TOUCHE)來修改雕刻錯誤的地方。但是後來因為銅板實在太過昂貴,他將銅板改成巴伐利亞採石場出產的石灰石(Bavarian Limestone)。這種材料和銅板相比更容易磨平修正,……
 
  竣田裁紙機及省力系統,高效化裁切
 
後加工裁紙機,以現在在電腦程式化控制使用上,是具強力且高效率的裁紙能力。若一天的工作裡,要裁切數十噸重的白紙或印刷後的成品,在以前傳統後加工裁紙機的工序裡,需將紙搬上裁紙機平台進行裁切,完成後又得搬下機台,一整天下來,裁切師傅又要裁紙,又要搬運紙堆,就算是再好的裁紙機,以製程工序的效率來看,大量消耗時間、人力及體力在搬運紙張及裁切成品上,其效率達不到15%,若有輔助的人負責搬運,其效率可能到25%,但整體而言,仍是無法事半功倍。而使用裁紙機背斗來當齊紙的檔板,也會用掉裁紙機裁切時間的效率。有鑑於此,既然有竣田公司(DATIEN)開發出來的高效率裁紙機,就應該配置省力化,且無須讓裁切師傅不斷下腰彎身的勞力姿勢,因而可能導致長久職業傷害的危險。
竣田機械公司的裁紙機,是從1970年起開始研發裁紙機及週邊省力設備的設計與製造,不惜成本投資CNC龍門銑床、加工零配件等。這五十年來不斷改良與創新,除了研發設計之外,也在電控配線與現場組裝品質控管上,確實掌控加工的精度與機器的品質。因此,竣田機械公司最新的電腦程式化裁紙機,堅固、精準又好操作的裁紙機,而裁紙機的背斗位移方式,不只有「數位控制伺服馬達驅動」,還有精確且快速的「背斗定位」為基石。
竣田機械公司位在臺灣機械產業核心地區—台中市西側大肚山的橫山區,為臺灣兆元產值機械產業地帶。以臺灣工業相當自豪的「滾珠螺桿」定位技術,研發出嚴謹而高效率的進退驅動螺桿,長年保持精準驅動「背斗定位」,並以強而有力、精準線性滑軌方式進行,為背斗提供側向力量的支撐體。由於前後雙組吸附滑軌結構模式,順暢又耐磨耗,可以達到高負荷及使用壽命長的要求。與傳統的滑動螺桿相較之下,「滾珠螺桿」只有低於三分之一的驅動力矩,最適合用來節省驅動馬達的力量,且執行於數位伺服驅動馬達的精確背斗定位系統,都是源於臺灣中部傲人機械工業數十年的產業智慧。
裁紙機背斗下方以塑鋼料件嵌合順暢推動背斗,不刮傷檯面保持平滑往返送紙。在裁切口上,使用旋鈕式調節裁切壓紙閘的壓力,方便好上手。切刀的更換及定位精確,減少調節時間,且在刀墊更換與裁刀面壓力上容易調整。而落刀安全方面,雙手需同時按壓裁紙機的裁切開關,否則不會落刀,若一手先按,另一手慢半秒,也不會落刀,此機制可以有效保護操作者的安全。且使用通過歐盟認證(CE certification)的強力電磁下刀離合器,因磨擦力大、不損動力,當要停止、剎車時精準以確保安全,加上符合歐規20組感應裝置光柵,從機身到紙面上全空域防人手及異物入侵,形成最安全且綿密的裁切安全網絡,如果有必要,也可向竣田公司提供CE規範機背防護罩,以防機背的檯面上方板背斗在移動機件時被異物入侵,而造成傷害。……

  萬諳機械致力商標印刷及後加工之精進
 
2020年12月TIGAX台北國際印刷機材展,萬諳機械公司以一部DGS 330數位印後多功能加工機展示新加工機制,複合了許多功能性,柔印、冷燙、熱燙、圓刀模切、飛剪多樣化等加工能力。全機採用數位化集中控制,不只操作容易,也可以將製做過的印件,儲存加工調節數據,提供下一次再版或類似加工案件出現時使用,如此一來便可以大幅省下工件變化調節的時間,進行精確的加工生產。
這部DGS 330數位印後多功能加工機,不只有萬諳長年在商標印後加工設計的基因,更有模組化,有對其他加工需求項目擴展的可能性。在推出後不久,就得到市場熱烈迴響,並可與海外各國競爭。萬諳也引進在做商標印刷之後的多元加工,作為高檔的煙草及烈酒商標美化加工。由於前面冷燙以輪轉燙印,中段熱燙採用平壓台,除熱燙之外,平壓單元也可做壓凸或模切,所以後段磁性刀模,採用「間歇式運轉」模切。
萬諳公司基於研發無止境的精神,提升商標「線上電子系統」品檢能力,商標在線上製做時,就能直接品檢把關的高效率,並降低人工品檢的依賴。所以,萬諳公司在目前商標印刷機上,既有套對控制系統之外,其「線上電子品檢系統」效能,又更往前邁開了一大步,運用在DGS330數位印後多功能加工機上。
萬諳引進德國光學電子品檢系統,有E+L(Erhardt+Leimer Elektroanlagen GmbH )及BST公司兩家高精度和高效率的「影像處理」及「類比方式」系統,讓機器在生產時,若有瑕疵產生的印刷品,透過自動檢知並停機在有瑕疵的正確位置,就可以直接做排除瑕疵的應對,問題立即排除後,得以持續生產加工,也不會造成不必要的追蹤時間損失。這種能在製造時檢測出正確、良好品質的產品功能,防止一般瑕疵不良品在被製造出來後,還得需經過人工分類及揀選方式排除,加重管理負擔,甚至會面臨沒查出所造成巨大損失的風險。簡言之,「線上電子光學檢視」及「電子影像處理」和「類比瑕疵」的檢視與停機,除了避免生產出不良品,又可以作為公司生產品質100%保證的依據。……
 
  從谷騰堡博物館一睹西方文明緣起
 
回顧歷史,1776年英國工程師瓦特(James Watt)發明了蒸汽機,其影響力持續到60年後,英國以蒸汽輪船打入東方古老印度半島取得殖民地,又大量種植鴉片毒害中國官民,清朝的名臣林則徐在1839年,於廣東虎門燒鴉片取締毒品,與此同時英國人發動一場現代動力船隻、火炮,對清朝進行一場不對等的戰爭,在1770~1780年間,中國淪為一個軟弱任人欺凌的國家。1450年在德國萊茵河畔邁茲(Mainz)市,由金屬工匠約翰內斯.谷騰堡(Johannes Gutenberg)所發明的鉛活字印刷術,在2000年被票選為最具價值的發明。西方的文藝復興,推動全民受教育而改變歐洲及西方國家的物質及精神文明,進而發生工業革命,有力、恆久的蒸汽機,推動礦場的抽水、機械工具的使用,取代了人力、獸力,火車更成為一個長距離、有效運輸及人力移動的交通工具。在1880年代,劉銘傳發現法國船艦可以長驅直入淡水河,決定把省會衙門由台北萬華移至台中南區橋仔頭,並開始發展地方建設,利用火車連絡一百六十公里大的西部平原。而當時英國因為工業革命,曼徹斯特發展了棉紡織工業,生產羊毛紡織品,成了世界第一座工業化城市。
在谷騰堡之前,中國木刻版水印的印刷方式,保存許多諸子百家的思想,如儒家、道家、墨家所著之經典,甚至有更古老的《山海經》、《詩經》、《離騷》等名著。印刷品除了在中國為帝王用來舉辦科舉考試,統治人民思想的一項重要工具,也不乏為文人雅士對於風花雪月的詩詞歌賦,其創作的媒材。即使在唐朝七世紀已有印刷術的發明及應用,甚至有政府機構的印刷出版單位,但印刷品仍屬於少數有學識地位的富人資源,古時只要家藏千貫書,家族便引以自豪,比竹簡、木簡時代,所認為學富五車(五部牛車的簡冊)的人更有學問。在13世紀中,中國的造紙術傳入西方,成為書寫抄經冊的新載體,取代了古希臘、地中海、死海地區,使用昂貴且不易入手的小牛皮、羔羊皮刮薄做成的文字書寫載體。也因此在谷騰堡發明鉛活字印刷術前,只有國王、貴族、僧侶才有機會接觸到昂貴、神聖的「手抄本羊皮書」,後來即使紙張逐漸普及,仍有大部分用手抄方式來寫書,少部分則製成木刻版印刷書冊。
大約在1045年,中國沈括所著的《夢溪筆談》中,提到名為畢昇的平民,發明用膠泥混合鑄造出活字後,再排字版印刷的「膠泥活字印刷術」,為歷史記載上最早的泥活字版印刷術發明。膠泥鑄活字,以燒陶器用的黏土製成活字,並且在組版後,使字面向鐵板面,並用蠟加熱連結鐵板上的框架頁面,以利印刷。中國使用刷子來印刷即可,但若是西方的壓印方式……
 
  郎靜山西技中藝 九十年攝影創作
 
對於攝影大師郎靜山(1892-1995),在五、六十年前個人心中並沒有太大好感,並不是他的「集錦中國畫方式」作品不好,而是自1950年之後,以郎大師去蕪存菁手法,拼湊成一幅作品,雖其畫面有美學和意涵在,但卻形成一種攝影學界單一推崇的創作模式,而競相學習,反成了阻礙其他攝影技術的發展。這一點在個人作風,甚至流派是無可厚非的事,一如2017年筆者主辦的攝影評審會,對「合成影像作品」一類型,思考到底要如何設定規範,因為攝影作品長久以來有一個不合時代潮流的規定,提供拍攝元件底片,不准有任何修改,這一點剛好與合成作品的理念背道而馳。在合成(集錦)作品裡,雖然可以接受畫面合成,但每個組成元素必須是創作者自己拍攝的。郎大師的作品裡的元素皆出自於他,是無庸置疑的,但中國攝影學會以郎大師的個人風格––「集錦中國山水畫」作品,在每個賽會獎項呈現出來,一如一道紅燒魚料理,在大師手中成名後,大師便一再使用同道工法製作同一菜色,但其實魚料理除了紅燒外,也可以清蒸、油炸、煮酒釀、快炒,甚至做成生魚片,而料理也不僅侷限於魚一樣,肉畜、鴨禽、蝦蟹、蔬菜等都是可以上桌的,因為特定大廚的風格,而把一個國家料理定調成只有一種風潮,是我們後進並不樂見的現象。郎靜山大師的集錦暗房技巧,有好的構思,創造出極具中國風的山水影像作品,在看作品的當下令人感動萬分,因為當時,並沒有電腦數位影像科技的合成技術,不只創作難度高,而且跳脫西洋畫作、相片作品的窠臼,將中國畫的「留白」呈現在畫面上,這也是作為一個藝術家善用前人構圖及畫作習慣的長處。例如一幅仰角拍攝在大石上支杖而坐的張大千居士,前方有同樣角度的大松為前景,後方則是峭峻靈峰的黃山,並留下如煙似霧的空白,一方面他擁有深厚的國畫基礎;另一方面,在早歲的1930年代,郎靜山與張大千及幾位名士,受邀為安徽省黃山作畫、創作文學作品與攝影等,作為觀光產業宣傳,而兩人有了進一步的交往,因此更能掌握張大千先生的神韻。
於1892年出生的郎靜山,其103歲的生涯裡,從1904年開始學攝影,習得攝影原理與沖洗曬印的技術。1911年郎靜山進入由英國人創辦的《申報》報社擔任廣告業務,並醉心於攝影藝術,以他在國畫上的概念,作為拍攝取景的構思,將中國國畫風格融入攝影作品中,同時積極提倡攝影藝術活動。1919年在上海成立「靜山廣告社」,1926年進入上海的《時報》,擔任攝影記者,成為中國新聞業界裡早期的專業攝影記者。而1931年,郎靜山以……
 
  「疫」情中賞「藝」--漫談西方藝術家所描繪的「瘟疫」景象
 
新冠肺炎(COVID-19)自2019年在中國武漢爆發以來,橫掃全球,至今兩年全世界(截至2021年9月止)已有2億3千萬人感染確診,超過四百萬人死亡,然而疫情並未隨著時間的流轉而平息,在不同國家地區也陸續發現有不同變種病毒株,如Alpha、Beta、Gamma、Delta,使傳播速度加快,疫情變得更為險峻。世界先進國家普遍都已有社區與病毒共存的想法,並要求民眾全面普遍施打疫苗,訴求覆蓋率的提昇來防止病毒的感染。
人類自古以來,即無法避免疾病的糾纏,遠古時期尚無醫療行為,輕者自我痊癒,重者自然死亡,這是人類的宿病。有文字記載之後,多次留下歷史上人類因相同疾病大規模死亡的記錄,並把這種現象稱之為「瘟疫」,西方人用了一個英文字叫Plague。
十八世紀以前,人類尚無攝影術,瘟疫災情僅能以文字記載流傳,而圖像呢?幸虧有畫家,畫家筆下的瘟疫畫作,讓我們可以得知當時的慘狀。而不論昔日或今日,美術是呈現瘟疫災情的表現技法之一,其作品也成了人類從疫情中走出的療癒良方。
COVID-19儘管只是以新冠肺炎疫情稱之,但其在全世界各國造成慘重災情,史學家或許仍會以「瘟疫」寫入史冊吧。
本期印刷資訊專欄就來談一談人類如何透過美術畫作來呈現歷史曾經發生過的瘟疫災情。
數百年來,東西方國家對瘟疫的記載有極大的差異性,在中國,史冊上幾乎只有文字描述;而在歐洲,不僅是文字,藉由繪畫所描繪的疾病、痛苦、死亡慘況,則讓人觸目驚心。
我們先從維基百科來了解何謂瘟疫以及西方的瘟疫歷史。
根據中國古籍《集韻》所載:「瘟,疫也」,唐代柳宗元於《永州龍興寺息壤記行文》:「南方多疫,勞者先死。」這說明「疫」是一種大規模、廣區域的疾病感染,瘟疫一詞自古沿用至今,甚有《抱朴子.內篇.微旨》:「經瘟疫則不畏,遇急難則隱形。」所以「瘟疫」一詞可以解釋為「流行性急性傳染病的總稱」。
而瘟疫的英文怎麼說呢?維基百科出現了兩個說法,一是plague,一是pandemic,前者是指鼠疫,後者是指大流行疾病。
歐洲在中世紀曾遭逢黑死病(Black Death)襲擊,歸咎原因是老鼠傳播病菌,因此稱為鼠疫(plague),現今科學發現,該病毒傳播的元兇並非老鼠,所以plague一詞已通用於瘟疫的使用。而pandemic的解釋是指某種流行病(如現今的COVID-19)的大規模爆發,涉及跨國甚至全球性並有大量人口互為感染患病、死亡,此稱為大流行疾病。
在西方,歷史有記載的瘟疫事件可參看維基百科《流行病列表》,數百年來有十多次的瘟疫橫行,其中最重要的三次大流行疾病分別是,第一次(公元541-547年)「查士丁尼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發生在地中海,死亡1千5百萬至1億人。第二次(公元1346-1353年)稱「黑死病」(Black Death)發生在歐、亞、北非,死亡7千5百萬至2億人。第三次(公元1918-1920年)是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發生在歐洲,但也擴及全球,死亡5千萬人。
為記錄這些瘟疫災情慘狀,西方藝術家們發揮了想像力,結合神話傳說、宗教迫害、現實描繪,藉由素描、油畫、版畫、壁畫創作了許多傳世名畫,筆者精挑了12幅,逐一說明。
欣賞瘟疫繪畫作品除了解畫作所描繪的當時時代場景甚至跨越時空景象,最主要的是藉由繪畫作品所表達的意涵進行反思,以同理心看待周遭染疫的人們,也以更宏觀的角度來認知一場大規模瘟疫事件對一個朝代、一個政府在政治、經濟、文化的衝擊,歷史長河中不乏因一場瘟疫而導致國家敗亡的先例。……
 
  舊書攤印刷載體的還魂處
 
印刷品是一種長效性載體,以目前使用酸性法製造紙漿所抄造的紙張,在三、四十年後變黃、變脆的可能性高。在前不久到了一所名畫家紀念館參觀,看到一本早期1960年代「衣服配色」相關的書籍,作者在書的腰身處,切開成上下兩個部分,只在裝訂處留下20mm未切部分以保持書本的完整性,裝訂完成後,可將上衣及下裙分開成不同頁面,進而搭配不同顏色組合,是一本再版六、七次的暢銷實用生活工具書。五十多年後,放在紀念館的展覽櫥窗內,成為歷史文物,為了展示這本書籍,特地透過錄影方式記錄,但當手觸碰上方長條頁面時,竟應聲酥脆斷裂了。那個時代用的紙材並非樹木的紙漿,而是由稻草煮漿出來的草本植物纖維,相較木本植物,草本纖維容易氧化,耐不住三、四十年的氧化考驗,而古老用石灰、草木灰的鹼性造出的毛邊紙、宣紙,放上三、五百年都不成問題。此外,還有在畫作上「紙千年、絹七百」的說法,也就是說,以中國石青石綠的膠彩做畫,由於使用天然礦石顏料,在人類有生之百年都不會變色、劣化,而以蛋白質的蠶絲所編織的絹布做畫,大約也有700年的保存壽命。許多古籍,例如西元770年,日本奈良法隆寺的《百萬塔陀羅尼經》,距今已有1,250多年的歷史,紙張狀態仍十分完整。有鑑於此,美國國家圖書館,持續對近一百多年酸性法造紙的書冊,進行脫酸工程,以延長這些寶貴知識書庫的壽命。
在日本有東京都千代區的神田神保町,書籍與大學薈萃之地,更有舊書店沿街林立;在台灣則有台北市中正區龍福里的牯嶺街,其舊書攤規模最多曾達兩百多家。起源是1945年8月日本投降後,在台日本人陸續被遣返回原籍,但回日本的行李及現金都受限制,因此許多帶不走的物件,如書籍、傢具、古董只能捨棄賤賣,就地變賣為可攜帶方便的現金或貴重的珠寶,牯嶺街因而成為二手商品流通的場所。幾年後,一群躲避中共統治而來到台灣的人民,因為生活拮据,將手邊值錢的東西和古書都拿到牯嶺街販賣,一些沿街收古物、「字紙」的商人,論斤秤重地收購古書、報紙、雜誌等,而舊書商收購可轉賣的古書,並以較高的價格販賣。這些被捨棄的古書,在一些看來狹窄、破落、黯然的二手書店架上,等待有緣人,期許能再次成為有用的傳播媒體。
在全盛期的1950~1970年,台北牯嶺街共有200多家二手書攤,其中有最出名、現存最老字號的「松林書局」。在較靠近羅斯福路……

  華族造神的牢籠
 
1945年9月的夜晚,有輛日本宮內廳的黑色勞斯萊斯轎車駛過皇居前二重橋,向千代田生命大樓方向開去,這座距皇居護城河才三、四百公尺之遙的西式大廈,住著一位當時日本最具權力的人─盟軍遠東戰區統帥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將軍,而驅車前往的,正是日本明治天皇的長孫昭和天皇(名裕仁)。身穿燕尾禮服、高領襯衫打領帶,剛宣布戰敗並無條件投降不久,這一段只有數百公尺的車程無疑是昭和天皇人生中最難熬卻想逃也逃不了的路。至今仍沒有任何文獻描述皇室一家如何面對生離死別的場景,在千代田大樓內美國方面留下麥克阿瑟將軍與昭和天皇的合照,遽聞昭和天皇向麥克阿瑟將軍說:「這場戰爭雖是我底下大臣倡議的,而作為決策下令者,我願以生命負擔這個責任,請您放過我的大臣、人民。」將一切責任獨攬在自己身上,並祈求將軍放過日本閣僚與子民。戰後雖許多盟國紛紛要求將昭和天皇列為頭號戰犯,甚至英國首相、蘇聯主席史達林分別致電麥克阿瑟,要求公審昭和天皇進行絞刑處決,但麥克阿瑟考量到天皇在日本人心中地位如神,審判一事勢必會引起民間反對聲浪,甚至讓全日本陷入混亂局面,將不利於美國的利益,因此決定對昭和天皇免除戰爭責任的起訴,並保留其在日本皇室地位。1947年,通過《日本國憲法》(又稱《戰後憲法》),華族被全面廢除了,天皇從實權政治體制架空,成為只具儀式角色的「象徵性元首」,從此,日本皇室成為只代表日本,卻沒有實質權力「有名無實」的君皇,但即使從神壇上走下來,卻仍舊無法享有普通人民的自由。
在東京地段最貴、占地極廣的皇居裡,關著兩個高貴又失去自由的天皇及皇后,在金色的皇家菊花御紋下,仍有許多繁文縟節要學習和遵守,而上千年的日本皇室近親結婚,導致基因上的缺陷,除了在明治天皇身上看到腿部疾病外,其他子嗣也有不少遺傳疾病的問題。直至平成天皇(名明仁)到輕井澤打網球時認識了平民出身的美智子,兩人陷入熱戀,平常所言「一入侯門深似海」,皇宮的櫻田門裡一定比得上大洋,如此廣大難行。美智子作為日本著名食品企業老闆的掌上明珠,要和皇族結為欽家絕非易事,不僅要放棄自己的姓(日本天皇沒有姓氏),也得放棄一輩子的自由,但明仁太子以至誠感動了美智子,兩人於1959年正式步入禮堂,結為連理。久邇宮親王家出身的香淳皇后(明仁之母)及保守派皇室們,對於出自於平民身分的美智子並不滿意,處處拿宮內繁縟規矩為難她,以凸顯平民女性不適合入主東宮成為女主,在產下德仁皇孫等三個小孩後,堅持親自照顧小孩、打破特別教育的慣例等,引發宮內許多人的攻擊與霸凌……
 
  同樣都可回收,紙為何比塑膠永續呢?
 
已有兩千年歷史的造紙技術,是改變人類文明及科技的重要發展,1450~1465年谷騰堡用自己發明的金屬活字版,及手扳式螺紋加壓印刷機,印出大約160本的《四十二行聖經》,大約有一半使用紙張印刷,另一半則沿用歐洲、中亞、地中海以動物皮製成的「羊皮紙」,鉛字排印而成。
1942年日軍入侵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蘇門答臘,以至於美國無法取得天然橡膠,杜邦公司由石油化學合成的「人造橡膠」是當時最重要的化學研究工程,更是僅次於「曼哈頓發明原子彈計畫」發展,人造橡膠一共花費15億美元研發而出,在石油化學的聚合與氯化過程,加上聚合乙烯等,可以製成形形色色的塑膠製品。當時造紙業在工業界地位相當重,但塑膠工業的迅速發展,美國各大紙業鉅子開始察覺到,若任由塑膠在容器、薄膜、合成紙等領域發展,會讓紙張在包裝及基本傳播用途受到打壓,而形成打倒塑膠產業,或和塑膠業聯合的兩樣想法。六、七十年後,塑膠業已在不同領域中形成巨大的產業鏈,造紙業則只有將塑膠PE拿來淋膜,做成餐飲用容器的防水、防油層。
塑膠製品上印著由三個箭頭形成的三角形標記,表示可回收物,但塑膠回收率卻只有30%不到,而紙張則高達60%以上,比例相當懸殊。台灣近年來每年進口的廢紙量達170萬噸,台灣本土回收、加上國外進口的廢紙量,則超出年用紙量的420萬噸,因為台灣不只大量進口廢紙,同時每年也自中國進口一億多美元、裝飾性高的包裝盒,因為台灣製作手工盒或「濕糊盒」的收益已不敷成本,只能依賴進口中國機械化量產後成本較低廉的禮盒。無論厚、薄紙,除了裁修高價值白紙邊的廢紙,正隆公司以特別回收白紙邊,無須脫墨並可製成再生紙漿,做成白卡紙、白瓦楞紙等塗佈面料的紙漿來源,比買白紙漿做塗層便宜而且環保,進而增加白紙邊的再生價值。因此在使用以天然植物纖維製成的紙後,仍可回收脫墨製成報紙、高級白卡紙使用,或不脫墨直接再製成卡紙、瓦楞紙等材料。
在塑膠回收中,有八、九種不同的材料、聚合工序所形成的塑膠廢料,目前共有一至七類的塑膠分類,分別是PET……
 
  照相製版前的鉛字紙型複製版工藝
 
筆者入行印刷業時,已經是具備照相製版的工藝時代,在當時同時存在活版排版印刷、長版鉛字版印刷,且一次鉛排印版印刷不能超越兩萬份,因為在印紙磨擦之下,鉛字排版的活字字形表面鈍化,印刷出的字形筆畫會變粗。所以在以前,印量超出鉛字能耐印數量時,師傅們就會「打紙型」,產生紙型紙凹陷陰紋下陷的印紋,再用熱熔鉛液澆鑄,冷卻後,從紙型上取下新鉛字印版,供平台式凸版印刷機印刷,每一張打好的紙型,大約可做三次左右的熔鉛澆版,若一頁新的鉛字,只要打出十張紙型複製鉛版,就可印刷30~50萬張印件。因為鉛活字排版,一次只能排出一頁版面,想要多排兩、三版,光是校對工夫就十分耗時,有時還會出差錯,使用紙型澆鑄出新版,就沒有再版的校對麻煩,可快速大量供五部、十部印刷機一起印刷,對於每小時只能印刷一千多張印紙的活版印刷機,能有效提升生產效率。另外一種情況是,從凸版印報機,到後來有照製版時代,可以用感光性樹脂版,圓型印版筒上,做凸版圓版、圓壓的高速印刷。在古老鉛字排版時代,鉛字是有高度的,只適合用在平台印版、圓壓的活版印刷機或自動供紙凸版印刷機上印刷。所以把排版校訂好的鉛字版頁面,打出凹陷印紋的活字版紙型,用熔鉛澆鑄複製整塊鉛字印模,等冷卻後取出使用,一來可保有原排字母模鉛字版,二來是為了使平面的鉛字版,變成曲面半圓的整塊鉛版,可像馬鞍放在凸版輪轉機印版筒上,上、下兩塊半圓鉛版,構成一個圓形環繞版筒,可達每小時3萬轉的效率,並使用捲筒紙雙面一次印刷出指定的報份或書籍內頁。所以紙型在輪轉凸版印刷機上,最大的功能是將無法上圓型筒的鉛字版,先複製出可繞曲的陰紋凹陷紙型母版,再用立式灌注鉛版複製機,將紙型安裝於外環的鑄件立筒內側,中央放置軸心,形成未來可騎乘在印版筒內凹的空間,至於如何保持鑄成半圓筒鉛版印刷面的外周高低,需要十分用心,不過在1918年報社的輪轉印報機中,已有這種保持印版面高低的工藝,此外打紙型時使用兩、三公斤重的大毛刷,用手工從紙型背面敲打,因此稱作「打紙型」,而除了人工敲打外,也有機械式的加壓鑄造。
打紙型的紙材,是由短纖維及長纖維紙漿混和而成,短纖維易取得但若放過量,導致拉力不足易撕裂,而如果全是長纖維,則紙面凹凸不易服貼,因此以0.6~1.0mm纖維長度最合宜。除了紙漿之外,也須加入鋅白的氧化物,可以承受近300℃高溫的熱熔合金鉛液,不會太容易耗損,同時紙面也有礦物性填料,如高嶺土的塗佈,可達到更細緻、耐更高溫。打紙型前,手工毛刷拍打加壓,濕打法要濡濕紙型將紙的纖維軟化,如果用機械壓鑄陰紋凹陷紙型,則乾的紙型須加熱到110~130℃壓鑄,屬「熱壓鑄法」。而這一種加壓機器,又分「平台圓輥加壓法」和「平台平壓加壓法」,前者滾壓緩慢通過,字形凹痕較好成形。……
 
  中國菸包產業支持印刷業百年發展
 
在六十多年前,就曾聽到上海有不少外資的菸草公司,如英美菸草公司、怡中菸草公司,本身擁有很大的印刷廠房、先進設備,以印製菸草所需要的包裝紙、包裝盒,而且都設計出非常好看的色彩及圖案,來吸引年輕人把抽菸當成一種時尚。吸食菸草在吐雲吐霧之間,除了可以緩解這「菸癮」的情緒之外,事實上是百害而無一利,在1840年政府禁絕吸食鴉片後近百年的時間,香菸這種透過燃燒菸草所釋放的尼古丁、焦油等化學物質,經由人體大量吸入,長期將會傷害呼吸道的粘膜,影響肺部功能,晚年甚至恐有引發慢性疾病纏身的痛苦。在美國菸草廣告中,有一群騎在馬背上,戴著牛仔帽、身穿花格襯衫、藍色牛仔褲、牛仔釘花馬靴的西部牛仔,悠遊在大地山坡,並用手中套索將牛隻套住,做烙印動作,其嘴上叼著某名牌香菸,十分英勇、瀟灑的英姿。而這一群拍過電影的牛仔,在20年後,同樣坐在馬背上,卻是垂垂老矣,佝僂的上半身,力不從心的騎馬趕牛群,令人心驚的是他們臉上戴著呼吸器,馬鞍上掛著一小瓶氧氣筒在供應只有五十來歲,卻瀕臨沒有氧氣就無法工作的人生最後階段。在中國吸菸人口接近3.5億人,其中上海的菸草公司印刷廠在二、三十年前都是印刷界獲利王,不是營業額最大,卻一定是獲利比例、金額最高的企業。裕台公司中華印刷廠徐邦武廠長說:「在1930年代入行,當時的英美菸草公司規模非常龐大,印刷機都是美國最大、最好的海利斯平印機(平版橡皮筒轉印型offset平印機,在1905年由美國人魯貝爾發明,第一家平印機製造廠是美國海利斯印刷機廠),所以當時也極盡所能的印好菸草包裝紙(硬盒菸包到四、五十年前才有)。在不少菸草廣告年曆中,有很多都不是中國印製的,而是拿到日本以手工開七、八色,尺寸有的長度更達1.1米那麼大,印刷也中規中矩,其中年曆的繩頭小字,以手工書寫十二個月,相當精細勻稱,在人臉開色也是一流功夫,可見昔日英美菸草公司花了大錢到海外印刷,用了當時最好的設備、人才,生產出這些影響人類健康的毒害產品。」
在一次演講中,一位地方檢察長在講述法律問題,筆者提問:「台灣政府一年600億元稅收,其中菸酒稅又佔了總數的三分之一,這究竟造成多少人因為吸菸而產生致命的惡疾,而公賣局是否有為其產品造成傷害承擔法律責任呢?」當時的檢察長聞畢後無言以對……

 

 
 

社論

動態點滴

專題報導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產業動態

發表會

發表會

廠商專訪

熱門話題

熱門話題

展覽報導

廠商園地

廠商園地

心情隨筆

人物側寫

網路資訊

心得分享

心得分享

專業剖析

典故

市場情報